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不論幾歲都不能變得不可愛

母親經常跟我說:「女人不論幾歲都不能變得不可愛。」時時都要保持笑容!也許就因為這樣,我不太會憂鬱,整年都是開開心心的,而這樣的我,更讓我覺得連身邊的人都被我感染了快樂。

文 / 津端修一 , 津端英子

 

母親經常跟我說:「女人不論幾歲都不能變得不可愛。」時時都要保持笑容,不能有憂鬱的表情。

也許就因為這樣,我不太會憂鬱,整年都是開開心心的,沒有那種「好煩啊」之類的情緒。

「媽,您為什麼都不會有壓力?」女兒曾經驚訝地這麼說,這應該跟我從小受到的教導有關。

除此之外,我還記得母親教我:「女孩子不論碰到什麼樣的處境,都必須做出最好的應對,所以平常就要用身體去學習。」不是用頭腦思考,而是讓教導融入身體。幸好我是在這樣的教養下長大的。雖然那段時期的記憶已經很模糊,但隨著年紀增長,好像就慢慢了解了。

我是在八十歲以後才想起過去的點點滴滴,童年往事忽然在腦海中浮現,這才驚覺,原來我做的事情和以前一樣。像食物也是在不經意中發覺,我已經會做以前常吃的東西了。時候一到,就會回憶過往。小時候的事情真的會根深柢固地留在體內。

佃煮和醃菜我經常做。母親就經常煮當地捕到的短爪章魚、羊栖菜,或是稱為「紅對蝦」,比小蝦子大一點的肥胖蝦子。

另外還有和佃煮不一樣的甜煮梅乾。沾著鹽巴的梅乾先泡水去掉鹽分,再用砂糖煮。在梅花即將盛開時,倉庫裡頭剩餘的梅乾就要拿出來消化掉。

我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懷念這個味道,就使用吃不完的梅乾做。要是過度去除鹽分,變得沒有酸味,就會不好吃,所以這方面要好好拿捏。接著就只要保持梅乾的形狀,加糖煮一煮就行了,非常簡單。我母親是用黑糖,我則是用甜菜糖。煮好後用有蓋子的陶磁容器裝起來,就可以在早上吃麵包時享用。修一喜歡吃酸酸的梅乾,這一種只有我在吃,其他的就寄給兩個女兒。我小時候也會拿這個當點心吃。

 

互助合作,互不干涉

結婚前,我以為所有的上班族都差不多,結果發現他是特例,跟別人很不一樣。他不是那種會在組織中順利升遷爬上高位的類型,公團應該也覺得這個人很難使喚。他自認是設立新組織,讓組織走上軌道的策畫人,參與賺錢的企畫案是他本人的自尊心無法容許的,因此他一口拒絕:「那不是我的工作」。

從日本住宅公團換到廣島大學,待到六十歲主動離職後,他就去名古屋的名城大學教書。

私立大學的退休年齡是七十二歲,我本來以為在他退休之前,應該可以存到一點養老金,沒想到才過兩年他就宣布:「我要辭掉大學教職,成為自由工作者。」因為太突然了,我一時說不出話來……以後怎麼辦呢?

沒有積蓄,萬一生病……還有婆婆要照顧……工作辭掉以後要做什麼……腦中出現很多要操心的事。因為太震撼了,整個晚上都睡不著。

「帶著小雞雞出生的人,最好可以一輩子只做喜歡做的事情。」「要給男人自由,讓他無拘無束。」我忽然想起來,半田老家的每個人都是這麼說的。不知不覺的,我想通了,就隨他去吧!感覺很像是:「要是你能做,就去做做看。」我總覺得女人不應該在旁邊囉哩囉唆的。

不管他,他就會自己做。在我看來,扯後腿的女人好像還滿多的。修一有個朋友能力很強,要不是妻子太多嘴,應該會有更多的表現。

說起來,女人幫夫的能力是比較大的。要是能夠多考慮到這方面的均衡,在一旁守護,男人應該會發揮更多的力量。現在優先考慮到自己的女人實在很多,這麼一來,男人就會顯得性格柔弱、神經質,容易失敗。

能力再強的人,也會消極退縮。修一向來什麼事都自己決定,也因此會盡全力去做想做的事情,到目前為止我覺得一直都不錯。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修一在想什麼,他還是會做一些讓我吃驚的事。不過,我覺得他是有能力的人,完全不會多說什麼,就算話已經跑到這裡,快要說出口了。

 

修一的自言自語

或許面前也有當上組織的首長或大學名譽教授的路可以走,我這個人卻對那些事情沒有興趣。幸好英子這個太太容許男人我行我素,也能夠肯定這樣的作風。我自己也覺得,我是被英子培養出來的。

摘自 津端修一 , 津端英子 《積存時間的生活》 / 太雅出版

 

Photo:John Menard,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