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讓孩子知道,你和他是同一陣線的人

我們所接受的教育觀念是「愛之深,責之切」,許多父母都會說:「我是為你好,寧可你現在恨我,也不要以後埋怨我。」老師們也經常用責備的方式期許學生在課業上有所進步;加上他們在教室中掌握了專業權及管教權,很容易失去對等、尊重與同理心,不慎說出傷害學生的話而不自知。

文/劉秀丹


對等的互動,才能有良好的溝通

溝通時,我們往往因對方的角色和身分不同,而改變遣詞用字與說話的語氣。但是不管對方是我們的上司或下屬、父母或子女,都要以尊重的心態相待。

我曾在教師節前夕請一群大學生回想從小到大,在求學時期印象最深刻的老師,並說明原因。原本我的用意是希望透過這個活動,讓他們學習感謝生命中的貴人。但令我驚訝的是,居然有超過一半的學生表示,讓他們印象最深刻的老師,是用言語傷害過他們的老師。於是我開始思考,是什麼樣的教育環境,造成這樣的結果?

雖然大多數的老師在教學崗位上都很認真、誨人不倦,希望能夠幫助學生成長。但或許我們所接受的教育觀念是「愛之深,責之切」,許多父母都會說:「我是為你好,寧可你現在恨我,也不要以後埋怨我。」老師們也經常用責備的方式期許學生在課業上有所進步;加上他們在教室中掌握了專業權及管教權,很容易失去對等、尊重與同理心,不慎說出傷害學生的話而不自知。

例如,當調皮吵鬧的學生突然很安靜地寫功課時,老師會說:「你今天怎麼那麼安靜,吃錯藥啦!要不要看醫生?」「哎喲,失戀了啊?今天怎麼這麼乖?如果每天都失戀,我們班就可以保持安靜了!」類似這種「貶損他人自尊的語言」很多,像是充滿批評和蔑視地說:

●「其他同學都可以去打球,但我就是不准你去操場打球,你沒資格出去玩。」

●「作業忘了帶?那有沒有忘記吃飯啊?還是你連腦袋也忘了帶來學校?」

●「你的腦袋好新,是不是都沒用過啊?」

說話的人不知不覺地把「行為」和對方的「個性」畫上等號,而說出一些貶低對方的話。聽者會覺得自己的自尊被「踐踏」了,好像自己是不值得被在乎、被看得起的。只因為做了一件錯事就全盤皆錯,變成一無是處的人。

另一種貶損自尊的言語更糟糕,就是「向上比較」(Upward social comparison),例如:
●「你連這個都不會?我家五歲的兒子都會!」

●「你怎麼考得那麼差,比小丹還糟糕耶!」

●「隔壁班有十幾個同學一百分,你們班呢?」

在成長經驗中一直被拿來和別人比較的話,有些人會形成一種負面的自我概念(Self-concept)  :「我本來就是差勁的」、「別人都是敵人」、「我再怎麼努力,也比不上那些人」、「我是一個沒有用的人」……長大之後,他們不是變得憤世嫉俗,就是過度自卑。

和對方站在同一陣線

「 被尊重是每個人最重要的需求」是我經常掛在嘴邊的話。當你說的話讓對方覺得受到尊重,溝通之門就打開了。其實要表達同樣的意思,可以這樣說:

●「你今天很安靜,看起來很專心,讓老師很開心!」(不必刻意強調他平常多麼吵鬧。)

●「我們約定好的,沒有完成作業的同學,就不能出去打球。我必須說到做到,你也是。你把作業寫完時,老師一定讓你出去。」

●「你沒有帶作業,老師很困擾,這樣我就不能批改你的作業,不知道你哪些地方不會?」

●「你可以先自己多想想,有什麼問題都歡迎來問我。」

●「你今天考得不理想,應該也不好受,什麼原因讓你考壞了呢?有什麼老師可以幫忙的?」

要讓孩子覺得,你和他是站在同一條陣線的,你們不是敵人,而是夥伴。

這也是為什麼每學期的第一堂課,我一定會先告訴學生:「這是我的手機號碼,不要擔心打擾阿丹老師,被你打擾是我的工作。幫你解決問題,是我的價值;你學不會,是我的責任。」

「在這堂課中,你和我都是主角,你和我都是無價之寶,都有無限潛能。讓我們一起發揮努力和創意,一起成長,一起度過這充實快樂的十八週。」

每當我真誠地說完這些話,可以感受到臺下學生看我的眼神充滿了信任,幸福的氛圍也開始在教室滋長。

摘自 劉秀丹《阿丹老師的幸福說話課》/皇冠出版


Photo:Gabriela Pinto,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