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實面對自己看重的事物,才能過得更幸福

過去我們認為,跟賺錢有關的才是工作,其他算是生活。但現在我們可以這樣想:和家人相處的時間也是一種工作,把身體健康顧好也是一種工作,找尋自己的人生目標更是一種工作,戀愛或是和朋友聚會的時間,都是我們為了活下去必須的工作。

文│劉揚銘 

別拿金錢當藉口,不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即使你成為世界最有錢的人,也無法逃避一個問題:我的人生到底是用來幹嘛的?人們開始質疑什麼是成功,不再把錢當做成功的象徵,不再用錢來定義自我,也不能再拿金錢當藉口,不去找尋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我觀察到最大的趨勢,是人們開始質疑什麼是成功,金錢不是生命的全部,也不是成功與否的判斷標準。」商業思想家韓第(CharlesHandy)在自傳裡這麼說。雖然韓第是愛爾蘭人,他的自傳早在2007年就出版,不過這句話放在今天的台灣,卻是再適合不過。

過去我們認為成功就是有錢、有錢就是成功;現在我們開始質疑這個想法,認為成功和有錢是兩回事。如果賺很多錢卻沒有生活品質可言、如果口袋有大把鈔票卻對世界沒貢獻,這種日子可一點也不令人滿意。

 

錢愈多不會愈快樂,發揮能力才是幸福

所有關於快樂的研究,都有一致的答案:超過某個程度後,錢再多也不會讓人更開心,原因很簡單,一旦人們滿足於某些基本需求之後,就沒理由再去買不必要的東西。

最有錢的人也無法一年穿1000條褲子,吃2000道大餐,就算真的讓你每天參加派對摟金髮妹、在海灘上喝酒曬太陽,重複放縱的日子三個月,也差不多覺得膩了。即使你成為世界最有錢的人,也無法逃避一個問題:我的人生到底是用來幹嘛的?

偶爾揮霍讓人身心舒暢,但一輩子揮霍並不會覺得幸福。幸福不是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而是讓心靈和身體都保持足夠的動力,能夠「全力做你做得最好的事情」。能做一件讓你全心投入、樂在其中、把自己能力發揮到極致的事情,是我們覺得最幸福的時刻。

 

把時間賣給公司,人生追尋放一邊?

上班族都做過「如果中了樂透要幹嘛」的白日夢,雖然很少人中了樂透之後還想繼續上班的,但是也很少人真的有想到中樂透之後要幹嘛─如果想到了,現在為什麼不去做呢?因為錢還不夠啊,所以就先繼續上班吧。真是這樣嗎?

上班的好處是可以把「人生要幹嘛」的心靈追尋放在一邊,反正金錢、地位會隨著職位而來,把時間賣給公司、接受社會對成功的定義。就像走進便利商店買飲料一樣,抓了自己熟悉的罐子就走,最輕鬆合理不用煩惱。

只要開始忙,很容易就選擇自願當老闆與職位的奴隸,繼續跟著別人心中的優先順序,直到將來沒有職位的時候,才出現自我定位的危機。

錢可以買很多東西,但買不到人生的意義與價值。在我們找到對金錢「足夠」的定義之前,永遠不會有真正的自由,去追求想要的人生。

花愈多時間賺錢,就剩下愈少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把金錢「足夠」的標準設定得愈低,也就會有更多自由去做其他事。錢常常不會讓你更自由,只是把你綁死在賺錢上而已。

 

誠實面自己看重的事物,才能過得更幸福

當然你會問,如果金錢不是成功的定義,那什麼才是?想找到答案,就要先認清自己的價值觀、人生觀和生活的目的。誠實面對自己所看重的事物,面對「你如何定義自己」「希望別人如何看待自己」這些最根本的問題,才能知道自己的人生該做些什麼。

在找尋人生目標的過程中,有一件事值得注意:成功的人生常常不是「先知道該做什麼,再展開行動」,而是剛好相反:把人生當成未知的實驗,付諸行動、偶爾質疑與修正,在反覆不斷的過程中,才能發現自己是誰、是塊什麼料,能把哪些事情做得最好。

人生所發生的大多數狀況,都沒有課本上的標準答案可以參考,大多時候得自己選擇、判斷,然後堅持決定。假使你自己的答案更好,書本上的答案一點也不重要,不是嗎?

愛因斯坦有句名言:「應該避免向年輕人鼓吹『慣常形式的成功,是生活的主要目標』。生活中最重要的工作動機,就是樂在其中、樂於結果、以及了解這結果對社會有什麼價值。」

如果你很有錢會想做什麼?這是個假問題,無論有錢沒錢,想清楚人生要做什麼、而且真的去做,才是把日子過得更幸福的方法。

 

算了吧!沒有「工作與生活平衡」這回事

其實沒有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因為工作與生活根本是同一件事─把健康顧好也是工作,陪父母出遊,跟女朋友約會也是工作,自我進修是工作,完成夢想更是一種工作。

沒有什麼「工作與生活平衡」的問題,我們只有「工作與工作平衡」的問題。

台灣人熱愛工作是出了名的。

如果你不相信,請走進便利商店翻開商業雜誌,看裡面怎麼描寫成功人士。不論他們的豐功偉業是哪種類型, 其中必有一點是你我所不及:他們熱愛工作(或者說,工作狂),每天上班十幾小時乃家常便飯,別人在休息他們在努力,所以成功。

如果你身為求職者,膽敢在面試時說自己很強調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接下來有八成機率會被說是現在年輕人太沒競爭力,已經不願意打拚。

 

傳統觀點:工作高於生活,工作狂值得稱頌

我們現在喜歡講「工作與生活的平衡」,不過這句話也有盲點:如果社會上大家工作與生活都很平衡,那根本沒人會強調這件事(一件自然又普遍的事,怎會需要強調呢)。正是因為你我的工作與生活太不平衡,而且是極度偏往工作那邊,所以才有人說出需要平衡的訴求。

承認吧!在台灣的我們,當口中說出「工作」與「生活」兩個詞的時候,工作的地位遠遠高於生活。

對於公司裡最早來、最晚走的同事,我們給他尊敬。一個終日待在急診室待命的醫生,我們覺得他更可靠。一個為了服務客戶,24小時on call的業務員,我們覺得他比別人有競爭力。但如果有個同事幫你介紹新朋友,描述說他這個人很懂過生活,喜歡品酒或郊遊,我們心裡大概都會認為,嗯,你應該家裡不愁吃穿,所以有空玩這些五四三……

我們好尊敬「工作狂」,內心深處卻多少有點輕視「生活家」,所以,高喊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是沒用的,因為我們內心先天就認為「工作理應高於生活」。既然如此,不如換個方式想,到底什麼才是工作,什麼才是生活呢?把定義轉換一下,有助於我們脫離這個漩渦。

過去我們認為,跟賺錢有關的才是工作,其他算是生活。但現在我們可以這樣想:和家人相處的時間也是一種工作,把身體健康顧好也是一種工作,找尋自己的人生目標更是一種工作,戀愛或是和朋友聚會的時間,都是我們為了活下去必須的工作。

摘自 劉揚銘《上班,辭職,還是撐下去》/時報出版

 

Photo:Serhio Magpi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