在平凡的日常中,充滿了值得感謝的事物

妻子拿著去皮的豆子,女兒張開嘴,將豆子含進嘴裡。怎麼樣呢?如何如何? 夫婦倆仔細地盯著,女兒用右手拍拍臉頰。這是嬰兒表示好吃的動作。耕輔和妻子忍不住笑了。

文/橋本紡

「她有喝奶嗎?」

每次健康檢查醫生都會問同樣的問題。嬰兒的成長有所謂標準值,而耕輔的女兒總是落在標準值之下。

「有啊,有喝。」

耕輔和妻子笑著回答。但笑容可能有些牽強。

「您是全母乳吧。那以後請多加一點奶粉吧。」

每位醫生都一樣。他們最後都會說出同樣的台詞。看來不得不放棄全母乳。

每次健康檢查後妻子臉上都掛著淚水。

「我的奶水是不是不夠好?」

「沒這回事。」

耕輔堅定地告訴她。

「是醫生太擔心了。」

從事筆耕的耕輔動用許多關係,聽過不少人的意見。他還去見了大醫院的院長和助產士。每個人的說法都不一樣,耕輔愈聽愈混亂。沒有人能給他答案。到最後,只有女兒的成長能給耕輔夫妻一些安慰。體重雖然低於標準值,但是她表情的變化、指尖的動作,都能確實地看出進步。

「別擔心,她長得很好。」

耕輔說完後又重複了一次。

妻子也重複了一次。

「嗯,不要緊,長得很好。」

這句話聽起來,就像是祈禱一樣。

回家後,妻子正在跟孩子玩,已經一歲的女兒開始懂得很多事,表情也變得更加豐富。

女兒的成長是一種鼓勵,同時也讓他們心焦。

「回來啦。」

妻子笑著迎接他。

「買了什麼回來?。」

「肉和蔬菜,還有豆子。」

耕輔把買回來的東西放在廚房架上。妻子抱著女兒走過來,拿起裝著虎豆的袋子。

「很少看到這種豆子耶,這個要做什麼?」

「我想煮來吃。」

「你吃過嗎?」

「沒有,妳呢?」

「我也沒有。」

妻子笑著對女兒說。

「好期待喔。」

女兒笑了。

「要等明天才能吃。」

說著,耕輔在大碗裡裝了水,然後倒進豆子。沈進水中的豆子,看起來圖案又更加明顯。

虎斑顯得更鮮明。

「豆子要泡一晚上的水才行。」

隔天,豆子吸了飽飽的水分。用篩子濾掉水分之後放進較大的鍋中。煮豆很簡單,需要的只有水跟時間。小火慢燉,自然就能完成。訣竅有兩個,一是不要用太多水煮,第二是不要用大火。如果兩者沒有同時做到,豆子之間便會彼此碰撞,煮得碎爛。用小火,偶爾加點水慢慢煮,就能煮出好吃的豆子。

耕輔坐在廚房椅子上看著原稿。這篇稿子預計要刊登在下個月上市的文藝雜誌,時間有點趕,但是還來得及。稿子看累了他就確認一下豆子的狀態,加水、調整火侯,然後再回頭工作。廚房瀰漫著豆香。他聽到客廳裡妻子和女兒的聲音。平常很花時間的工作,今天效率倒挺不錯的。看完這篇原稿五十頁的文章,豆子也煮好了。

稍稍加鹽調味後,耕輔將豆子裝進盤裡。

「完成了,妳吃吃看。」

「喔,看起來好好吃喔。」

「我還沒試味道。」

妻子和女兒正在客廳玩積木。妻子笑著說,原來你是找我來試毒的。她接過盤子。

女兒露出很不可思議的表情。耕輔抱起女兒。

「啊,這個好好吃喔!」

吃了豆子後妻子驚嘆了一聲。

「真的很好吃耶!」

「對吧。」

耕輔得意地說。妻子餵他吃了一顆豆子,味道確實好極了。沒什麼怪味,但是卻很香醇。他查了資料,才知道虎豆是高級品,被喻為煮豆之王,還有個別名叫福豆。

「這孩子能不能吃啊?」

「皮還不能消化,但裡面應該可以吧。」

妻子拿著去皮的豆子,女兒張開嘴,將豆子含進嘴裡。怎麼樣呢?如何如何? 夫婦倆仔細地盯著,女兒用右手拍拍臉頰。這是嬰兒表示好吃的動作。耕輔和妻子忍不住笑了。

「欸。」

「什麼?」

「給妳添了那麼多麻煩真是抱歉,我老是這麼任性。」

「我不覺得麻煩啊。」

「是嗎?」

「是啊。」

說謝謝太難為情,他說不出口。女兒張開嘴,討下一顆豆子。給她吃了之後,她又用右手拍著臉頰。

好吃—。

耕輔感受著自己的富足,又把下一顆豆子送進女兒嘴裡。

摘自 橋本紡《今日的佳餚》/時報出版

Photo:Pipat T.,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