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無關贏或輸,而是在於你是否相信

人生每個階段,都有你該學習的功課,用同樣的心態想要打遍人生的每一道課題,恐怕是窒礙難行的。當下,永遠是最重要的,感受你自己的付出,會比得到別人肯定重要。

推薦序─我是律師娘的老公

吳存富(可道律師事務所主持律師)

那天遇到個很久不見的當事人,出乎意料地,她變得比半年前漂亮多了,是她叫住了我,否則,我幾乎要認不出她來。

我問她過得如何?她回答:「很好啊!」

這答案很令人欣喜,因為多數經歷離婚過程的當事人都要好一陣子才走得出來,而且離婚後都會滄桑衰老許多。

「我有正在交往的對象。」原來如此,想當然耳,戀愛中的女人最美麗。說起當初,她前夫外遇還吵著要離婚,她失魂落魄的樣子,跟現在比起來,反而蒼老憔悴許多。

我對她的印象是,當了多年全職主婦,沒有存款,沒有一技之長,家庭因為被第三者介入而破碎了,她卻堅持刑事妨害家庭罪、民事侵害配偶權她都不告,只想盡速離婚拿回自己的人生。

「我不是放了他們,是放了我自己。」

她得重新開始找工作,沒有支援系統,畢竟嫁人了,娘家經濟也沒好到哪裡去。孩子留在他家的決定很痛,但起碼要什麼有什麼,不用跟著她吃苦。

「我想脫離這個惡夢,愈快愈好。」

當時,她是這麼說的,不管我們希望她多爭取一些好條件。

「後來呢?他有沒有遵守探視權的約定?」希望那男人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錯誤,還留點情分。

「沒有。」

「沒有?!」不會太超過嗎?她都放他一馬了!

「沒兩個星期,他就求我回去幫忙顧小孩。」哈!

「你有回去嗎?」

「當然沒有!我週末都帶小孩出去玩,他們愛死我了,還嫌老爸囉唆。」

「看樣子你比離婚前快樂多了!」

「是啊!尤其是看我最近神采飛揚的,畢竟在一起那麼多年,他也猜出幾分,開始找我麻煩,整天用小孩當藉口想綁住我。」

「你真的是看起來春風得意啊!我該拿你當範例勸勸那些還在苦海中浮沉的女人。」

「可以啊,幫我告訴她們,女人就是要用愛灌溉的,男人不愛你,你就要先愛你自己,才有本錢追求你想要、你在乎的東西。」

 

她從我老婆,變成大家的律師娘

我記得一位韓國女作家孔枝泳曾經說過:「結了婚的女人特色就是,臉上會出現『這世上還會有什麼好事情』的神情。」

很有趣的形容。

我看到這句話之後,常常盯著我老婆的臉上到底有沒有寫著這幾個字。

這一年來,她從我老婆,變成大家的律師娘。我一個堂堂大律師在外面闖蕩,被認出來時,往往對方都說:「我知道你,你是律師娘的老公。」

她居然有這個本事,把律師娘這個角色,變成主角,我這個有牌照的,居然像是冠了妻姓似的。

我想,起碼這一年來她人生的變化,應該不會讓她覺得「這世上還會有什麼好事情」,說不定還是「這世上什麼事情都會發生」。

我猶記得她在這一年精采豐富的作家人生之前,對自己沒有自信,什麼事情都要問過我的意見才做決定。現在呢?則是常常動不動挑戰我的想法,並且用實際的行動來證明我是錯的。

坦白說,我還真像換了一個老婆似的,從一個怯怯懦懦的小貓咪,變成─我當然不能說是母老虎。溫柔,一直是她沒有改變的特質,我想這是她受讀者歡迎最大的原因。

她愈來愈懂得照顧自己,表達自己的想法,實現自己的企圖心,對我的要求也多了起來。

說話口氣要溫柔、要幫忙做點家事、要尊重她的想法、要給她自己的時間與空間,她愈來愈懂得自己要什麼,也學著怎麼用我能接受的方式表達,這次行不通,下次就換個方式。

其實,不可否認的,我們彼此都在學,學著怎麼讓人生的變化,妥切又美滿地存在我們的婚姻當中。就像她這本書想表達的:人生每個階段,都有你該學習的功課,用同樣的心態想要打遍人生的每一道課題,恐怕是窒礙難行的。

雖然,現在我不能像以前情緒一來愛說什麼就說什麼;雖然,忙了一天以後,我得乖乖捲起袖子幫忙洗碗,但換來一個自信漂亮的老婆,當然很值得。

那麼,以下這句話是我可愛的老婆強迫我做下的結論:其實男人,把老婆當小三養,你就不用拿一個家庭的破碎,也能換到一個體貼美麗的女人。

 


自序─認真面對自己的選擇

有一次我洗碗的時候,我跟在一旁滑手機的先生說:

「你知道嗎?我現在做家事跟以前是全職主婦做家事時的心情很不一樣。」

先生打趣地問:「怎麼說?現在做起來很不甘願嗎?」

附註一下,以我和他之間的默契,應該了解彼此的意思是,以前家裡的收入來源都是靠他,現在我自己也小有獨立的經濟能力。

「剛好相反,我以前做家事做得很不甘願,現在倒是把這些事情當娛樂休閒活動。」

「怎麼說?」先生的語氣裡明顯聽得出詫異。

「以前在當全職主婦的時候,或是白天當你這個大律師的助理,晚上回家還是要燒飯、洗衣、打掃的時期,總會覺得,你認為我做的事情都是理所當然的,即使你自己閒下來了,你也不太會幫忙做家事。或許,你覺得你出去外面衝鋒陷陣很辛苦,你的工時很有價值,不應該做這些瑣事;也或許,你覺得自己是家裡負責賺錢的一方,所以我就應該把賺錢以外的事情都做好,讓你無後顧之憂。」

「可是,用那種心情在做事,其實很不快樂。可能是我對自己沒自信吧!總會覺得,你好像是認為我是因為什麼都不會,所以才留在家裡做家庭主婦的角色,既然這樣,我就該心甘情願地管好賺錢以外的事情。因此做起家事來,都像是我能力不好,所以就該任勞任怨,對自己做的事情也感覺好像沒什麼價值,覺得很沒有成就感,當然每樣工作對我來說,都是苦差事。」

「現在呢?當我做家事的時候,你知道我忙碌,會動手幫忙,會開口說這個留著你會晚點再做,體諒我白天的工作量,會幫我想怎麼樣減低我的工作量,反而我做起事來,像是在幫你的忙,心情自然好得多;我也知道,做不好你不會抱怨,你知道我有其他擅長的事。原來,女生有自信一點,真的很不一樣。

先生聽完以後笑了笑,沉默了一會兒,告訴我:「你想太多了,我自己的心態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但是我的確很高興你現在變得比較有自信,整個人也發亮了起來。也很肯定你去尋找自己擅長的事情,並且去實踐它。在我看來,你現在的成就比我還高了。」

 

跑上一條超級不同的跑道

真的,出書、上節目、演講、寫專欄,我這一年多的人生就這樣轉換了一條超級不同的跑道。我很盡力在跑著,也很珍惜,因為我知道,我曾經對於自己的表現不受肯定有多沮喪。

也因為這個心路歷程,每次我看到來找我們的當事人如果是全職媽媽受到不平等的待遇,就會特別感同身受。

「他們說,我在家裡也沒做什麼事,是在累什麼?」

「他們說,我不用工作,連個小孩也照顧不好,居然讓小孩生病。」

「他們說,有本事我就出去賺錢,小孩不用自己帶。」

這些話,大概有不少全職媽媽耳熟能詳。

「我不想再待在那個家中了,可是如果我自己出去生活,我怕會因為經濟能力不好,失去小孩的監護權。」

「他說,如果我堅持要小孩,就自己負擔小孩的費用,他一毛都不會出。」

「他說,我不如外面的女人體貼溫柔。我整天被三個小孩纏住,哪來那些女人的閒情逸致!」

這些故事,我們聽了千百次。

很多女人告訴我,她們在婚姻當中過得不快樂。我反問我自己,我,在婚姻裡,快樂嗎?

 

「好好想想你可以做的事情,到老的時候,你才知道怎麼定義你自己。」

這是我先生曾經在我們一次「為什麼他都不幫忙做家事」的爭吵中,他送給我的一句話。

對我來說衝擊很大。第一次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其實很難過,因為當時,我是以律師身旁無所不能的助手「定義」自己,我認為我是無可取代的。

但現在對我來說,我很開心曾經有段鬱鬱不得歡的過去,因為有那些日子,讓我感激每一個得來不易的機會不願意放過;相對而言,也開拓了我的人生另一條大道。

回過頭來說,曾經當全職媽媽的三年很可貴,因為那是我把我所有的時間,付出給所愛的人的一種心情,就像戀愛的時候,你把所有的積蓄拿去買一個禮物送給對方,不管怎麼樣,都是非常非常美好的一段時光,也讓我體會一個女人為所愛的人全心付出的感受。

所以,我很想告訴認為自己是為愛付出,對方卻無法理解的女人(說不定也有男人喔!):走過,就會留下足跡。當下,永遠是最重要的,感受你自己的付出,會比得到別人肯定重要。

但是,當你覺得彼此的互動已經無法滿足你,一定要把握機會,尋找改變,永遠要相信自己一定有別的選擇。

 

我認真面對了自己的選擇,你呢?

二十歲、三十歲、四十歲……人生每個階段,你最重要的東西都不同,你不用做到最好,但一定要對得起自己的選擇。

人生的漫漫長路,有很多轉折點,一旦路到了盡頭,不轉彎,你就只能碰壁了。在死胡同裡打轉難免,但你一定要記得:該轉身的時候轉身,幸福就在不遠處等著你。

摘自 律師娘(林靜如)《轉身的幸福:律師娘×愛情辯護》/寶瓶文化 

 

Photo:Mateus Lunardi Dutr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