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時,才發現有好多話來不及說

我看過無數失去所愛家人的告別場面,看到許多人對著家人遺體不斷說著「謝謝」、「對不起」。當我們想到自己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時,會想到什麼,我相信我們腦海中浮現的一定是滿滿的感謝與歉意。

文/特掃隊長

特殊清掃:清理遺體和現場的工作

我做事都是從自己的角度出發,所以我絕對不會說「我是為了社會、別人盡一份心力而做這份工作」。經常有人對我說:「真是辛苦的工作啊。」這份工作確實有許多難處。但是,世界上應該找不到不辛苦的工作吧?即便如此,大部分的人好像都覺得我的工作非常辛苦,甚至寄予無限同情。

這很可能是因為一般人對這份工作有先入為主的觀念或偏見吧?也可能是我在部落格裡太過強調人生悲慘殘酷的一面?不過,我並不覺得自己是個倒楣鬼,雖然我也不會囂張地說:「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但卻可以自豪地說我還滿幸福的。

儘管心裡有許多煩惱及痛苦,但我也獲得了不少自認為幸福的體驗與感受,有時還會因為滿溢的幸福感而熱淚盈眶。我甚至認為如此豐富多彩的人生何等奢侈。

或許有人會說:「你未免說太多漂亮的場面話了吧?」我當然不希望如此,但就算會被人取笑我的人生體悟過於「冠冕堂皇」、「不切實際」也無所謂。


希望自己的人生會更好,是永恆的追求

人不都喜歡美好的事物,內心深處也一直追求美好的人生嗎?但到底是因為本身是美好的生物,才會喜歡美好的事物?還是因為本身是骯髒的生物,才會一心追求美好?我不知道答案是什麼,但我確實一直希望自己的人生會更好。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將工作攤在世人面前是在展現自己的厲害,但我只是出於平常盡做些糟糕的事,偶爾在部落格裡說些大道理也不為過,才會決定高談生死於我為何。

人為什麼會來到這個世界?是為了什麼而活?生命為何如此重要?我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死亡應該如此被忌諱害怕嗎?我其實沒有答案,因為這些未知正是我們一輩子的人生功課。

我沒有胸有成竹的定見,對別人闡述生命的可貴,只能說我們擁有的一切並非理所當然,以及人生沒有自己所想的那麼長。


活著不是權利,而是使命

活著,其實是一件奇妙的事。我一直深信人生是「以偶然之名出現的必然」,是一場「名為現實的夢幻」。也認為活著不是權利,是一種責任與義務,有時甚至是一種使命。因此,最重要的是了解自己所和愛的人終將死去,體悟我們的人生與所剩的時間有限。

了解這些也不是重病者或高齡者的特權。只要知道今天這一天、現在這一瞬間有多麼寶貴,對照悠遠的時間與短暫的人生,即可輕易感受這一點。如此一來,稀鬆平常的景致也會顯得燦爛耀眼,身旁人的笑臉看起來也更可親。

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延長自己的壽命,更無法掌控自己的情感。很遺憾人就是如此微弱、渺小而無力的生物。

所幸,即便我們的身體受到社會或疾病所束縛,依然有能力讓心靈奔向「自由」,而這顆自由的心將帶領我們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決定自己要過什麼樣的人生。

活得長久固然重要,但我深信更重要的是「如何活著」


告別時,才發現有太多話來不及說

此時此刻的當下,我們最應該珍惜的是什麼(誰)?我們是否只顧追求有形的一切,將無形的事物拋諸腦後呢?或是只相信眼前有形的事物,懷疑無形的存在意義呢?不管做什麼都一成不變,是否是因為所見的事物無法帶給我們心靈成長?而我們的內心依舊渴求改變?

若是如此,我們就該思考死亡,仔細傾聽內在的聲音,深埋內心的理性與良知也會因此覺知人生苦短,大智地面對人生,重新考量事物優先順序,擁有清明的覺察力,看清應該珍惜的人事物。

我看過無數失去所愛家人的告別場面,看到許多人對著家人遺體不斷說著「謝謝」、「對不起」。當我們想到自己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時,會想到什麼,我相信我們腦海中浮現的一定是滿滿的感謝與歉意。

我不明白終點前的我們為何如此,但我看過太多這樣的場面。然而,等到臨終之際或者對方已死時才察知這點都太遲了。一定要在我們活著的時候,表達我們對身邊人的愛。不論是所愛的家人、相知的朋友,甚至是我們自己,都不必然活於此世,誰也無法保證每個明天都能相見。感謝的話、道歉的心不要深藏心底,要即時表達,因為幸福正是來自於此。


摘自 特掃隊長《那些死亡教我如何活》/時報出版


Photo:m-loui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