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照顧員工的幸福,員工就會讓客戶幸福

正因為自己受到企業的照顧,沒有後顧之憂,讓我感到幸福,所以也能讓客人百分之百滿足,感受幸福的滋味。

文/細井勝

能夠育兒又能同時安心工作的環境

旅館的一天很早就開始了。負責客房服務的女性工作人員,為了準備要送往客房的早餐,通常在六點就開始上工。起床的時間大約在四點到五點之間。雖然情況因人而異,或根據旅客退房的時間不同,有些日子必須早點出門,有時稍微晚一點到也沒關係;但是對於孩子還小,又要一邊工作的女性客房管家而言,最強大的後盾就是加賀屋附設完備幼兒園的現代宿舍

對於在現實生活中有各自的生活,同時還要兼顧育兒的客房管家來說,選擇在加賀屋工作還有一個重大的理由。

距離加賀屋五百公尺左右的地方,有處為親子設立的宿舍,模仿袋鼠將孩子放在自己的口袋中保護養育,取名為「袋鼠之家」。竣工於昭和六十一年(一九八六)九月,是棟八層樓的鋼筋水泥建築。一樓全部作為直屬加賀屋的「袋鼠之家幼兒園」,由八位資深的幼教師早晚輪值七班,從早上六點到深夜十一點四十五分照顧園童與小孩。

除了八樓的倉庫之外,從二樓到七樓都闢為加賀屋的員工宿舍,包括二十八戶、親子共五十人居住在這裡。在「袋鼠之家幼兒園」,有十一名幼兒園童與列入照顧對象的二十六名小學生。八坪和室加廚房餐廳的房租是每月一萬三千日圓,如果再加上六坪大的和室,房租是每月一萬八千五百日圓。

在這間「袋鼠之家」,有位托育兩名孩子一邊工作的客房管家—月子小姐(四十一歲)。新潟縣出身的月子小姐在當地的高中畢業後,先在外工作,三十歲開始幫忙家裡店面的工作,同年結婚。但是六年後離婚,留下五歲的長女與四歲的長男,她下定決心要憑自己的力量養育孩子。

但是,結婚後,她一直過著家庭主婦的生活,既沒有工作,也沒有證照,究竟要在哪憑什麼工作生活下去?她感到非常迷惘。

「無論如何,一定要改變現在的生活……」

月子小姐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有一天,她無意間在女性雜誌上看到加賀屋的廣告。上面印著「二十年日本第一」的輝煌字樣,但月子小姐的視線停留在頁面角落徵人的小字。

(托兒所完備)

她立刻想到「就算沒把握也要試試看」,寫信給加賀屋。之後,當加賀屋的錄取通知送達,她立刻來到加賀屋。行李只有母子三人的衣物與棉被。

一直在家中育兒的月子小姐,回想當時「自己一直悠哉地擔任家庭主婦,頭腦可能已經僵化了。我究竟能不能勝任面對人的工作,或是出社會賺錢呢?在抵達加賀屋前幾個小時,腦中閃過的都是不安的念頭。」

可是,加賀屋已經空出「袋鼠之家」一間住處等著她。平成十三年(二○○一)二月,在北陸地方依然寒氣徹骨的冬夜,母子三人淒涼的心在一瞬間感受到溫暖。

在抵達當日,我們母子就已經分配到自己的房間,從那天起,不但讓我們用餐,也可以洗澡。這家旅館的胸襟究竟有多深,已經超越感謝的程度,令人感到不可思議。」接下來五年,月子小姐的孩子們從早上六點到晚上十點,都在「袋鼠之家幼兒園」跟其他小孩一起玩,等到上小學之後,以托管學童的型式等待母親下班,直到長大。到了夏天,孩子們會搭乘加賀屋的大型巴士,跟母親一起享受整天的海水浴。出於加賀屋的細膩考量,為了不讓沒有父親的孩子感到寂莫,公司會舉辦聖誕派對,或由社長發壓歲錢,每一個孩子都能領到

 

看著母親的背影長大的孩子們

在加賀屋的幼兒園,工作邁入二十三年的幼教師中山幸子女士(四十三歲)斷言「不論我們投注多少感情,都絕對贏不過母親。」「袋鼠之家幼兒園」與其他幼兒園最大的差別,在於加賀屋的員工到了中午休息時間,那些當媽媽的人就會回來。這是從一大早到深夜都得工作,擔任客房管家的母親與孩子們無可替代的相聚時光。也就是親子一起團聚在餐桌前的午餐時間。

「即使只有一個小時的相聚時光,那些孩子跟最愛的母親邊吃飯邊聊天,回來時表情會變得很開朗。」中山女士這麼說,她曾見過在加賀屋工作的母親們,當孩子一發燒,就算只能抽出一點空檔,也會設法來幼兒園看自己的孩子。「那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有個發高燒生病的孩子,一看到從工作中抽空來探望的母親的臉,忽然就退燒,恢復元氣了。」

中山女士與「袋鼠之家幼兒園」其他幼教師,都有強烈的意識要暫時替代母親,總是竭盡心力想營造出家庭的氣氛。她們工作的意義,就是贏得在加賀屋第一線服務的女性們全盤信賴。有時候,住在「袋鼠之家」的小學生,學校要是舉辦什麼活動,她們也會去看孩子們努力的樣子。

 

因為自己感到幸福,所以能帶給客人幸福

我現在很幸福。孩子們都很健康,自己也沒有什麼重大的煩惱。」

月子小姐這麼說,她已經成為加賀屋優秀的客房管家,充滿活力地每天忙於接待客人。

「正因為自己感到幸福,所以也能讓客人百分之百滿足,感受幸福的滋味」由於經驗的累積,也有常客攜家每年正月指名由月子服務,在加賀屋渡過

這戶家庭常客每年必訪加賀屋的最大原因,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對月子小姐已經很依賴,要求父母「想去見小月阿姨」。如果自己的孩子缺乏幸福健康成長的環境,說不定對於別人家備受關愛、活蹦亂跳的孩子就不會這麼親切吧。月子小姐對於喊著「小月、小月」,向自己撒嬌的常客家孩子們,一定也投注了超越客房管家的母性關愛吧。

「我們客房管家的工作,使得接待每位客人的時間都很長。這讓原先根本不認識,首次見面的客人,在一夜之間就變成彷彿朋友般熟悉。使用「朋友」這個詞可能會引起誤解。但是,可以將彼此的距離感縮減到這麼近,這份工作的確有不可思議的魅力。由於在這裡工作,所以遇到在漫長人生中原本不會見面的眾多客人,實在令人喜悅呢。我會這麼想,全都是因為加賀屋是我們母子賴以為生的場所,也是能安心渡日的地方。」

摘自 細井勝《加賀屋,與形形色色人生相遇的旅宿》/時報出版

 

Photo:Katie Chas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