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帶著你一起去旅行

我將已故會長的照片放在看得到海的窗邊,在杯中注入他最喜歡的啤酒,我拚命壓抑著淚水,說:「會長,真是太棒了,對吧。」

文/細井  勝

 

一封來自投宿旅客的感謝信

此次,我參加了長野旅遊株式會社立山阿爾卑斯山脈路線的加賀屋之旅。感謝長野旅遊株式會社、加賀屋、阿爾匹克高地巴士(Alpico Highland Bus)細膩的應對, 使我得以有趟愉快的旅程,衷心致上謝意。真的謝謝您們。

我們「四水會」每年六月會規劃兩天一夜的旅遊,我總是殷殷期盼。去年也由會長提議,我和另一名會員擔任幹事進行事前準備,規劃從立山阿爾卑斯路線投宿加賀屋,然而會長突然於四月二十四日與櫻花一同凋落,享年五十九歲。因為會長逝世得太過突然,我們會員都掩不住灰心喪意。一年過去了,會員中有人提議帶著會長一起參加去年規劃的旅行。幹事們開始準備的時候,長野旅遊株式會社的立山阿爾卑斯路線及加賀屋之旅的企劃案恰好符合會長生前的期望,於是全體會員一起報名,麻煩長野旅遊株式會社為我們辦理此次旅遊。

我們抵達加賀屋,沐浴之後就是宴會時間。我前往宴會場地,理所當然帶著會長的照片一起。我將照片放在看得到海的窗邊,在杯中注入他最喜歡的啤酒,想要和他乾杯,感謝我們得以有趟愉快的旅程。這時候,客房管家問了聲:「照片裡的這位先生,怎麼了呢?」我便告知原委。她跟我說:「能不能請您們稍候片刻再乾杯呢?」瞬間我遲疑了一下,她說:「我馬上準備這位先生的餐點。」我婉拒了她, 告訴她:「妳不需要為我們做到這樣。」然而她還是退出了包廂,並且立即端來擺上餐點的日式托盤式矮腳餐桌,供奉在會長的照片前。

我拚命壓抑著淚水,說:「會長,真是太棒了,對吧。」並且和全體會員一同乾杯。客房管家在無數次端送餐點的忙碌過程中,甚至為我們擺放上白色的風鈴草, 此舉又讓我再次死命忍住眼淚。副經理也前來致意,面對照片合掌祈福。隔天早上讓我更驚訝的是,當我們接到客房管家「早餐已經準備好了」的聯絡,前往昨天的宴會包廂時,她為會長擺放的花仍在原處,當我放上照片之後,她隨即又供上了和我們的餐點相同的水果。

用完早餐回到房間,我致電給會長夫人,告訴她昨晚到今晨所發生的一切。她在電話那頭哭了,「謝謝,我真的很高興。請務必代我向副經理和客房管家道謝。」

我要再次鄭重地致謝。謝謝您們為我們這樣小人數的團體,特別移步包廂向我們致意,並向已故的會長合掌祈福。真的謝謝。

四水會代表 山本章一


 

和好友年度旅遊計畫前夕抱憾離世

寫下這封信的,是在長野縣松本市經營傳統工藝品松本民間工藝家具製造工廠的山本章一先生(六十三歲)。

在信裡,他的職稱是「四水會代表」。所謂四水會,是在大約三十年前成立的有志之士聯誼會。

山本先生在信中稱之為「會長」的,也是在松本市內經營大規模穀物生意的降簱康男先生。兩個人是同一所國中小學的同年級同學,高中以後雖然各分東西,但是住得很近,一直都是心靈契合的好朋友。

在這之前,四水會在每年六月都會齊聚一堂,規劃慰勞旅行前往全國各地,這是會員們引頸期盼的。目的地總是由降簱先生決定,對他而言,這也是讓他殷切期盼的年度盛會。

這位降簱先生在櫻花盛開之際因腦溢血病倒,十一天後,平成十五(二○○三)年四月二十四日,在親愛家人的照護下病逝醫院。原本他期盼在兩個月後啟程參加四水會兩天一夜的旅遊,遊覽黑四水壩、北阿爾卑斯山脈,並且投宿加賀屋,卻在此前夕抱憾撒手人寰。

那一年,為降簱先生守喪的山本先生等人,取消了加賀屋之行。降簱先生愛好大自然及山岳,他生前熱情地喊著「要到日本第一的加賀屋去」,即使在周年忌結束之後,他的這個計劃仍在會員的心中生生不息地脈動著。

 

會長,我們也帶您一起去

「還是來實行去年的旅遊計劃吧」,不知道是誰提起了這件事。山本先生一行人在平成十六(二○○四)年六月二十日早上八點左右,乘坐巴士從松本市出發。

「會長,我們也帶您一起去喔!」

山本先生情緒高昂地出發,行囊中放進了降簱先生的照片。降簱先生面帶微笑,鑲在長二十公分、寬十公分左右的相框裡。巴士啟程後不久,山本先生便從旅行袋中取出照片輕輕放在窗邊,面向初夏的北阿爾卑斯山脈全景。

在立山的室堂台地等地,所到之處一行人都合影留念,面對鏡頭時,一定有人將降簱先生的遺照抱在胸前,當天七名參加者心中都湧上感慨,「今天連同會長,我們有八個人一起旅行啊。」

在晴朗的初夏青空下,開始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美好慰勞之旅。

那天,他們抵達加賀屋的時間約莫傍晚五點。旅館人員引導山本先生一行人搭乘電梯前往「能登渚亭」的客房。在那裡等著他們的,是七尾灣被夕陽染成鮮橙色的寧靜水面,以及漂浮於海平面的能登島絕美景緻。

此時引導一行人至客房的客房管家,是和他們同年紀的嬌小女性。當所有人落坐在鬆軟的雙層坐墊上,她彷彿一直等待著此刻般對大家自我介紹,「我叫勝美,我將盡我所能接待大家,請各位盡情放鬆休息。」山本先生一行人心想,「這樣啊,我們今晚就在此位管家的接待下盡情歡樂吧。」換上浴衣,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他們在澡堂中舒緩因爬山而疲憊的身軀。

事情發生在全體會員再次集合,歡樂的宴會即將開始之際。在這之前,勝美女士一直忙碌於端送餐點,準備所有人的晚膳。突然,她察覺了放置在面海那側外凸窗邊的照片,停下了手邊的工作。照片旁邊隨意而簡單地擺放著一只玻璃杯,裡頭裝著降簱先生生前最喜歡的麒麟啤酒。

 

貼心的旅宿管家完成紀念摯友的願望

勝美女士在一瞬間盯著照片直看,然後轉頭問,

「這張照片,是怎麼回事呢?」

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句話,然而她彷彿已經明白了什麼。「其實這是我們四水會所尊敬的會長,他去年過世了,今天和我們一起來。」山本先生在這樣極為自然的對話中向她說明原委。

讓在場人士因為目睹始料未及的場面而感動落淚的情節,緊接著在這之後發生。

「能否請您們稍候片刻再乾杯呢?」勝美女士留下這句話,便匆匆忙忙走出包廂。幾分鐘後,她端著朱紅色的漆製托盤和擺上餐點的小型日式矮腳餐桌出現,在窗邊的照片前專業地擺上出色的陰膳(編按:日本習俗,用餐時為外出的家人或已故者多備一份餐點,有祈福及追思之意)

那既非滿足感也非激動,而是一種震撼心靈的感動,讓人無法言語。感激的淚水順著眾人的臉頰滑落,那一夜的宴會情景化為「終生難忘」的感謝之心,從山本先生的字裡行間也充分傳達。

尤其打動山本先生的是,勝美女士除了擺放陰膳之外,更供上了降簱先生最愛的山中野草—白色風鈴草

加賀屋每一棟、每一層樓的配餐室裡都經常備有鮮花,好在客房的插花凋萎時隨時可以替換,這天恰好備有平日裡少見的白色風鈴草。

在這麼多種類的花朵中,勝美女士選擇了白色風鈴草。這與其說是偶然,更應該說是因為勝美女士和降簱先生喜歡的是同一種花的緣故。這不可思議的巧合,也讓山本先生淚流不止。

摘自 細井 勝《加賀屋,與形形色色人生相遇的旅宿》/時報出版

 


Photo:Matt Clark,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