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生長在同樣的家庭,手足還是活在不同的世界裡

即使父母試圖以同樣的態度教養每個孩子,孩子依然會立即察覺到父母對於自己的關心、注意,以及愛的給予並不同於其他手足。就算生長在同樣的家庭,說他們是活在不同的世界裡也不為過。

文│岸見一郎 

性格

不是每個人都生活在同樣的世界,而是人人均活在各自定義的世界裡。即使父母試圖以同樣的態度教養每個孩子,孩子依然會立即察覺到父母對於自己的關心、注意,以及愛的給予並不同於其他手足。就算生長在同樣的家庭,說他們是活在不同的世界裡也不為過。

那些差異並非客觀的事實,比如,對童年的狀況有一番不同的解釋,有時說不定是完全相反的。而成長過程中,手足兩人都認定父母愛的是對方不是自己的情形也很常見。

在這樣的定義下的生命風格,顯露在外的模樣就是「性格」。

「性格將表現出個人對周遭的世界、夥伴、所有一切,包括共同體與人生課題有著什麼樣的認知。」(《理解人性》)

任何人都無法脫離與他人的人際關係獨自存活。無可避免的人際關係,將以「人生課題」的姿態出現在眼前。以何種態度面對這樣的人生課題,或是保持什麼樣的距離,阿德勒便以「性格」這個用語來說明。

因此,所謂的生命風格或顯露在外的「性格」絕非內在的問題,而是在與他人的關係中才會出現。

換句話說,如果獨自一人活在世上,生命風格或性格都不會是問題。

阿德勒以丹尼爾.笛福(Daniel Defoe)創作的小說主角—魯賓遜.克魯索為例。(《理解人性》)魯賓遜因為遭遇船難,被迫生活在無人島上。不論他的生命風格或性格為何,從他開始在無人島上獨自生活的那一刻起,就不再是問題。魯賓遜的生命風格,直到遇上俘虜「星期五」之後,才會在人際關係上面臨問題。

 

解決問題的模式

人際關係中累積了「這麼做會很順利(或不順利)」的經驗之後,漸漸塑造出解決人際關係問題時的模式。解決問題的方法,與其說是隨機應變,不如說是大多有著固定的模式,類似的狀況總採用同樣的方式去因應。解決問題的模式一旦養成了,當然遠比視情況思考新的解決方法來得方便,但另一方面也會導致僵化死板,使得自己無法適切地因應新狀況。

這樣的模式,會隨著個人如何看待他人而有所不同。對世界的認知方法與行動方法是無法分割的。視他人為仇敵、與世界敵對的人,會試圖找出足以支持自己看法的證據,並終將定型。

 

自己選擇的生命風格

生命風格或性格並非與生俱來,如明明生長在同個家庭的孩子,生命風格卻不一樣,如果不將之解釋為源自於孩子自身的決斷與選擇,實在難以說明這樣的現象。

如果生命風格或性格不是與生俱來,而是選擇,那麼,一旦有必要,在面對某些問題時,應能選擇與平時不同的應對方式,只不過長期養成的生命風格突然有了變動,會立刻陷入混亂。因此,就算有些不便或不自由,依然會執著於原有的生命風格。因為,若是自己習以為常的生命風格,就比較容易預知下一瞬間將會發生什麼事。

有人認為他人擦身而過時故意移開視線,是在閃避自己;也有人認為對方對自己有意思,所以移開目光,這兩種人完全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但就算前者會羨慕後者能那麼想,仍不會改變自己的想法。

認為世界險惡、視他人為仇敵的人就不會積極與旁人建立關係;視外界與他人為夥伴的人,則對人際關係毫不遲疑。事實上,前者是不想與他人建立關係,所以不將他人視為夥伴。

 

何時選擇了生命風格

如果生命風格並非與生俱來,那麼到底是何時做了選擇?

阿德勒是這麼說的:「生命風格通常早的話在兩歲,至少在五歲之前,就已確實建立。」(《人類面臨的挑戰》)

應該有人會覺得,如果在學習語言之前,就已經選擇了生命風格,在我們長大成人後還為了那麼久以前所做的選擇去追究責任,豈不是太奇怪了。其實有另外一種看法,認為我們是大一點之後才做了選擇,是在十歲前後做的選擇。在那之前的事就算有記憶,也很難依照先後順序一一回想。如果是在那之後,就比較容易記得清楚。

但是像這種幾歲左右選擇了生命風格的說法,有時會讓人覺得生命風格好像只能選一次,其實應該是重新選擇過很多次。

對於生命風格的選擇,幼年時期與成人是不一樣的,前者是潛意識的選擇,後者是有意識的選擇。阿德勒提出緩頰的說法。也就是如果現在知道了自己的生命風格,那麼今後該如何就能自己選擇……或者說是非選擇不可。是要一如往常,還是選擇不同於過去的生命風格,自己就能作主。

為了選擇不同於過去的生命風格,首先必須放棄原來決定不改變的想法;其次,是必須知道該選擇哪一種生命風格,不知道的話就無從改變。

 

如何看待他人

人,就是如此無法脫離與他人的關係而獨自存活。人的言行舉動並不是在空無一人、真空的環境當中進行。人的言行舉止必然要有個「對象」。

再來,視他人為敵人或是夥伴,人際關係上的態度便會有所不同。這一點,只要觀察與他人對話時的目光是否有所交會就能知道。阿德勒說:「無法直視大人的孩子,心中有著不信任感。」(《阿德勒教育心理學》)雖然不見得必然懷有惡意,但只要是移開目光,即使是短瞬間,都代表著打算與他人不要有所牽連。

召喚孩子後,從他靠得有多近,也能了解孩子是如何看待他人。大多數的孩子會先保持一段距離站定,觀察一下狀況,如有必要,再選擇靠近一點或離遠一些。

摘自 岸見一郎《我只是敢和別人不一樣》/ 今周刊 

 

Photo:Annie Spratt,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