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一種生活好好過

我對於「做自己」這三個字的解釋是:負責任;不傷害他人或自殘;承受得起失敗;不把做自己放嘴邊,逢人遇事就說。

文│凱特王

你會有自己最喜歡的那種時尚風格,也會有自己最喜歡的那種生活。

前幾天在微博收到一個女孩給我的私信,大體是說自己在關注我之前生活中有很多的煩惱與不如意困擾她,但自從看了我的文章之後,無形中給了她一些啟示,開始慢慢的改變她,使她從一個茫然的人轉為向更堅定自主的女性前進。

她不是第一個寫這樣一封私信給我的女孩,每每看到諸如此類的內容都會讓我的心情很好。為什麼很好?不是因為自己的影響力,而是感覺到自己想傳遞的聲音被人聽見了。要知道像我們這種話癆部落客,等待粉絲留言給你就像期待樂透開獎一樣。沒有對話,沒有你來我往,就是死海一片了無生趣。

不過我還是很納悶的,什麼時候我竟變成懂得生活、獨立自主的女性標竿?既不像其他人一樣把自己的生活攤在臉書或微博上連載,也不總是嘮叨生活的瑣碎。何以大家還是把我歸類並標籤了?當然,這是一個高於自身認定標準的標籤,受寵若驚。

 

「做自己」也要有原則

生日那天跟好友Bianca一道吃了生日下午茶。聊了幾個沮喪的話題之後聊到一攤爛泥。所謂「爛泥」在我們話題裡的意思就是──把自己生活中的一切過得亂七八糟的那種人,而我跟她都各自有認識的爛泥朋友。爛泥從工作到情感到個人衛生都追求三個字,那就是:做自己。但那個自己真的不怎麼樣,於是就變成一攤爛泥,把身邊的人都攪和進去。

朋友說,人生有時候需要爛泥一番。我不置可否。我是拒絕做一攤爛泥的,而我對於「做自己」這三個字的解釋則是:

1.負責任。

2.不傷害他人或自殘。

3.承受得起失敗。

4.不把做自己放嘴邊,逢人遇事就說。

對於母親而言,某些程度上我算是任性的孩子。沒有按照她的想法畢業後就去銀行工作,結婚生子過穩定的日子。我像大多數南部的年輕人一樣嚮往台北的繁華,結束學生時代之後就迫不及待的北上尋找夢想。這是個再普通不過的故事,但給我的啟示卻是:我終於有了選擇生活的權利。

所以,當你擁有絕對的自主權可以選擇過什麼樣的日子卻過的一塌糊塗時,那就是你的問題了。

有一陣子,流行辭掉工作去世界旅行。有一陣子,流行放棄高薪去賣雞排。女生嚮往有一家有自己品味的服飾店,文青希望開一家低調卻能顯得智商很高的咖啡館。男人都想創業,中年都不想失業。旅行回來的人終究要面對花光積蓄又要再度投入就業市場的現實;賣雞排的白領菁英才發現原來沒開店就沒錢賺,雞排還不是隨便炸就好吃。女生發現自己的品味不被大眾接受,庫存一堆。文青發現開咖啡館可能是這輩子做過智商最低的一件事。創業的男人做什麼倒什麼,根本走不到融資的階段。中年啊,最幸運的失業是還有遣散費可領而不是叫你把假放一放。

 

成事在心態

選擇什麼樣的生活好好過跟你自身的能力也許成正比,比如說:經濟。但其實除卻那些超級有錢的人之外,我們誰也沒有比誰富有。於是,成事就在於心態了。好朋友在臉書上有感而發,而她正巧就是我心中某些懂得把日子過好的那類人。她在WeChat朋友圈狀態上看見自已的母親發了一張出差返家前東京夜景的照片,於是寫下:

「突然發現這就是我的嚮往:

有無須擔心的家人,有需要你的場域。

有能力給自己買酒,能享受片刻自由。

有期待你出差回家的人,有還能行走的身體。

有仰仗你付出的事業,有可以選擇的能力。

當然狀態會改變,但此刻真的很棒,不是嗎?」

我不是一個多麼獨立自主有想法懂得生活的人,我只是選擇了一種自己喜歡的生活模式,好好的過罷了。

凱特謎之音:難過的往往不是生活本身,而是你不了解自己。難看的往往也不是衣服本身,而是只要再瘦三公斤。

摘自 凱特王《時尚,只是女人的態度》/時報出版 

Photo:Nastya Polyakov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