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親情可以如此浪漫

一切的愛,皆始於家庭。──科貝特

文 / 林慶昭

 

忙碌的現代社會,連夫妻和子女之間都很難找到相處的時間,更別說是跟年邁的雙親了。於是,總是等到「子欲養而親不在」之際,才又悔不當初。 

記得看過一位作家寫道:「當我們父母在世之際,我們覺得他們是站於我們與死亡之間;當他們逝去了,我們便在戰鬥的最前線。多少的希望與驚慌,多少熾烈的願望與焦灼的恐懼,交織在父母與子女的聯繫上呵!」

沒錯,在很多時候,我們忙著工作、忙著看電視、忙著睡覺,而常常忽略了自己的親人,或者不知道與他們如何交流。其實,只要我們抽出一點時間,關掉電視、減少上網時間,多去陪伴他們、聽他們、愛他們,珍惜每個相處的機會,就是最大的幸福。

 

生命是短暫的,有必要跟所愛的人共度時光

國外一位作家寫了一篇文章,描述他和母親之間的約會,重新找回了失落已久的天倫之情,原來親情也可以如此浪漫。

文章如下:結婚二十多年了,我才找到了保持我和妻子佩姬之間的愛情和親密充滿活力的秘密──我開始與另一個女人約會。實際上,這竟然是妻子的主意。

「我知道你很愛她,」有一天她說。這讓我吃驚不小,「生命是短暫的,你有必要跟你所愛的人共度時光。你大概不會相信我,可是我覺得你們相處在一起的時間越多,反而會使我們越親近。」

妻子鼓勵我去約會的「另一個女人」,就是我那位已七十多歲的老母親。自從父親二十年前去世後,她一直守寡未嫁。父親去世不久,我搬到二千多英里以外的加利福尼亞成家立業。

年前,我又搬回了離老家不遠的地方居住。當時我暗自許諾要多撥點時間跟母親相處,但由於工作和三個未成年孩子的拖累,除了家庭聚會和節假日外,我從來沒有抽出時間去看過她。

當我打電話給她,建議我們一起出去吃飯和看電影時,她顯得又驚訝又懷疑。

「出什麼事了?」她問。母親向來認為異乎尋常的事往往不是個好兆頭。 

「我認為與您共度時光是很愜意的事,」我說:「就我們倆。」 

「這我非常樂意。」她回答說。

當我驅車來到她的住處時,實際上,我內心暗自忐忑不安。「我們要談什麼好呢?要是她不喜歡我選的餐館怎麼辦?」 

我的車開上母親家的車道時,她已經穿戴妥當,站在門旁等我了。她還特地做了頭髮,微微地笑著。

「我告訴我的朋友們說我兒子要帶我出去約會,她們可在意了。」

鑽進我的車子後,母親笑嘻嘻說:「她們都迫不及待地等我跟她們講我們今晚是怎麼玩的。」


真愛的親情流露

不過,我們並沒有到什麼高級的餐館去,只在附近我們可以交談的地方。進去的時候,母親緊緊地抓住我的手臂,一半是出於親近,一半是為了邁上餐館門前的台階。 由於母親的視力現在只看得清大塊的開頭和影子,只好由我來看菜單。菜單剛剛念到一半,我偶然地朝上一瞥,看見母親正看著我,她的嘴唇上露出若有所思的微笑。 

「你小的時候是我來看菜單的。」母親說。 我明白她說的是什麼。從照顧者變為被照顧者,從被照顧者變成照顧者,我們的關係現在倒了過來。

「那麼現在該輪到妳放鬆而由我來報答妳了。」我說。 我們邊吃邊談,談得很融洽。也沒談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只是追憶往事。我們談了很久。以致於錯過了看電影的時間。 

「下次我還要跟你出去。」我停下車讓母親下車時,她說:「但下次你必須讓我來買單!」 

那天晚上回家時,妻子問我:「你的約會怎麼樣?」 「不錯……比我想像得還要好。」我說。

很溫馨的情節,雖然平淡無奇沒什麼精彩之處,卻是真愛的親情流露,讓人感動。所以,只要我們從小事入手,多抽出點時間,多去關心他們,真誠地想為他們做點事,親情之酒必然越來越醇,洋溢溫暖的幸福。 

有空,別忘了跟父母親約個會。

摘自 林慶昭《別拿家人出氣:讓愛從家庭出發》/ 華文精典

 

Photo:beautiful-dissaster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