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親旅行,怎麼讓大家都開心?

「總之,就是不要把它當作旅行。」如果當作旅行,就會不斷浮現自己的欲望,但是如果不把它當成旅行,而是出差或工作,自己也想玩樂一番的心情很自然地就會消失,可以專心扮演陪伴的角色。

文/酒井順子


從接受照顧,到照顧父母

所謂中年,就是父母的問題會接踵而來的年齡。在這個時期,之前還想著要「讓父母照顧」的人,在心態上也完全切換成「照顧父母」。

最能夠直接反映這件事的就是旅行。假設,二十多歲的女性和四十多歲的女性一起聊天,話題是「和父母一起去旅行」。四十多歲女性的父母都還健在,如果她說:「雖然只是偶爾帶他們去旅行,但也真是把我累壞了……討論要吃什麼東西時,他們說『什麼都好,你決定就可以了』,可是,當我點的東西上菜後,卻又說『我不想吃這個』,總之就是讓人火大,我都把這件事當作修行。因為他們還有體力,如果想去國外旅行,就麻煩了。希望兩天一夜的溫泉之旅就可以滿足他們。」

二十多歲的女性聽得目瞪口呆。她們應該會說:「現在還是父母帶我去旅行。費用當然是爸媽出,目的地和行程也是爸媽安排。」父母雙亡的我,雖然是帶著評理的心情聽雙方說話,不過,我完全可以理解四十歲友人的心情。以前,和母親一起出國時,我也是厭煩得快要窒息。

另一方面,聽二十多歲友人說話時,我突然想起,自己也曾經歷過那個階段。我也曾在二十多歲時和父母一起出國,但當時我是「被帶領的」那一方。因為去的是父母很熟悉的地方,加上當時他們都還年輕,所以可以自在行動。

 

中年,開始帶領父母的時候

何時會發生「被帶領」和「帶領」的逆轉現象,每個家庭各不相同。但是,從子女開始「帶領」父母的那一刻,子女似乎就開始變得極為焦慮不安。

當我仔細回想這件事發生的時間點時,我想起了母親的背。母親走路的速度相當快,孩提時代和母親並行時,我都得小跑步才能跟上。因此我走路時總是一直看著母親的背。
但是,長大成人、開始獨居後,某天我回爸媽家,和媽媽一起走到離家最近的車站。那時我突然發現「我看不到媽媽的背」,也就是說,媽媽走得比我還慢。

事實上,應該不是走路的速度變慢,而是和已經獨立生活的女兒一起走路時,母親認為「應該將走路時的主導權交給女兒」。也就是說,「是否要追過眼前這個老婆婆」或者「要在哪個街角轉彎」這種步行時的決定權,不知不覺已經轉移到我的手上。

那個時候,我應該是三十出頭。那可能是我第一次意識到「父母已經老了」的瞬間。


焦躁不耐,是因為彼此都需要適應

就在這樣的狀況下,不管是旅行還是用餐,我徹底變成「帶領」者,但為什麼人對「帶領」父母會感到這麼不耐煩呢?

現在回想起來,我發現那種焦慮是因為「不習慣這個新角色」。在那之前,長達三十多年的時間,大家都習慣於「父母=主,子女=從」這種關係,一旦轉變成「父母=從、子女= 主」這種完全相反的關係後,一開始當然會不知所措。

因為子女的立場已經轉變為自己尚未習慣的「主」,才會意氣用事地揮使強權,或者,突然看到年邁的雙親會覺得很丟臉。

父母應該也會感到困惑,他們肯定會因為被子女指責而生氣,或者經常覺得子女的安排不夠細心。

 

秘訣就是,不要把這當作旅行

我的朋友當中,竟然有和婆婆兩人一起去歐洲旅行的偉人。

「因為她說都沒有人要帶她去,太可憐了……」朋友說。

她的境界已經超過偉人,簡直堪稱聖人。當然這位聖人偶爾也會帶自己的父母去旅行,是親子旅行的專家。我問她和父母一起去旅行時有什麼訣竅,她說:「總之,就是不要把它當作旅行。」如果當作旅行,就會不斷浮現自己的欲望,「想吃那個」或「想逛這家店」。但是,如果不把它當成旅行,而是出差或工作,自己也想玩樂一番的心情很自然地就會消失,可以專心扮演陪伴的角色。

因此,「不可以選自己沒去過的地方」,不只是因為自己去過的地方帶路比較方便。

「如果是自己熟悉的地方,就可以抑制自己『想吃那個』、『想買這個』的欲望。如果是第一次前往的地方,一定會有一些自己想做的事,若因為父母的關係而無法滿足時,就會開始焦躁。為了預防這一點,很重要的是要盡量選擇自己熟悉的目的地。」原來如此,我終於瞭解了。如果我爸媽還活著,我真想實行看看。

那種感覺有點像有年幼孩子的父母。還在養育孩子的父母在旅行時也會優先「讓孩子做他想做的事」,家族旅行不就是為了滿足孩子、提升孩子的經驗而安排的嗎。年邁雙親和中年子女的親子旅行,只要翻轉這種感覺,就可以順利進行。

摘自 酒井順子《人到中年,更是理直氣壯》/時報出版


Photo:AnneCN,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