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有一個公主

不論婚前對結婚的憧憬多浪漫,結婚後,上演的其實是家庭寫實小說。那一天,老公在婆婆打了我一巴掌後,居然什麼也沒做!我就知道,我非離開這個家不可......

從前,有一個公主

王子與公主結婚後,上演的其實是家庭寫實小說。

律師娘,你會看不起放棄小孩監護權的母親嗎?

當然,我相信你不會。

不管別人是否因此輕視我,我都不會後悔當年的決定。如果不是過去幾年來的蟄伏,我今天不會有這樣的勇氣,演出離婚後的公主復仇記。

很諷刺吧!王子與公主結婚後的續集,並不是童話故事,而是公主拿起寶劍和王子對戰的寫實小說。而逼走公主的不是後母,竟是王子的母后,最令人難過的是,王子並沒有做到他所承諾的那句話─永遠做公主的盾牌。

不過,我先告訴你,我依然相信「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可能,只不過那會是我跟另外一個王子的故事,在我爭取到小公主和小王子的監護權以後。

故事要從王子與公主結婚以後,不知為什麼理所當然地要住在王子長大的城堡裡開始說起。當然,城堡既然是母后和國王胼手胝足共同建立的,即使國王早就不在了,在大家心目中,繼承城堡的也應該是母后而不是王子。於是對母后來說,這就是她的地盤、她的領土,王子是她生的當然歸她管,小王子跟小公主是王子生的,理論上也應該歸她管。

至於公主……沒道理、沒依據,但還是歸她管。

 

媽媽的人生不該拿來交換孩子的人生

印象中的公主似乎不需要工作,只要負責找到有錢的王子,就可以幸福快樂一輩子。我大概傻了,把童話故事當真,一結婚就聽了他的話把工作辭掉,認真地生小孩、帶小孩,再生小孩、再帶小孩。他們說城堡這麼大,不差我一碗飯,我的使命是──拿我的人生交換孩子的人生。

於是,我夜裡睡得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不能哭了沒人抱;於是,我白天有沒有累著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不能晚喝一頓奶、少吃幾口飯。

沒有人想過,孩子是我生的,不可能有人比我更在乎,但我在城堡裡就像是一個透明的保母,實際存在,卻沒有人看在眼裡。

「對你來說,我到底是什麼?孩子的母親,還是你的妻子?」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個公主在嫁給王子後都問過這句話,但我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問了至少上百次,他的答案始終如一。

「無聊。」

「我想出去工作。」

「不行。」

「為什麼?」

「你的工作就是把小孩帶好,等小孩長大,你想做什麼再去做。」 

「到那時候,我可能不是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了。要闖,就要趁現在年輕出去闖。」

「不行,除非我們離婚!」

那一次的爭執讓我第一次驚覺到,原來王子與公主是有可能分開的。這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命題,居然那麼輕易地從他口中聽到。  

其實,我本來也可以只當個在王子身旁,抱著小王子跟小公主的女人就好。我原以為這是城堡裡最神聖的工作。但後來我才發現,神聖的只有小王子和小公主,至於照顧者是誰,他們一點也不在乎。我不做,他們會找別人來做,我可別以為自己有多不可取代。

雖然這個邏輯我很快就懂了,但直到那一天才讓我下定決心,知道自己非走不可。

─王子在母后打了公主一巴掌之後,居然什麼也沒做!

那一刻我才相信,王子和公主的童話早已結束在結婚那一天,我卻花了好幾年才願意面對。

 

我離開的時候,孩子們還小。

我知道是自己先放棄了當母親的權利,但人生有時候就是得做出選擇,我得先站穩,才有力量帶走他們,雖然我心裡清楚一旦那樣放手,未來再回頭爭取的困難度或許會加倍,就因為所謂的「原照顧者繼續原則」、「最小變動原則」。

即使我自認為比王子和他的母后還懂愛。

在那幾年間,我幾乎沒有喘息過,同事們都不懂我單身一個人這麼拚是為了什麼。只有我知道,我想在自己即將來臨的四十歲生日前,送給自己一份最棒的生日禮物─重新當一個母親。

當年急著要遠離城堡,我接受了他們開出的條件:讓出監護權,只留下一個月一次的探視。換來的是快如閃電地辦妥了離婚手續及金錢上的喘息,不用負扶養費。

「其實,你可以依民法第一○五二條第二項第四款:『夫妻一方之直系親屬對他方為虐待,致不堪為共同生活』為理由,請求判決離婚,一併請求精神賠償、剩餘財產差額分配、扶養費及監護權的裁定。不用那樣說走就走的。」

可是律師,就算當年我懂得這點,也不曉得自己到底會選擇怎麼做。人在痛苦的折磨下,往往會失去理性,當年我只想離開那座拘禁我的城堡,多一秒都待不下去了!

原本我不知道自己放棄了什麼,直到遇見了另一個王子,我又有機會重新開始另一段童話,然而,前一個王子卻不願意看見我擁有新的幸福。

他竟然這麼告訴我的孩子們:

「媽媽是因為喜歡別的叔叔,才離開你們的。」事實是,我在離婚三年後才認識了新王子。

「媽媽不願意支付任何一毛錢養你們。」事實是,說好了監護權歸他們,扶養費他們也不想要。

「媽媽不想回來看你們。」事實是,每次說好的探視時間到了,他們總愛找藉口說不方便。

我知道可以向法院聲請裁定與未成年子女的會面交往方式,如果他們不遵守,我可以聲請強制執行,請法院課以怠金,但我不認為他們會在乎這麼一點錢。直到來找你們,聽了律師這段話:

「夫妻離婚後,法院酌定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也就是監護權時,應審酌父母之一方是否有妨礙他方對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行使負擔之行為,這是所謂的『善意父母原則』。有監護權的一方如果阻礙他方的探視,甚至教導未成年子女敵視他方,都可能構成被改定監護權的事由。」

所以,我選擇等待時機成熟。

我要的不是探視,是「監護權」─這個新版童話故事的結局是我選擇了絕地大反攻,讓他們回到了我身邊。

這就是公主復仇記的故事了。

【法律悄悄話】為什麼會有「善意父母原則」?

有鑑於父母親在親權酌定事件中,往往扮演互相爭奪之角色,因而有時會以不當之爭取行為(例如:於訴訟前或訴訟中隱匿子女、將子女拐帶出國、不告知未成年子女所在等行為),獲得與子女共同相處之機會,以符合所謂繼續性原則,因此於民國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民法第一○五五條之一增列了「父母之一方是否有妨礙他方對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行使負擔之行為」,譬如妨礙探視或教導子女敵視他方,供法院審酌評估父母何方較為善意,以作為親權所屬的判斷依據。

摘自 律師娘(林靜如)《轉身的幸福:律師娘×愛情辯護》/寶瓶文化 

 

Photo:Anne Edga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