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緻是一種本事

精緻是一種本事,也意味著必須付出等同的代價,而且是一輩子的堅持。選擇過什麼樣的生活?做什麼樣的人?到底有多難?有多難我知道,而我願意繼續努力下去。沒有人有義務必須透過連你自己都毫不在意的邋遢外表去發現你優秀的內在。如果你真的優秀,就不會棄表面於不顧。

文│凱特王

沒有人有義務必須透過連你自己都毫不在意的邋遢外表去發現你優秀的內在。如果你真的優秀,就不會棄表面於不顧。

很久以前某人做過一個夢,這個夢任我說給誰聽之後都會先拍手大笑然後表示贊同。夢境是這樣的:半夜,家中起了大火,他一把拉起熟睡的我說:

「快!我們快逃啊,失火啦。」同時準備往門口跑。

「唉呀,等一下,我還沒化妝呢。」我說。

「都快被燒死了還化什麼妝啊?」某人發飆。

「嗯……那換個衣服總可以吧?」

不知道平常的舉動到底造成了某人多大的壓力,好讓他在夢裡把我夢成這副德性?反正,聽到這個夢的早上我雖然覺得過度誇張,卻無法反駁,心裡好氣又好笑。後來我辯稱這透露的是一個人對自我的基本管理意識,起碼連逃難時都要有自己的style(抓住某人的肩搖晃,是不是?是不是?)

聽過一句話是這麼說的:「20歲時的好看是優勢;30歲之後的那叫做本事」。一個人的自我約束力從十幾年如一日的飲食控制、規律作息與運動習慣可以窺見,這樣的自律上升至心智就變成一種強大的可能。而強大非一朝一夕能培養出來,在此之前必須付出無可計算的努力才行。有了始終如一的自我約束力之後,從內而外影響的就是與個人所有相關事物的呈現。

爺爺是第一個讓我意識到這個道理的人。從小,只要他離開床,就從未見他衣衫不整、邋邋遢遢。他連洗個臉都是講究的,從水的溫度到毛巾、到刮鬍子用來沾肥皂泡沫的刷子都有他自己要求該有的樣式與程式。洗完臉後換上襯衫與西裝褲子,梳個油亮且一絲不苟的髮型,才會坐上沙發泡茶看報紙。他早上四點起床運動,晚上九點準時上床睡覺。當我開始懂得觀察爺爺的時候,他都已經70歲了。他的食量非常固定,對於喜歡吃的東西也不過量攝取。身材從年輕到老一直維持著。反觀奶奶小他14歲,卻看著比他還滄桑。

爺爺並非出身于富裕的家庭,但受到的教育與社會經歷卻逐漸培養他成為一名士紳。除了穿著的準確度之外,重點在於認可並掌握自己的生活,在能控制的經濟範圍內達到對生活品質的講究與追求。後來交往的朋友裡,凡是能與我越走越近的都是這類的人。他們穿衣有腔調,生活內容有腔調,活得認真而精緻。這種素養無關乎金錢與地位,反而比較像是一種選擇。

跟我一起工作過的人幾乎沒有見過我素顏出現在攝影棚或者任何工作地點。即使是一早六點班機的機場大廳,我依舊是完妝且穿戴整齊的出現。這代表必須早起兩個鐘頭先打理自己,我甚至會先喝過咖啡、吃過早餐、上過廁所。看起來精神奕奕並在狀態內,是我對自己專業的基本要求,因為無法控制環境與其他人為的變數,只能反過來先要求自己隨時都準備好。犧牲兩個鐘頭的睡眠時間可以換來整日的專注而非慌亂,我覺得非常值得。但就我所知,很多人是辦不到的。難度在於持續與堅持。某人的夢境代表的也許是我平常給人的感覺:愛漂亮,超級愛漂亮。出場必須閃光,轉身也要華麗。為此,我寧可爭取逃命的最後一秒鐘做我認為自己該做的事。

精緻是一種本事,也意味著必須付出等同的代價,而且是一輩子的堅持。選擇過什麼樣的生活?做什麼樣的人?到底有多難?直至目前為止我還無法在真正意義上滿意自己的生活,有多難我知道,而我願意繼續努力下去。

 

凱特謎之音

好多人跟我說他們熱愛時尚好想從事時尚工作。但如果你連自己都懶得「全方位」去打理,那所謂的熱愛可能連喜歡都談不上。

摘自 凱特王《時尚,只是女人的態度》/時報出版 

 

圖片提供:時報出版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