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美好

當時,我心想:「皺紋和白頭髮都不斷增加,被讚美的快樂和受歡迎的喜悅也消失不見,為什麼這些人看起來還是這麼開心?」現在我瞭解了。

文/酒井順子


世代差異,反映在網路上

最近的年輕人,要在真實世界和未曾謀面的人碰面時,如果沒有事先在網路上認識對方,就會覺得「害怕」。當別人為他們介紹異性時,若少了網路上的交流,只是突然被告知:「這是○○」,就會一時語塞,不知該聊些什麼。

相對於只是在網路上不斷和別人有輕度連結的平成人,對昭和人來說,「和他人相識」是非常重大的一件事。想認識某人時,通常必須先寫過信,再帶著禮物拜訪,或者請人代為介紹,需要各種不同的步驟。

相當看重「認識」這件事的中年人,在網路上也非常重視程序。

這麼一想,中年人被按讚時,應該會感到很開心,在FB上也會毫無防備地洩漏個資。雖說是封閉式社群,在網路上如果缺乏安全意識,也會被說像個中年人一樣。

 

資訊時代,還在適應的中年人散發出中年味

看著在網路上不慎散發出的中年味,我發現「時代已經改變」。回首昭和年代,完全不需要在意「網路上的中年味」,我做夢也沒想到會因為「獲得和處理資訊方式」的不同,感受到世代差異。

網路出現前,資訊的往來過程非常漫長,都是透過紙張、電視或收音機進行。我們這些孫子會看祖父母讀過的報紙,不只如此,不管是書籍、收音機或電視,都是可以不分世代來享受的媒體。但是,因為電腦的出現,產生了分裂。對網路所抱持感覺的差異,成了能否跟上時代的評斷標準。現在的中年人流瀉出「中年味」的關鍵,比起過去的中年人還要多。以前的中年人頂多就是看到皺紋、斑點和白髮這些肉體上的老化,才會覺得「已經上了年紀」。因為掩飾肉體老化的方法也不是太多,一旦發現老化的徵兆,不管願意與否,都是在往中年的路上邁進。

就像這樣就算脫離中年、進入老年,也必須持續留意,是否將麻煩的事全部推給年輕人:「網路的東西我完全不懂,因為我是昭和人。」或是,到處散播昭和性毒素:「反正我是昭和人。」


中年,應該有守護年輕人的肚量

年輕時,我覺得中年女性看起來有一種奇妙的開心。

當時,我心想:「皺紋和白頭髮都不斷增加,被讚美的快樂和受歡迎的喜悅也消失不見,為什麼這些人看起來還是這麼開心?」現在我瞭解了。就因為她們可以誠實面對並接受自己已經步入中年這件事,所以看起來這麼開心;因為她們沒有逃避身為中年人這件事,所以看起來相當威風八面。

仔細一想,我發現自己也是一個無所顧忌的中年人。雖然每天都會有不同部位疼痛或發癢,心情也有所起伏,非常辛苦,但是,很意外地,我每天都過得很開心。我以過去的經驗為借鏡,拚命思考沒有碰過的事情該如何應對;因為受到別人的幫助而感到慌張時,也感受到一股滿足。

如果我碰到年輕時的自己,一定會對她說:「中年人也和你一樣,都是人類。而且,很意外地,中年是一段非常開心的時期。」我想,年輕的我應該會露出一副「你這個歐巴桑在說什麼啊」的表情。

「年輕人就是這樣」我想現在的自己,應該已經有守護年輕人的肚量。

摘自 酒井順子《人到中年,更是理直氣壯》/時報出版


Photo:freestocks.org,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