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的心靈成長,學會對待真正的自己

探索心靈的過程不一定會無憂無慮。如果旅行幫助你「找到自己」,那是因為旅行將你從預演好的舒適圈中拉出,讓你無所遁形。
  • 書摘
  • 2016-05-06
  • 瀏覽數3,547

文│羅夫‧帕茲 

 

大家總說我們都在尋找生命的意義,我不認為這是我們真正在尋找的東西,我覺得我們是在尋找活著的體驗。─約瑟夫・坎貝爾,《神話的力量》(Joseph Campbell, The Power Of Myth)

 

許多漫遊者容易將異國風情和神祕啟示混為一談。那些在印度尋找每月精神導師的人、患上耶路撒冷症候群的聖地瘋子,這兩個生動的刻板印象,一直都存在於自我放縱旅行神祕主義的人群中。

幸好,要擁抱旅行的心靈面,不需要披上長袍、失去理智。畢竟,我們所知的個人旅行,不是對歷史遺產的探勘或是買賣,而是一趟對歷史遺跡的朝聖之旅,是以自我發掘和成長為目的,非政治、非物質的探索。

確實,不管你是否認為自己的流浪旅程帶有「心靈」層次,自發性的旅遊總是和個人心靈的鍛鍊糾結在一起。

但是從更簡單的層次上來看,當你選擇不過度沉溺於物質世界,出發旅行一段較長的時間,自然會增強心靈的覺察。

寶藏在哪裡,你的心就在哪裡,你選擇用時間和經驗(而不是更多的「東西」)來豐富人生,這個決定一定會給予你心靈上的回饋。

 

學會對待真正的自己

旅行透過簡單的消去法,強迫你發現自己心靈的層面:除去在家裡會為你生命帶來意義的一切儀式、例行事物和財產,你被迫在自己的內心尋找意義。

探索心靈的過程不一定會無憂無慮。確實是如此,如果旅行幫助你「找到自己」,那是因為旅行讓你無所遁形。旅行將你從預演好的反應和無趣的舒適中使勁拉出,迫使你進入當下。現在,在這個剎那,你必須要即興演出,學會對待原始、真正的自己。

這個過程聽起來實際又乏味,但這其實很符合古老的心靈探索傳統。畢竟,耶穌告訴我們,在超自然的範圍中尋找啟示毫無意義,因為「神的國就在你們心裡」。佛陀描述的悟道不像是神祕的大爆炸,而是將受到制約的人格一一拆卸。希伯來傳統的《傳道書》(The Ecclesiastes)主張「活著的狗比死去的獅子好」,因為神喜歡你「現在」正在做的事。伊斯蘭教則聲稱宗教從來不會和世俗分離,世界本身就有心靈的課程可以教導眾人。

當然,學習旅行心靈課程的過程中,你或許會發現自己並不總是能夠分享或解釋現在所經歷的一切。

 

從各方面來看,世界看起來都更狂野、更危險、更苦澀、更放肆、更光明。在應該縱情狂歡時,我們卻投機取利;在應該大惹麻煩、大肆收穫喜悅與歡樂時,我們卻忙著種番茄。─安妮・狄勒,《汀克溪畔的朝聖者》(Annie Dillard, Pilgrim at Tinker Creek)

 

世上沒有神,只有真實

通常,不透過特定的言詞或一套規矩,才是觸及心靈最好的方式。在旅途上,很多人總覺得要追求人生的心靈面,就該像健身俱樂部的口號那樣絕對:他們想要成果、想要立即見效。所以,印度的瑜伽營隊、泰國的冥想休養所、和加利利的福音旅行團,就被出售(也可說是「出賣」)給追求快速心靈滿足的旅客。

但是在現實生活中,漫遊迷失在瓦拉那西的小巷弄中、在曼谷到蘇叻他尼(Surat Thani)的小巴士上忍耐腹瀉的痛苦,或者和小孩在拿撒勒的城市廣場玩遊戲,我們都可以從這些事情中獲得相同的頓悟。

再說,靈性是個持續的過程,隨著四季的推移,靈性會更加深厚;那些在世界上旅行,期望能「被耀眼光芒弄瞎雙眼」的那些人,對於環繞他們周圍的光芒,通常都視而不見。

在某個層次上,心靈層面的表露和基本的流浪旅行一樣,要求同樣程度的開放和實際,特別是在文化完全相反的情況下更為需要。神祕的伊斯蘭蘇非教派內,有句話是這麼說的:「世上沒有神,只有真實。」這聽起來像是褻瀆神明,但並不是不信仰宗教的宣示,反而是避免讓啟示變成迷信、讓傳統變成教條的警告:警告我們永遠不要將心靈的範圍限縮在你自己的認知、成見和理想的狹窄領域內。

 

我們應該不是想知道言談本身:我們應該想認識講者。

我們應該不是想知道預言本身:我們應該想認識先知者。

我們應該不是想知道聲音本身:我們應該想認識聽者。

我們應該不是想知道想法本身:我們應該想認識思想者。

─《奧義書》

 

生命本身就是一趟旅程

在旅行時發現神聖這件事,與其說是抽象的探索,還不如說是一種感知的方式,能夠誠實覺知,不需倚靠盲目的信仰或盲目的質疑。

最非比尋常的旅遊經驗,多半都發生在你找不到原本希望可以探索的東西時。《雪豹》一書被認為是上個世紀最好的旅遊書,彼得・馬修森提到在他前往喜馬拉雅山的探險中,一隻雪豹也沒見到。這個事實中帶有諷刺的樂趣。因此,探險中並沒有最高潮的時刻,取而代之的是,馬修森帶領我們進入他旅程中最簡單的本質:「普通的奇蹟,是朋友們夜間的喃喃自語、滿是泥濘的刺柏生起的火、粗糙平淡的食物、艱苦和樸素、一次只做一件事帶來的滿足:我把藍色錫杯拿在手上,我就只做這件事。」

在你開始旅行前,或許不會在這種看似平凡的細節中看見靈性,旅行只是暫時轉移你的注意力,你認為旅行一定能夠創造「普通的奇蹟」,結果收穫卻不如預期。

換言之,直到你能夠了解生命本身就是一趟旅程,才能有所感悟。

 

摘自 羅夫‧帕茲 《旅行是為了放大生命的極限》/遠流出版

Photo:Mislav Marohnić,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