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做,你就可以快樂工作,幸福生活......

「緊急」不等於「重要」,如果你的生活頻繁受到「緊急」工作的劫持,你永遠也無法專注於真正重要的事情上。

文│卡斯比恩.伍茲 

 

你電腦裡有種軟體,會害死你

你的電腦裡有種軟體會害你短命,更別說會殘害你的生活品質。

就是電子郵件。關掉它。

你正拚死命要完成一項重要提案,然後突然登愣!螢幕顯示一條「緊急」的訊息。

你又回去忙你的提案,但思緒已被打斷。

這當然很煩啊,但哪裡致命了?

加州大學與美國軍方共同舉辦一項研究活動,幫一群辦公室研究者接上腦電波儀器,監測電子郵件對他們的影響。他們發現,自動下載電子郵件並即時通知的那一組,跟關掉電子郵件軟體的同事相比,心跳率始終維持在較高的頻率。這是因為受到電子郵件通知的刺激後,人體必須以「戰或逃」的反應,來釋放壓力荷爾蒙可體松(stress hormone cortisol),卻也因而提高了心臟病發、以及某些層面健康問題的風險。

這同時也是一種差勁工作方式。「緊急」不等於「重要」,如果你的工作安排頻繁受到「緊急」的電子郵件劫持,你永遠也無法專注於重要但沒那麼急迫的事務上。

 

把孤陋寡聞當作美德的必要

負面新聞會令人上癮,而要戒斷它卻又令人提心吊膽。

我們活在一個新聞二十四小時播報不停的世界。全美各大報已經因為消息太慢而溺斃,民眾飢渴地透過網路、移動裝置、推特與電視,即時汲取他們的新聞用量。

可是,我們真的需要這麼多新聞嗎?

我們固然擔憂中東的爆炸事件或歐洲的貨幣危機,但你的成功,是建立在「確實了解全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的能力上頭嗎?看太多新聞的毛病不光在於浪費時間;它還有有效的殺傷力。

據說新聞圈有一條知名的潛規則:「流血就能上頭條。」加拿大麥基爾大學的實驗人員發現,民眾對壞消息會出現較大的心理反應,其表現包括大腦活動與冒汗。可惜,好消息對民眾來說通常不算是「新聞」,因而經常受到忽略。

無止盡地對這些負面新聞大吃特吃,會同時殘害你的健康與工作表現。負面新聞會令人上癮,而要戒斷它卻又令人提心吊膽。然而,我們對這個充滿憂患的世界能做的事非常少,不斷攝取這些消息只是在餵養自己一種無力感,讓你意志消沉跟殘害你的判斷力。

 

成為好領導,只需做到一件事

「如果你想造一艘船,你要做的不是召集一夥人一起去採集木材、分配工作與下達指令;不,你要教導他們嚮往浩瀚無邊的海洋。」—安東尼.聖艾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ery),《沙子的智慧》( Wisdom of the Sands)

領導很簡單。如果你想要大家跟隨你,你只需要某個想要前往的地方,然後說服他們和你一起去。

幸福「科學」的研究者發現,某個因素對幸福有非常大的貢獻,那就是擁有目標。他們研究樂透彩得主,發現幸福主要來自三要素:沒有煩惱、與親友的親密感,以及使命感(諷刺的是,樂透彩得主具有擺脫這三者的傾向)。

工作是能確定自己使命感的少數場域之一,你身為領導者的工作,是向他們描繪山頂的風景,以及為什麼要一起去這麼棒的地方。告訴他們途中會遭遇什麼困難與溝坎,以及是否有敵人試圖趁機打敗你們,然後一切就會順利得多。

這麼做比許多公司為員工舉辦漆彈活動,能攻上更多山頭。

 

要成功,先請人幫你

我還記得小學牆壁的布告欄上有一段話:「你希望別人怎麼對待你,就用同樣的態度來對待人。」長大後,你會學到如果想要別人幫助你,你得先幫助別人。在商場上,這通常被詮釋為打造一個「社會資本」銀行,讓你在需要時可以從中獲得好處。

各位爸爸媽媽,很抱歉,可是這樣不會成事的。你如果希望尋求某人的支持,首先你得請求他的幫忙。

最先發現這種效應的是班傑明‧ 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為了爭取關鍵的一票,他必須獲得某位與他競爭的參議員支持。富蘭克林知道這位對手議員對文學滿腔熱情,於是使出大絕招,在參議院圖書館堵到這位參議員,要求這位對手借他一本他所珍藏的書,然後千恩萬謝地對他表示感激。這麼做所獲得的回報,是這位參議員成為他一輩子的支持者。富蘭克林觀察到:「一個曾經慷慨相助的人,會更加做好準備,在下次你需要幫助時,責無旁貸地幫助你。」

這種「幫忙會創造義務感」的效應獲得研究者的支持,因為比起欠你人情,大家更偏好讓你賒帳。有個最極端的例子在日本,日本有句俗話說,你不能停下來幫助某個在街上跌倒的人,以免受助者產生難以負荷的虧欠感。

 

要簡短,要聰明,要入迷

「沒人在意你懂多少,直到他們知道你多在乎。」—愛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

當有人邀請你去參與競標推銷時,很難不傾全力去準備。你會希望和團隊成員一樣,盡量親力親為,並確保自己有考慮周全,想過一遍當中可能的變數為何。

但請先停下來,想想說明會會議桌對面的那群可憐人。

我們消化情報的能力可能比我們所想的還要差。

德國心理學家赫曼.艾賓豪斯(Hermann Ebbinghous)做了一個有道理、具統計學基礎的研究,顯示在學習剛過六十分鐘後,我們就會忘記所學資訊的百分之六十。所以你不光該減少簡報檔的內容,或是運用圖表讓簡報變得生動活潑;你還得停下來想想,在完成簡報後,你希望哪一件事被記住?從這件事著手,其餘都刪掉。

在說服潛在顧客的簡報裡,最重要的決定是決定什麼內容不要說。

世界上最難說服的,可能是申請主辦奧林匹克。面對這樣的機會,爭取主辦的申奧國,可能會想從定標委員會的成員要的是什麼開始著手。他們最憂慮的自然是奧運經費會不會被揮霍於建設豪華而無當的體育館,並摧毀偉大的建築,讓一場奧運徒留糟糕的回憶。

因此英國申奧團隊將他們說服的點,建立在能為這個國家的孩子留下怎樣的遺產。在自我推銷的熱身賽上,他們找到許多國小「認養」投票委員會的成員,這些孩子天天寫信給他們,說明申奧成功對他們有何意義。在申奧推銷簡報出爐前一晚,他們在每個委員房間門口放上一隻泰迪熊,並附上孩子們親手寫的信。到了正式的遊說時間時,他們不是開始發送精彩短片或簡報演說,他們的開頭是一群孩子走進會場,用他們的童言童語說明奧運對他們的意義。他們申奧成功了。

摘自 卡斯比恩.伍茲 《反對思考》/ 好優文化  

 

Photo:Paige Mari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