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個彎,孩子視野更開闊

現代的孩子背有太多包袱,充斥著太垃圾資訊,佔據了他們原有的單純心靈,而成了機器娃娃。不妨轉個彎,把自己當成編劇,寫出多套劇本,幫忙發掘出孩子心中的小寶藏。再轉個彎,孩子會在道路那一端,找到屬於自己的桃花源。

某天接野孩子放學,校門口停了不少各式雙B房車及保時捷跑車,一位熟悉的小朋友晃呀晃到我眼前,「可謙拔,你開什麼車?我家剛換車耶,從賓士換保時捷,我幼稚園時媽咪是開LEXUS」,接著他很熱心的開始對我介紹停在校門口的各式車型。聽到這,其實我的臉上已經出現三條線,壓根兒不想再聽下去。

 

白千層的魅力大於保時捷?

「來,你看看,你知道這是什麼樹嗎?」我立刻轉移話題,走到校門前一排粗壯的白千層旁,摸著樹幹招喚他。「我跟你說一個這棵樹的秘密,你不能跟同學說」,聽到有秘密,他的好奇心馬上出現,「可謙拔,快告訴我」,他小聲又急切的說,眼睛還飄向四周,深怕別人也知道這個祕密。

我拉起他的手,摸摸樹皮,「你有沒有覺得像什麼?」我問。「細細軟軟滑滑的」,「好,我跟你說,它叫白千層,他的樹皮可以寫字和畫畫喔!千萬別跟人說,只有你知道。」這時他的眼神開始發亮,我輕輕撕下一片樹皮,請他拿出鉛筆盒,用原子筆寫上他的名字,「哇,真的可以寫字」,這可激起了他的興趣,一堆各式各樣的筆接著出爐,那片樹皮上也出現了各式塗鴉。

「你可以用樹皮寫一張小卡片送人,一定很特別」,接著我又撕下幾片即將掉落的樹皮送他,這時他早已忘了啥雙B或保時捷,已經開始計畫要用「神奇的紙」畫畫送一堆人禮物,看來我轉移的策略相當成功。

 

我的麥當勞夢

當父母,偶爾「裝肖ㄟ」何妨!記得小學五年級吧,麥當勞剛進台灣,花蓮也沒開分店,同學間也沒人吃過,但密集的廣告,早已將大家洗腦成吃麥當勞是一種「高級行為」,彷彿吃了一口後就會成為台北人。因此每個人都將吃漢堡當成是一個最遠大且最想達成的夢想。我當然也不例外,沒事就是纏著父母叫他們帶我上台北吃麥當勞。

有一天,我們一群小孩在同學家玩,大家又嚷嚷要吃麥當勞炸雞、漢堡,同學的媽媽竟然立刻答應,讓我們興奮不已,但花蓮根本沒有開店,漢堡要去哪生出來?不一會兒阿姨從廚房出來,很慎重的在桌上墊了兩張現在我們看到,放在托盤上,還帶有番茄醬汙漬的麥當勞的廣告紙,大家幾乎都相信下一個上場的就是炸雞、薯條、漢堡。

一群沒看過速食的孩子嘰嘰喳喳討論要怎麼吃時,阿姨端了一盤「割包、炸雞腿」出來,慢慢地放在廣告紙上。「趕快,趁熱吃」,當她笑意滿盈的緩緩說時,我同學大聲抗議,「這不是漢堡炸雞啦,哪有這樣騙人的」,我們也在一旁傻眼不敢說話,只見阿姨笑著說,「用麥當勞的廣告紙墊著吃,阿不就和吃麥當勞一樣,不吃我就收起來!那個廣告紙還是我請朋友從台北帶回來的。」即便如此,我們還是很高興的吃著這個「半套台式麥當勞」,在孩子心中,有東西吃,還管得著是真是假。

很幸運的,隔年爸爸帶著我去台北看讀大學的哥哥,終於,我的「麥當勞初體驗」就發生在台大門口麥當勞,我記得那天只吃了一個漢堡。吃完後,我小心翼翼將紙盒、包漢堡那張紙、以及廣告紙、裝可樂的杯子,珍惜地放進我的包包帶回花蓮,接著我帶去學校,走路有風的向同學展示了好幾天。然後,家裡有鰻頭或麵包時,我就用那張曾經包過漢堡的紙及紙盒,裝在裡面享受,就這樣享受了好一陣子的「麥當勞夢」。

 

努力保持孩子那最原始的純真

孩子之所以「可愛」,就是因為他們「單純」,當我們被孩子們的童言童語、無厘頭的行為逗樂之際,回頭想想,其實就是一種單純的快樂。當孩子被「物質化」、「市儈化」及「制約化」後,往往就喪失了原本該有的天真本質,連帶的眼界也就被限縮在他們所認知的事物中。

陪伴孩子過程中,我喜歡當演員,我更喜歡當編劇,和孩子一起編排生活中的樂趣,透過各式角色扮演享受生命中的事物,大自然就是我們的舞台,任我們自在地律動,我的初衷,就是想力保孩子內心那一份最原始的純真。

很多孩子原本「不願意」或「不想」去做的事,透過我稍微「轉化」,馬上就引起他的興趣。例如,我曾想讓野孩子享受莎拉布萊曼的天籟美聲,但頑皮男孩子怎麼可能會對女高音有興趣?

於是我嘗試,趁著到友人在偏遠山區內開設的咖啡館玩樂時,夏夜晚上,我生起一小堆營火,在四周的樹林架起無線喇叭,配合著滿天星斗、蛙叫蟲鳴及涼爽晚風,我要求孩子躺在草地上釘著星空,寂靜三分鐘,當「Ave Maria聖母頌」高亢磁性的歌聲一出,繚繞在樹幹及樹梢、山谷內,配合著像要掉到臉上的星星,在大自然立體環繞音效下,發揮了絕佳的感染內化效果,孩子們不但靜靜的享受完這歌聲,甚至一聽再聽,然後喜歡上了類似表演形式。

 

讓孩子找到屬於自己的桃花源

野孩子現在最喜歡的運動是衝浪。雖然他向來在海邊玩樂長大,游泳潛水樣樣來,但對於拿個大浪板,必須獨自游到遠處,等待著一波波浪趴騎上去仍相當畏懼。於是我拿出他最喜歡的魯賓遜漂流記卡通,陪著他看魯賓遜一家人搭獨木舟漂流在海上的景象,「走~我們來當魯賓遜,體驗一次漂流,好嗎?」他睜大眼點頭說好。

來到海邊,我讓他坐在浪板上,推著他往外海挺進,我說,「我是魯賓遜,你當法蘭斯,我們的船剛剛沉了,現在漂流在大海,趕快尋找附近有沒有荒島!」我一邊認真演著,一邊轉移他的畏懼感,一時他玩興也來了,於是咱就開始扮演如何操控獨木舟求生,邊演邊玩邊學,不知不覺中,他就學會了如何「閃浪頭」以及「抓浪頭」,現在準備要換專業浪板了。

以前,野孩子非常討厭繪畫,不管如何恩威並施,他始終不肯動一次筆,讓我們傷透腦筋,某天,學美術教育的姐姐提點我,「不要讓他坐在室內畫,帶野孩子出去玩時,記得準備簡單的小繪本和色筆,當你發現他專注或是特別喜愛哪件事物時,請他花幾分鐘時間親自將特徵大概畫下來。」

說也奇怪,這招相當有效,野孩子幾乎都能精準的抓住精髓或神韻、色彩,描繪出他喜愛的事物,成果令人驚豔,這時我也才發現原來孩子會畫圖。之後,孩子也漸漸開始主動去描繪自己感興趣的事物,一切都很自然的發生。

現代的孩子背有太多包袱,充斥著太垃圾資訊,佔據了他們原有的單純心靈,而成了機器娃娃。不妨轉個彎,把自己當成編劇,寫出多套劇本,幫忙發掘出孩子心中的小寶藏。再轉個彎,孩子會在道路那一端,找到屬於自己的桃花源。

數位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