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好好說再見

你可以選擇停滯於現狀,也可以隨時開始走這段旅途,每一個選擇造就出不同的後來,但也都是當時的你,能做得最好的選擇。
  • 閱讀
  • 2016-08-26
  • 瀏覽數3,694

文  / dorisray 心理師x社工師

 

媽媽最後還是走了,這是你一直以來預期中的事,在好多次的談話中,你總說:「我準備好了」。

但面對死亡從來就不需要準備好,也無法準備好。

你走了進來,你看起來有些疲憊,但還是一如往常地與我有著開頭的寒暄。

你告訴我:「媽媽走了」。

你很鎮定,沒有太多情緒顯露出來,但我知道,你用盡了力氣要告訴全世界,你很好。

我們說著你這段日子的瑣事及你的旅行,你還是一樣的忙碌,在每一個時間點上安排好每一件事,一件接著一件,告別式過後你選擇去一趟旅行,這一直是你期待的。

媽媽離開了,家裡只剩下了你和父親,而媽媽一直以來是家中的潤滑劑,從小和爸爸沒有太多的相處,這一段時間因照顧媽媽逐漸地靠近,但速度緩慢且距離有限,時不時的還是會出現溝通不良的情況,但也就讓時間帶著走,好一段時間的整理,你相信,無論它是哪一種父親,依然是愛你的。

但你依舊感到孤單,你說:「媽媽走了,我覺得我沒有家人了。」這是你目前能表達出最沉痛的悲傷,我如實的也感到心臟及器官糾結的感受,彷彿有一只手緊緊握住不放開,我知道你好傷心。

 

媽媽走的那一刻,只有你一個親人在身旁

那一天的上午到了醫院,看得到媽媽似乎很努力的呼吸著,喊了媽媽一聲,反應不是太大,但可以知道他的小小回應。

護理師照表操課的給予緩和治療藥物及量血壓等,這幾天血壓持續往下降,這天上午你和護理師認真詢問,也因為擔心將監測器留在了病房,沒有多久的時間,你發現心跳往下掉了又回升,在通知護理師的過程看著那儀器上的數字上下跳動,幾分鐘的時間,數字顯示為零。

你杵在哪裡,頓時之間好像有點耳鳴,如同儀器發出的逼逼聲一樣,你用幾秒鐘的時間回神,你沒有哭你沒有慌亂,你拿起了手機一一通知你能想到的親屬,你沒辦法過去好好的和媽媽道別,你轉身馬上收拾好病房中的所有東西,然後,等待著大家陸續的出現。

辦喪事是繁瑣的,我們的文化裡,總是有著大大小小的儀式等著你去體驗,這些儀式那些該怎麼做,則又是需經歷親朋好友們雜亂的意見,符合大家的期待,你心裡總在某些時刻咆嘯著:「現在離開的是我的媽媽,失去媽媽的人著實的是我,為什麼還要承擔這麼多」,你很想拋下這些,就這麼離開,但你也心存著一個相信是,這是一個能繼續好好陪伴媽媽的時刻,如同她生病時一樣,就這樣待著。

悲傷的療癒,從來都不是一兩天的事,你需要,好好地說再見。

悲傷的表達是一種權利,而形式也沒有一個標準,正如同情緒無分對錯一樣。

但我們的成長經驗或環境裡,很多的時候對悲傷的情緒是不友善的。

當你呱呱墜地時,那第一聲響即是哭,那時候的大人們有多們期待這個哭聲,隨著養育過程,出現越來越多的變成是,不要哭了、不可以哭。

當我們大了點,開始與家庭外的人接觸,可以聽到愛哭鬼、羞羞臉,漸漸地你學會了控制自己的情緒,但也會有人跟你說,你也難過太久了吧。於是,你學會了隱藏悲傷去符合大環境的期待。

但在好好說再見的過程裡,釋放及疏通你的情緒卻是開啟的第一步,你可能陷入悲傷與憤怒的輪迴中,你想要很堅強、很勇敢,唯有這樣好像才不會被悲傷佔據,你很害怕是不是會一厥不振,甚至生活失序。

因此,有時候你會逃開,說再見的旅程裡,本來就不是一路向前走的,而是停停走走,有時候甚至會倒退一下,你會親身經歷到,在這旅途中,你也必須學著對自己寬容,承認自己的限制,陪伴自己慢慢地走。

你問我:「這麼痛苦,可不可以不要說再見」。

 

不要說再見是有好處的

可以讓自己假裝過世者只是暫時離開,好讓你繼續用舊有的模式生活,一樣的交際、工作,改變本來就是痛苦的,何況是被逼迫著改變。

但不用多久,你生活中的一點一滴,會用著各式各樣的方式提醒著你,真的不一樣了。你的生活中,少了一個會時刻關心你近況的人,再也沒有人記得你今天有重大考試,有人送禮物來會打電話要你回家吃,告訴你親戚間最近的近況,要你陪著去山上海邊走走,或是訴說著這些年病痛的感慨,這些,頓時的消失了。

 

道別,其實也可以很簡單

記得你的第一次道別經驗嗎?可能是幼兒園時跟媽媽分開,可能是幼兒園的畢業典禮,又或者是鄰居的搬家,我們生來會有種種的道別經驗,當你回想,是不是可以發現,道別好像也可以很簡單。因為道別有時候也代表著,你帶著最深的祝福,你知道你會一直或偶爾想念,想念這個在你生命經驗中留下或深或淺痕跡人,道別中,你也讓對方放心,你會一直好好的。

關係不會因為道別而結束,現實上,的確因為距離、生命的長度停止而感到停止,但關係正如同愛一樣,用著不同的形態存在著,如果你將關係或愛限定程某一個模樣,就容易為了維持在某個狀態而倍受折磨,試想一個你認識10年以上的親朋好友,是不是你們可能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才有一次的接觸,但關係,依舊存在著。

現在的我們,好難在外人面前表達強度的情緒,我們學著生氣時要好好說話、理性溝通,難過時要適時表達但不能崩潰,開心時的強度也不必太大,但情緒一直以來都是自己的,沒有對錯,當你接近你自己,察覺到自己有好強烈的情緒,去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將他宣洩出來,然後,不用告訴自己要趕快好起來,而是給自己時間來慢慢悼念,若你需要一輩子,那正是你所需要的,不要擔心。

 

如何說再見?

如果你喜歡書寫,你可以慢慢地將你的心情記錄下來,也慢慢地重新描繪你們過往的種種場景,用一個時間軸,慢慢地往回推,那些都是過往的曾經,也是真正發生過的,屬於你們的故事。

如果你需要人聆聽,你可以找朋友或是專業人員陪伴你一起度過,去回溯那些種種,去接納自己所產生的所有喜怒哀樂,在每天生活裡,你不經意地就開始想念,可能你會流淚,但漸漸地,你會長出擁抱自己的勇氣。

你可以選擇停滯於現狀,也可以隨時開始走這段旅途,每一個選擇造就出不同的後來,但也都是當時的你,能做得最好的選擇。

閱讀更多文章請至閱讀官網

Photo:NARUMI,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