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有所至,而愛有所亡

莊子這篇寓言的本意是:「意有所至,而愛有所亡(忘)」。意思是說:你喜歡一個人,那人卻不一定了解你的愛。

文/羅龍治

愛馬的人

很多人喜歡馬,以為馬比老虎柔順,其實不懂養馬之道,還是很危險的。

從前有一個極喜愛馬的人,伺候他的馬無微不至。他用竹編的筐筐去接馬糞,用巨大的海蛤(ㄍㄜˇ)去裝馬尿。

有一天,有一隻巨大的吸血蒼蠅,正停在馬背上吸血。養馬的人一看,便悄悄走過去,出其不意用力拍去。馬受了驚嚇,便用後腳一踢,把養馬的人踢死了。

【Point】
這篇寓言很精采,值得三思。莊子這篇寓言的本意是:「意有所至,而愛有所亡(忘)」。意思是說:你喜歡一個人,那人卻不一定了解你的愛。

養虎的人

養老虎和牠相處,是一件危險的事。

懂得飼養老虎的人,都不敢拿整隻活的動物給牠吃。因為老虎在搏殺生物的時候,會引發怒氣。野性一發,往往不可收拾。

所以養老虎,要注意牠什麼時候餓?什麼時候不餓?什麼時候高興?什麼時候不高興?老虎和人不同類,但能把牠養得像貓兒一樣柔順,便是因為養虎的人先是順著牠的緣故。

【Point】
老虎有老虎的性情,如果能順著牠的性情,老虎便也不凶暴、不可怕了。

螳臂擋車

顏闔問蘧(ㄑㄩˊ)伯玉說:「有個人天性嗜殺,如果放縱了他,便會危害我的家國;如果去勸他向善,便會先危害到我自己。那人的脾氣很怪,通常只看到人家的過失,看不見自己的過失。請問這種人該拿他怎麼辦?」

蘧伯玉說:「對付這種人,第一要善巧和順,絕不能冒犯激怒他。他像嬰兒一樣,你便也裝做像嬰兒一樣。他顛三倒四,你也裝做顛三倒四一樣。先使他覺得你和他是同類,慢慢再設法把他引導過來。

顏闔說:「為什麼要事先對他那麼和順?」

蘧伯玉說:「你沒有看過螳螂嗎?把它激怒了,它就舉起手臂去擋住車輪,自以為他的力氣很大。你要小心呀,假若誇大自己的才能而去觸犯他,那就和螳臂擋車一樣的危險啊!」

【Point】
◎勸人向善,雖是一片好意,但所用方法不當,常會招致危機。
◎用自己的長處去壓倒別人,是危險的事。

土地神的樹

匠石有一次要到齊國去。帶了幾個弟子跟在後面。當他走到山路上剛剛拐彎的地方,看見一個土地神的廟旁邊,長著一棵巨大無比的樹。

這棵樹的樹蔭,可以容納好幾千條的牛在樹下休息。它的樹幹巨大,直到半山以上才開始有分枝。這些分枝可以拿來做獨木舟那樣粗的,數以百計。

匠石的弟子和很多路人都聚在路邊,好奇地看著這棵巨大的怪樹。只有匠石看了一眼便掉頭不顧,繼續走他的山路。

匠石的弟子看飽了以後,便追上來問道:「師父,自從我們追隨你學工藝以來,從沒有見過這麼大的樹。師父怎麼不停下來看看,掉頭就走了呢?」

匠石說:「算了吧。那不過是一棵根本沒有用的樹(散木)。用來做船就會下沉。用來做棺材,很快就爛掉。用來做器具,又不夠堅固。用來做門框,又會有樹汁流出來。用來做柱子,又會長蛀蟲。總之根本就是一棵沒有用的樹,所以才會長得這麼高大。既然沒有用,我還看它做什麼?」

到了那天晚上,匠石忽然做了一個奇怪的夢。他夢見那棵大樹對他說:「你白天說我什麼?你說我是沒有用的散木,我說你才是沒有用的散人呢!你怎麼不想想看,我如果有用的話,不早就給你們砍掉了嗎?我哪裡能夠活到今天呢?你再看看那些橘柚之類的樹,果子成熟的時候,常被人家拉拉扯扯,備受侮辱。松柏之類的樹,甚至經常被人砍掉,性命不保。世俗的人,不也都是這樣咎由自取的嗎?

匠石聽了大為高興,便對大樹道歉說:「真是對不起,原來你是一棵具有大智慧樹。」

那棵大樹又說:「為了把我自己變成沒有用的樹,我不知道傷過多少腦筋。有好幾次,就因為我是沒用的樹,也幾乎被人家砍死。所以,最後我才找到這個地方。」

第二天,匠石便把昨晚的夢告訴弟子們說:「你們要注意呀!沒有用的用處,才是最大的用處哩!」

弟子們點點頭,然後又問說:「那棵樹既然把自己變成沒用的樹,那又何必一定要長在土地廟的旁邊,引人注意呢?」

匠石道:「說話小聲點,不要又被那樹聽見了。你們何不想想看,那棵沒用的樹,可以任意長在大路中央嗎?它長在土地廟旁邊,人家以為它是土地廟的樹,就是要砍來當柴燒,也不敢來砍它了。」

【Point】
◎有用和無用是相對的。任何情況下都「有用」,固然危險。任何情況下都「無用」,也是危險的。

◎「無用之用」是指一種變通。比如說沒有用的樹,木匠固然不會砍他來用,但它如果剛好長在大路中央,還是有被推土機推掉的危險。反過來說,一棵有用的樹,如果長在深山,人跡不到,那麼他還是可以保全的。

◎「甲的補藥是乙的藥」,好好想想這句話。

摘自 羅龍治《不如讀莊子》/時報出版

Photo:Logan Adermatt,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