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這個世界定義你的成功

真正用生命影響生命的課室。我們會繼續堅持我們的信念,不告訴孩子該學什麼東西,而是讓他們主動找到想要學的事情,重新掌握學習的主導權。

結束了連續三週在台中女中以及台中一中的世界和平遊戲。這群孩子非常的特別,對我們兩個來說都是一趟難忘的旅程。

 

我們是來向孩子們學習的

「阿Ken和阿屁,你們這幾天要來教我們什麼呢?」

「喔,我們從最一開始就不是來台中教你們,而是特別來這裡跟你們學習。」

我們非常真誠的告訴這些孩子,我們是來向他們學習的。同學們歪著頭,不能理解我們的意思。

 

 

遊戲和現實是如此接近

世界和平遊戲是一個需要玩24個小時以上的遊戲,讓孩子在遊戲當中扮演不同國家的總統、行政院長、國防部長、軍火商、聯合國等等,孩子們必須在時限內破解我們發布的50個國際間真實發生的危機。

這些孩子非常的優秀,基本上在遊戲結束前就已經把所有危機解決,但在遊戲的最後發生了一件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由於卡薩族失散多年的前任首領終於準備引渡回國時,竟在途中遭到暗殺,這件事情讓擔任卡薩族族長的同學,突然哭了出來。

「對你們這些大國來說,這就只是一條很無聊的小事而已對吧!但他是一條人命啊!沒想到真正關心這些事情的只有我。各個官員都只是簽一紙合約、賠錢了事,抑或置之不理,像前幾天發生的自焚事件,我原先以為大家會重視這件事,結果就像現實世界一樣,隨便埋一埋,就把這個人忘記了。大家一味追求遊戲勝利的目標『各國資產上升、危機合理地被解決』,大家就像都只想著破關、追求國家的成長,這樣跟現在那些大人有什麼不同?」

「啊因為我們就是扮演元首的角色啊!你們不要覺得我殘忍,但坦白講,我很難感受到人民的感受,如果這個問題能夠花錢解決,幹嘛要想其他方法?現在的世界就是資本主義當道啊,不用去想人與人、環境與環境之間的關係,因為這些事情跟錢都沒有關係啊。」

 

 

追求的盡頭,是什麼?

大家針對這件事情激烈的討論了很久,我緩緩的開口問了大家一個問題。

「所以,遊戲規則說:資產需要上升,我們就只能夠追求經濟的發展嗎?我們就只是用這個世界的規則來定義自己嗎?因為遊戲規則這樣定,所以我們就去追求,那現實世界大人們為我們定義的成功條件:考上台大、有一份穩定的收入,你們人生也就只剩下這些目標可以追求嗎?」

大家突然陷入了沈思,課室內安靜地連一根針跌倒的聲音都聽得到。身為引導員的我,對於這樣的靜默也感到稍稍的不自在。

 

 

超齡的體悟

突然世界銀行的總裁宏亮的聲音:「哲宇,我可以說句話嗎?」打破了整個教室的空氣。

「你們知道我這個角色吧?世界銀行身上有兩兆,我是世界上最有錢的人,簡直就像這個世界上的第二個神,因為我有錢,我什麼都辦得到,我買了中間的無主島變成自己的領土,然後也拉攏了軍火商,成為世界上武力最強大的組織。但是,我突然有一種好空虛的感覺,好像人生失去了意義。

我發現,好像還有好多錢不能解決的問題。比方說:人民的憤怒、那些我為了達成目的而犧牲掉的人、事、物。我現在心情很五味雜陳,這個遊戲讓我經歷了我這一輩子可能都無法經歷的感覺,感覺很糟,我真的不會講,感覺真的很糟。」

在一旁聽著孩子說著這段可能到四十歲的時候可能才會有的體悟,全身起雞皮疙搭。這些孩子未來很有可能都是社會上重要的領導人,可以預期的是他們之後未來都很有機會成為公司的主管、甚至是大老闆,但是一生庸庸碌碌,追求的是什麼呢?

 

 

遊戲的思考,「身為人」的本質

在一旁的Ken緩緩的說:「坦白說,我也是所謂的『人生勝利組』。但我很羨慕你,在18歲就能有這樣的體悟。你覺得如果到65歲退休的時候才有人生空虛、庸庸碌碌的體悟,還是18歲就有這樣的體悟比較好?」

在一旁的卡薩族族長,默默地擦拭了自己的眼淚,眼睛閃閃發光的說到:「是啊,我們都忘記了,這遊戲的真諦不只是『破關』而已,而是重新學習做一個真正完善地思考、有『人性』的人。」

在一旁的我,默默的看著這些充滿人生哲理的對話,如果有一天,全台灣的課堂上都能有有這樣的風景該有多好?真正用生命影響生命的課室。我們會繼續堅持我們的信念,不告訴孩子該學什麼東西,而是讓他們主動找到想要學的事情,重新掌握學習的主導權。期待玩轉學校這間沒有校舍的學校,能夠催化更多台灣未來教育的可能性。

 

--------------------

瞭解更多玩轉學校:worldpeacegame.tw
玩轉學校粉絲專頁:https://goo.gl/Cciw8h

 

圖片提供:玩轉學校

Cover Photo:SoloTravelGoals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