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養獨立這樣做2〉愛飛屋親子教育工作坊:籌辦義賣關懷流浪狗, 在付出中磨鍊勇氣

有別於一般兒童營隊,愛飛屋的主題共學都是從小孩的角度出發,把活動自主權還給孩子,從前置作業到實際執行,每個環節都讓他們試著自己做,不只鍛鍊勇氣,也培養責任心。

有別於一般兒童營隊,愛飛屋的主題共學都是從小孩的角度出發,把活動自主權還給孩子,從前置作業到實際執行,每個環節都讓他們試著自己做,不只鍛鍊勇氣,也培養責任心。

 

從過去幼兒園的Vicky老師、基金會的螢火蟲姊姊,到現在擔任愛飛屋親子教育工作坊的負責人飛飛媽,林佳瑩帶領一群熱愛兒童教育的夥伴,除了舉辦學齡前的親子共學活動外,同時推動國小共學計畫,每學期會擬定不同主題,利用週末假日進行四到五次的學習探索活動,每年寒暑假也會推出營隊活動。


藉由共學,訓練生活自理能力
「有孩子反映,參加愛飛屋的活動好累,什麼事都要自己來,」林佳瑩指出,不管共學、營隊或今年推出的旅行,所有活動從頭到尾都是獨立教育,因為孩子必須分組討論、決定每項行動,包括吃什麼、怎麼走、花多少錢,「我們要教孩子的是擁有自己生活的能力。」


工作坊成立至今兩年,關懷的主題也相當多元,譬如根據描寫犬隻收容所的紀錄片《十二夜》,他們發想出「關懷流浪狗」的共學主題,最近一次的主題則是「看見生命的力量」,試著帶孩子和盲生、獨居老人和街友互動。


從第一期就開始參加國小共學的徐正祐分享,「關懷流浪狗」令他印象最為深刻,因為自己很喜歡狗,而能夠擔任一日志工,幫忙照顧毛小孩,包括洗澡、餵食、散步,是件令人開心的事。


每一次的共學行動,孩子都必須練習自己作主,並照顧好自己。關懷流浪狗共學活動開始的第一天,在老師陪同下,五個孩子分為一組,面臨的第一項考驗,就是從東海教堂移動到愛飛屋工作室,同時還要達成下列三項任務:

1.使用自己帶來的零用錢,餵飽自己的肚子。
2.做好金錢紀錄和管理。
3.在時間內抵達集合地。


在移動的過程中,全是舊生的小組幾乎一路領先,老練的問路、決定用餐地點,其他隊伍則發生較多狀況,有的喊累、有的衝太快、有的不願等待或爭執誰要去問路。


當天下午,老師透過短片,引發孩子的學習動機,並分組實地進行流浪貓狗的田野調查,要求孩子在路上發現大便和貓狗時要做上記號,之後回去再整理討論。


過了兩週,老師再度透過精心挑選的影片,讓孩子同理流浪狗的心境,並說明台灣政府和民間處理流浪狗的方式,隨後分組展開一連串的討論和思辨。


其中引發孩子熱烈迴響的問題是,各縣市動物收留中心的流浪狗,經過12天的公告之後,就會被「人道安樂死」,大多數的孩子都覺得狗兒很可憐,不贊成安樂死,但有少數幾位孩子勇於提出質疑:流浪的人也很多,經費或資源不足怎麼辦?


將愛心付諸行動,上街募集流浪狗經費
「這一反思,立刻帶動各種天馬行空的解決方案,」林佳瑩說,有的孩子建議每戶人家都認養流浪狗、有的主張對丟棄貓狗的人執行重罰,「這是最棒的思考能力培養,也是我們最想透過共學,帶給孩子的其中一種能力。」


對流浪狗的關懷,不能只有激烈的思辨和討論,更重要的是付諸行動。小學生能夠做些什麼?答案是擔任小志工,協助募集照顧流浪狗的經費。


在老師的帶領下,這群孩子開始籌備愛心義賣活動,包括整理好的二手和全新物品,用愛心製作的牛軋餅、巧克力餅、自然物創作的藝術品,準備義賣表演,以及自由選擇當天擔任的工作。


宣傳組要上街介紹義賣活動、吸引人潮,並宣達「誘捕、結紮、施打疫苗、原地回置」的觀念、邀請民眾連署修法,義賣組則要負責接待客人、介紹物品、買賣和管帳。


「不同於一般營隊,愛飛屋站在小孩的角度看事情,把活動的自主權還給孩子,」正祐媽媽江昱凡回想,當天在草悟道的愛心義賣令人感動,擔任吉他手的兒子、扯鈴表演的孩子,剛開始顯得害怕、不習慣,卻愈做愈肯定投入,就連年紀很小的孩子,也試著大方去推銷義賣。


「我看到孩子的學習、改變及成長,」江昱凡分享,以前兒子的主觀意識強、個性情緒化,一旦情緒上來就會影響別人,但他現在會主動照顧較小的孩子,變得比較貼心。


江昱凡有所感的說,以前凡事都幫孩子做好、照顧得無微不至,孩子看待事情、人際互動顯得不足,現在學會放手,才有機會看到孩子的生活更加自主,懂得自我負責和照顧別人。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