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上班族的妻子

結婚生活就這樣開始,英子可能有被丟進驚奇箱裡面的感覺,畢竟一切的生活不一樣。身為商家的女兒,最後卻嫁進了朝九晚五的上班男人家中。

文 / 津端修一 , 津端英子

 

英子(妻):

我完全沒想到會變成上班族的妻子,畢竟是在傳了好幾代的釀酒廠出生的,會嫁進商家是理所當然的。當然,父母親也是抱著這種想法養育我。母親經常叮嚀我:「要隨時為別人著想。」既然是商家的女兒,就一定要做到這一點。

所以我從小就受到徹底的訓練。要維繫有兩百多年歷史的商家,女性一定要夠堅強,不能考慮到自己。母親是在不必動手操勞的企業家中長大的,從二十歲嫁過來就不停地勞動,以至於在年紀輕輕的四十九歲就過世了。我想她這輩子算是鞠躬盡瘁,過得很辛苦。

到了適婚年齡,我和釀酒店、味噌店等商家的兒子相親了很多次,可是那些人不是看起來像花花公子,就是說話老是在賺錢的話題中打轉,實在受不了。最重要的是,我是在一旁看著生意人辛苦長大的,覺得自己實在不適合,就都拒絕了。

可是我也沒有自信可以靠自己賺錢生活。我在學校什麼事都只會說「是」,個性也內向到無法說出自己的意見,甚至從還是小孩的時候,就在認真思考未來的夢想:「我要雜樹林中蓋一間房子,過著獨立自主的生活。」

就在這種情況下,有一天住名古屋的叔父提起:「以前有一個學生來參加帆船比賽,曾在酒廠住過,他現在是建築師,要不要考慮看看?」我就這樣順水推舟,和這個人相親了。

依我模模糊糊的記憶,這人穿著四、五年前的白色長袖襯衫和皺巴巴的麻質長褲,腳上套著草鞋。最主要的是建築師這個行業令我產生興趣,再加上他胸懷大志,想要建造城鎮……於是六月相親之後,該年十二月就舉行了婚禮。

我是在許多人的簇擁下長大的,過著什麼事都有人代勞的生活,所以剛結婚時依賴心很重。「請別人做就好了嘛!」我自己沒有發現,但是碰到問題時,總是把這句話掛在嘴上,他就經常督促我說:「那可不行。什麼事都要自己一個人做。」

我對不習慣的家事也是拼盡全力,而且處在和半田完全不同的環境中,每天都好像在做「即興表演」,總是手忙腳亂,驚慌失措。而修一也在嘗試新的事情,一件又一件地換。總而言之,婚後大約有二十年的時間,一直覺得好像在面對前方拼命追趕,也就在不知不覺中,把「在雜樹林中……」這個夢想忘得一乾二淨。

 

修一(夫)

我和英子相親是在昭和三十年( 一九五五年),地點是在原宿的家。

她穿著淡粉紅色的洋裝,和哥哥、嫂嫂一起來。雖然沒有講到什麼話,卻覺得她在旁邊「跟空氣一樣,相處起來讓人很自在」,感覺很不錯。

那次相親後,我就給英子寫信,也就是一般所說的「情書」。幾乎每天都寫,而且是長信,不是明信片,數量應該不少。

結婚後必須有地方住,就決定在母親住家的旁邊,蓋一間四方形的小木屋。那是三層樓建築,總面積有十點五坪。那是我自己畫設計圖,第一次自己當建築師興建的房子。後來就在一樓車庫開始做取名為「諾亞」的帆船。我打算搭乘這艘帆船,展開兩人的婚禮。婚禮是在該年的年底,十二月。

我的計畫是:我們兩人搭乘這艘自己做的帆船,請婚禮來賓搭租來的船,然後把船繫在橫濱港入口的赤燈塔上,一邊欣賞夕陽一邊乾杯,接受大家的祝福……可是當天是刮著北風的寒冷日子,海面也是浪滔洶湧,實在不可能把船划到赤燈塔,只好死了這條心,大家進到有玻璃窗破裂的海馬俱樂部,先一起乾一杯再說。

但是實在太冷了,我們又打著哆嗦跑到中華街的飯店,在那裡舉行慶祝會。吃完飯離開飯店,我們就被推上綁著許多空罐子的車子,回到原宿的家。車子是朋友安排的,依當時的標準,我認為這場婚禮算是相當出色的。

結婚生活就這樣開始,英子可能有被丟進驚奇箱裡面的感覺,畢竟一切都和半田的生活不一樣。我一直都很迷帆船,也總是我行我素,曾經突然拒絕上班、事先沒吭一聲就辭掉大學教職,變成自由工作者。漸漸的,英子也好像變得跟我一樣了。


聖休伯里(小王子作者)說:「愛就是一起朝向同樣的方向」

不過英子一直都有自己想做的事,也腳踏實地地實現了。幸好我們是同一種類型的人。

到現在她仍然和空氣一樣,讓人感覺很自在。所以我結婚以後一直都很幸福,女兒們應該也有同感吧!

《英子的自言自語》

「這是東京大學畢業的建築師蓋的房子嗎?」看到那間新房子時,我嚇了一跳。到了冬天,一樓車庫的牆壁和地板會結露,二樓餐廳地板貼著瀝青磚,看起來很雅緻,可是冬天腳會冷。三樓臥室是木頭地板,這點還不錯,可是樓梯沒有扶手,而且很陡峭,上下樓都要用爬的,我當時心裡在想:「這裡根本不能住人呢!」

摘自 津端修一 , 津端英子 《積存時間的生活》 / 太雅出版

Photo:Jason Jona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