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帶領孩子克服煩惱?

很多時候乍看之下以為是矛盾心態的所在,其實不是真正的矛盾。舉例來說,孩子拒絕上學時,當去探究他想去與不想去心情的兩難時,可以發現其實是孩子曾在課堂上答不出老師的問題被大家取笑。因為不想再被嘲笑與想找回過去自信心情的兩難。這個情況下,真正的兩難不在於去不去上學,而在於雖然想去但不想受到傷害的心情。

文│岡田尊司

人一旦陷入煩惱便無法行動

無論再怎麼有能力和行動力的人,遇到煩惱時都只能雙手投降,能力和行動力也都會變得低落。這是因為人在煩惱時,會處於喪失方向感、不知道該往哪裡走才好的狀態。

當陷入煩惱迷惘時不管往哪個方向,都各有各的道理,難以取捨。煩惱越深,矛盾心態就越強。

當人們面臨不知該選擇哪一條路、無法獲得明確結論時,會覺得很鬱悶。在著名的美國小說《飄》裡,女主角郝思嘉為了不知道該愛充滿魅力、危險氣質的花花公子白瑞德,或是穩重誠懇的男子衛希禮而煩惱,雖然她選擇了和白瑞德結婚,卻馬上對自己的選擇感到後悔。

為什麼郝思嘉找不到正確的結論呢?那是因為她在某個面向上愛著白瑞德,同時在另一個面向上愛著衛希禮的緣故。她受白瑞德的勇氣和行動力吸引,卻又討厭白瑞德的傲慢與任性;另一方面,她喜歡衛希禮的親切與奉獻精神,卻討厭他膽小和女孩般軟弱的地方。不管哪一方都有優點也有缺點。應該愛這個男人還是該愛那個男人?

在很多的狀況中都可以看到矛盾的心態。學生煩惱該選擇升學還是就業,酒精依賴和柏青哥成癮的男性猶豫著是否該放棄自己的樂趣,工作始終沒有成果的人思索是否該改變做法。

 

你對矛盾了解多少?

就算再怎麼苦口婆心,很多時候對方別說是改變了,反而會出現排斥感,使得情況更加惡化。也有很多時候是本人喪失自信、自我放棄或是害怕改變。

該如何做才能讓完全喪失自信與熱情的人,重拾想要改變的心情呢?

人心問題不同於數學問題在於數學裡A就是A,但是心理問題中A是A的同時,也是負A,這是非常普遍的事。

人們心中同時存在想做某件事卻也不想做某件事的心情,喜歡某人又討厭某人的心情一點也不稀奇。同時擁有想改變也不想改變的心情,覺得自己辦得到又覺得自己辦不到的心情,也是理所當然的。

 

表面上的兩難與真正的兩難

要注意的是,很多時候乍看之下以為是矛盾心態的所在,其實不是真正的矛盾。

舉例來說,孩子拒絕上學時,當去探究他想去與不想去心情的兩難時,可以發現其實是孩子曾在課堂上答不出老師的問題被大家取笑。因為不想再被嘲笑與想找回過去自信心情的兩難。

這個情況下,真正的兩難不在於去不去上學,而在於雖然想去但不想受到傷害的心情。

在去與不去的點上無論下多少功夫都不太會產生效用,往「不想再受傷的心情」與「想再試一次,恢復自信的心情」上著手,比較有可能成功。

因此,聽者必須用心探索,並確切指出對方真正的矛盾是什麼。該如何確切地找出矛盾的所在呢?靠的是傾聽與提問。只要有你感到在意的地方,就提出「怎麼會這樣?」「那是什麼情況?」深入去探詢。

不過,提問時要特別注意不可以像是在責備對方,重點在於繼續維持中立與同理的態度。

有時候對方可能無法馬上坦承以對。此時不要過於焦急,在共享其他關心話題的過程中,花時間來強化信任關係會比較好。很多時候,在談論其他事情而產生安心感後,當事人就會自己開口「其實……」說出心裡話了。

人們往往喜歡讓別人發現自己的矛盾,而想要將矛盾藏起來。青春期的孩子和不善於自我揭露的人,會強烈去抗拒坦承。何況,當周遭的人變得情緒化、散發出好像要責備的氛圍時,就更加抵死不從了。

此時,必須貫徹中立且同理的態度,先讓當事者原原本本地表明心情與事實,從中梳理出矛盾的內容,確立出兩難的真面目。

一面詢問:「你有~和~的兩種心情,對嗎?」再試著問:「其他還有什麼感覺嗎?」雖說是兩難,很多時候卻不只是單純的兩種心情。

只要將這些心情分類整理成「想改變現狀、前進的心情」和「抵抗改變的心情」就可以了。不論哪一種心情,以同理心接納是最重要的事。

在中立、同理氛圍的守護下,人們便能安心地表達自己的煩惱與矛盾。一開始說出口的可能會是傷心、憤怒和放棄的話語。而當在聆聽這些話語時,要在關鍵處一面反映,一面幫助當事人整理心情和釐清事實。

 

每個人都有心情搖擺的時候

克服矛盾心態要掌握的關鍵,是再把中立的狀態往前推進一步,積極去認同矛盾的兩樣情並接納它。最糟的模式是,只認同自己喜歡的想法與心情,對不一樣的想法與心情採取否定的態度。因此,首要是將矛盾心情視為理所當然並接受它。

假設有個繭居族,想要踏入社會卻覺得社會很恐怖,越想出去就越害怕。因此需接納當事人在這兩種心情間搖擺的事實,讓他能夠盡情地談論這種狀態是最重要的事。

相反的,一旦只偏袒想踏入社會的心情,面對害怕出去、無法行動的心情,而採取責備的態度或是表現出失望的樣子,對方就會變得不敢再將這類負面的心情說出口,覺得應該要踏入社會卻辦不到的自己很沒用等等,加深自責的念頭。由於無處宣洩,因而當事人就會開始遷怒。

目標是要確立矛盾的真面目,讓當事人能夠主動提及矛盾的內容。很多經驗顯示,僅僅只要做到這一點,當事人就會開始產生變化。

 

改變語錄

確切指出矛盾的心態後,下一個階段便是進一步做整理、深入,朝轉變連結的過程。

那麼,該怎麼做才能引發轉變呢?實現轉變的其中一個原理是,只要讓對方意識到矛盾,人們就會開始改變。為了讓當事人能夠意識到矛盾的所在,清楚呈現出矛盾心態、讓矛盾變得顯眼這件事就很重要了。

引導轉變的另一個原理,是人們開始在改變之前,言語就會先開始改變。也就是說,想讓某人的行為有所改變,必須先改變他的言語。表明想要改變的意志在動機式晤談裡稱做「改變語錄」。

實際上,將來會改變的人,會增加改變語錄,並且態度堅定。反過來說,談話中聽不到改變語錄、說話曖昧、對改變產生強烈抗拒和不安的人,不太能期待他將來能有什麼樣的改變。

當然,就算出現了改變語錄,也有可能不是發自當事人內心,而是順著對方的想法口頭上說說而已。在這種情況下反而會強化矛盾,成為當事人言行不一致的原因。為了避免這種狀況發生,尊重當事人的主體性,採取中立與同理的態度十分重要。強迫對方增加改變語錄不僅沒有意義,反而會造成反效果。

 

一步步邁向改變

改變語錄說來簡單,卻涵蓋各種階段。開始的階段是:

1)承認不改變現狀會有的缺點:「我知道就算是為了家人,也必須想點辦法。」等等。

接著再進一步:

2)承認改變後的優點:「如果辦得到的話,我也知道那樣做會比較好。」等等。

當心情再稍微往前一步,心態從想改變轉化到或許可以改變,開始表達出帶有正面預測的話語:

3)說出對改變現狀的主觀期望或自信:「無論如何,我想挑戰看看。」等等。

接著再更進一步:

4)表明要改變的明確決心:「我不想再讓家人擔心或是給他們添麻煩了。」等等。不過,這個階段還不是真正的轉變。

更強大的改變語錄是:

5)絞盡腦汁思考改變現狀的具體方法:「如果這個方法沒有用的話,要怎麼做會比較好呢?」等等。當事人會自己思考方法、尋求建議,積極地與人商量覺得不安的地方。

真正會改變的人,會抵達第五階段。然而,不論是誰都不是一瞬間就能抵達第五階段,而是一步一步向前邁進。想要幫助這一步步的步伐,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尊重對方主體性的態度以及同理心的陪伴。

摘自 岡田尊司《啟動心靈的對話》/時報出版

 

Photo:Lotzman Katzma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