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生病誰負責?

今天晚上,全身長滿疹子的一個孩子,回到柚子醫師面前,確定是玫瑰疹,4天的高燒退燒了,爸爸媽媽及阿嬤在一旁笑得開懷,柚子醫師雖然鬆了一口氣,心中想的卻是另一個問題:「什麼原因讓孩子多做了不必要的檢查,多受了不必要的苦?」


昨天早上是柚子醫師第1次見到這個孩子,11個月大的小男生,發燒4天仍然持續高燒,健保卡記錄中,4天內看了5個醫生,幾乎所有的檢查包括抽血、驗尿、胸部X光及流感快篩,全部都做了,其中流感快篩還做了兩次,更令柚子醫師想不通的是,看起來不是太嚴重的疾病,可是每位看診的醫師都寫了轉診單要孩子轉診進一步檢查,光看記錄就知道孩子應該受了不少苦。


為什麼會做那麼多檢查?我猜測,主要跟爸爸、媽媽及阿嬤講的三句話有關。初次見面的爸爸一進到診間,第一句話就對柚子醫師說:「我來看看你看病的技術怎麼樣?」柚子醫師愣了一下,第一次遇到這種開場白,爸爸的言語中充滿了對醫師的不信任感,也讓柚子醫師覺得壓力大增。

 

不信任醫生的家屬,只會讓小孩多受苦
小男生出生到現在第1次發燒,除了打預防針之外沒看過醫生。年輕的媽媽有句口頭禪,不管對媽媽說些什麼,她永遠都回答:「真的嗎?」舉例來說,柚子醫師昨天解釋:「最近已經不是流感的流行期,加上流感快篩做了2次都是陰性,這個孩子得流感的可能性實在很低。」媽媽就回答:「真的嗎?」柚子醫師接著再說:「孩子發燒只要精神食慾都不錯,都不用太擔心。」媽媽也接著回答:「真的嗎?」柚子醫師多聽幾次,就知道媽媽沒有惡意,這句話其實就是媽媽的口頭禪,可是初次聽來如果不加細想,一定也會覺得媽媽言語中有不信任之意。

接下來,阿嬤說出的這句話,應該是孩子多受苦、多做檢查的主要原因。

柚子醫師說:「高燒引起腦部損傷的機會很小,體溫上升,有助於減低入侵人體的細菌病毒複製,」就在媽媽說完「真的嗎?」之後,阿嬤接著說:「如果出了問題,誰要負責?」柚子醫師再解釋說:「孩子已經做了那麼多檢查,都沒有發現異常,實在不需要重新抽血驗尿。」接下來彷彿錄音機重播一樣,媽媽說完「真的嗎?」之後,阿嬤還是接著說:「如果出了問題,誰要負責?」柚子醫師抬頭看看阿嬤的表情是很認真的,仔細分析阿嬤說的這句話,反而不像是口頭禪,如果金孫真的出問題,阿嬤真的會找醫生算帳。


醫生及患者之間,原本就會有基本的信賴基礎,當家屬或患者不能信任醫師時,自然會對醫師所說的每一句話多所質疑。整個看診的過程中,爸爸說:「我來看看你看病的技術怎麼樣?」以及媽媽說:「真的嗎?」都令柚子醫師覺得要盡心以專業能力來說服及安慰爸爸、媽媽,可是當阿嬤說:「如果出了問題,誰要負責?」時,柚子醫師馬上就知道,為什麼這個孩子發燒4天,看了5個醫師,做了一大堆檢查了。


縱使神醫下凡,也不敢保證看診零失誤
孩子生病了,應該努力協助孩子治療,如果要找出孩子生病誰應該負責,實在沒有意義,阿嬤不希望金孫出問題,醫生更不希望自己看診的患者出問題,可惜的是,即使是任何神醫,診斷疾病都無法百分之百正確無誤,因此在阿嬤的言語壓力之下,為求小心謹慎,只好多做檢查,來排除危險的肺炎、敗血症、泌尿道感染及流感。柚子醫師雖然以事後的結果,認定這些檢查實屬多餘,可是如果異地而處,為求家屬安心以及避免日後糾紛,柚子醫師同樣也會做這些事後看來不必要的檢查。


親愛的爸爸媽媽,當您懷孕時發生子癲前症或是羊水栓塞,醫師會盡力醫治,可是結果不如人意,該負責的絕不會是醫師,因為您的子癲前症或是羊水栓塞不是醫師造成的;孩子讀幼稚園時,得到了腸病毒或流感,醫師會盡力醫治,可是結果不如人意,該負責也不應該是醫師,因為孩子的腸病毒或流感不是醫師傳染給他的;當孩子上了大學,半夜唱KTV喝了些酒,騎摩托車撞上中央分隔島出了車禍,醫師會盡力醫治,可是結果不如人意,該負責也不應該是醫師,因為車禍事故不是醫師造成的。醫師盡全力醫治孩子,盡了身為醫師的責任,這就夠了,如果像阿嬤執意要醫師為了孫子出問題來負責,實在太過沉重。


柚子醫師委婉的向阿嬤說出了上面的看法,可惜的是,阿嬤似乎聽不進去,離開診所之前,阿嬤氣憤的跟柚子醫師說:「我要去找前天那個安排X光的醫師理論,這麼小的孩子就暴露在放射線之下,以後出了問題,誰要負責?」


唉!柚子醫師終於明白,為什麼每位醫師都會寫轉診單了!久而久之,真的沒有醫師敢幫你孫子看病了!

 

陳木榮——小兒科醫師,一個4歲女兒的爸爸,2011年創立柚子小兒科診所,大家都叫他柚子醫師。曾任《過敏性鼻炎及其對氣喘的影響簡易指引手冊》台灣區總編譯,獲育兒雜誌評比為2012、2013、2014全國小兒科好醫師,很喜歡寫文章,心中認為網路時代下,一篇好文章的影響力遠大於每次苦口婆心的衛教門診。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