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然的變化來看待萬物,才能得到自在

有一天的黃昏,莊周夢見自己變成了蝴蝶。他拍拍翅膀,果然像是一隻真蝴蝶,快樂極了。這時候,他完全忘記了自己是莊周。過了一會兒,莊周在夢中大悟,原來那得意的蝴蝶就是莊周。那麼究竟是莊周做夢變成蝴蝶,還是蝴蝶做夢變成莊周呢?

文/羅龍治


蝴蝶夢的大覺


有一天的黃昏,莊周夢見自己變成了蝴蝶。他拍拍翅膀,果然像是一隻真蝴蝶,快樂極了。這時候,他完全忘記了自己是莊周。

過了一會兒,莊周在夢中大悟,原來那得意的蝴蝶就是莊周。那麼究竟是莊周做夢變成蝴蝶,還是蝴蝶做夢變成莊周呢?

莊周和蝴蝶在人為的「名分」上是有區別的。但是,到了夢中,莊周方才大悟:原來莊周也可以是蝴蝶。

這叫做物化。物化就是自然的變化。

【Point】

◎用自然的變化來看萬物,萬物才得自在。人也才得自在。這便是「齊物」的道理。

◎能「齊物」才能「逍遙」。逍遙遊的「無待的逍遙」在南郭子綦的故事和莊周夢蝴蝶的故事中,最能獲得啟示。

◎姑射山的神人,能駕飛龍、乘雲氣。龍、雲也都是指自然的變化。(想想看:這和列子御風有什麼不同?)

◎蝴蝶夢是夢中的大覺悟,是生死的大覺悟。這夢和覺的打通,便是生死的要道。

◎許多譯蝴蝶夢的人,都把這故事割裂成夢、醒兩段,這是不對的。《莊子》原文是:「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文中的「俄然覺」,是指在夢中的「覺」。莊子這種寫法,便是打破人為的「覺、夢」之分別。這便是「夢而不夢,覺而不覺。」

 

大地的簫聲

南郭子綦(ㄑㄧˊ)有一天斜靠著矮桌,仰頭向天慢慢地吐出了一口氣,悠然地進入了忘我的境界。

他的弟子顏成子游便問道:「怎麼回事啊!你今天的樣子和往日大不相同哩。難道說人的形體可以變成枯木,心靈也可以化做滅灰(死灰)嗎?」

南郭子綦說:「子游,你問得好。剛才我進入忘我的境界,你知道嗎?你聽過人的簫聲,卻沒有聽過大地的簫聲;你就是聽過大地的簫聲,也還沒有聽過天的簫聲啊!」

子游說:「請問這是什麼道理?」

南郭說:「人的簫聲,就是排簫或雲簫,是不必說了。大地的簫聲就是風聲。」

子游說:「風聲我也聽過啊!」

南郭說:「不要急,慢慢聽我講風聲的道理。」南郭繼續說,「大地吐發出來的氣叫做風。風一發作,所有的孔穴便大叫起來。記得大風嗎?大風一吹,山林巨木的孔穴,有的像鼻子、像嘴巴、像耳朵;有的像圈圈、像舂臼;有的像深池、像淺坑。這些孔穴一起發聲,有的像急流、像羽箭;有的像叫罵、像呼吸。有的粗、有的細,有的深遠、有的急切。所有的孔穴像在唱和一樣。大風過去以後,所有孔穴都靜了下來,只有樹枝還在搖動而已。這就是大地的簫聲。」

【Point】
◎人吹出來的簫聲,使你聽來有喜怒哀樂。大地山林的簫聲,你會認為它也有喜怒哀樂嗎?

◎聲音的本身是沒有所謂喜怒哀樂的。這點只要你換一個立場去聽,就會明白了。用「人」的立場去聽簫聲,便有喜怒哀樂。用「自然」的立場去聽簫聲,便沒有喜怒哀樂了。

◎所以,喜怒哀樂是「人為的分別」,而不是自然。


王倪不知道

齧(ㄋㄧㄝˋ)缺問王倪說:「你知道萬物的知識,有共同的標準嗎?」

王倪說:「我怎麼知道呢?」

齧缺又問:「你知道你所不知道的事物嗎?」

王倪說:「我怎麼知道呢?」

齧缺再問:「那麼關於萬物的知識,就無法知道了嗎?」

王倪說:「我怎麼知道呢?」

王倪知道不知道?

齧缺問王倪三句話,王倪三問三不知。齧缺有點失望。

王倪說:「你何必失望呢?你怎麼知道我所說的『知』不是『不知』呢?你又怎麼知道我所說的『不知』便是『知』呢?」

齧缺聽了,心中若有所悟。王倪便又說道:「我且問你。人睡在潮濕的地方,會得到關節炎,泥鰍會這樣嗎?人住到高樹上就會害怕,猴子會這樣嗎?人、泥鰍、猴子住的地方都不一樣,誰知道哪個住處才標準呢?人喜歡吃肉,鹿喜歡吃草,蜈蚣喜歡吃蛇,烏鴉喜歡吃老鼠。這四種動物口味不同,誰知道哪個口味是標準的呢?」

【Point】

萬物的知識,標準不一。所以「人為」的標準,不是「唯一」、「絕對」的標準。如果不明白這一點,誤把「相對」當做絕對,那便離大道越來越遠了。

摘自 羅龍治《不如讀莊子》/時報出版


Photo:Joel Olives,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