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成長,從「走路」開始!

孩子多走一步路,他會多一分機會體驗觀察這個他每天必須生活的環境,孩子就會慢慢的建立起他未來的生活圖案,不管好的或壞的經驗,都是生命中最好的滋養。

「爸比,我等一下可不可以走路回家?」,野孩子吸著一嘴麵條,不帶任何情緒的突然迸出句話。我和老婆頓時驚訝地愣了一下,幾乎在一秒內我倆回神過來,「你確定?要走很久耶?你敢?」我提出質疑。

「可以啊!」野孩子回道。當下我們夫妻可是真是興奮到極點,不假思索直接回答,「好啊,要走就走,可是很遠喔,至少要超過一個半小時。」野孩子仍毫不在乎的說「可以啊!」

看著眼前這位雖然已經四年級,卻還稚氣滿身的小不點,心裡突然湧起一絲絲愁悵,那付永遠似懂非懂的小臉,瞬間似乎現出了些許成熟味,是他長大了嗎?

 

規劃好路線,孩子出發吧!

匆匆用玩餐,趕忙替孩子提點路線方向及注意事項。我們用餐的地點在捷運台北市政府站樓上阪急百貨,而我們住在新北市永和區公所旁,依我開車路線,只要出了百貨,直走基隆路到底上福和橋,下橋後再左轉就到了,既快又簡單。

不過我放棄了這條路線,因為野孩子完全不熟,也沒實際走過,說實在,我極度不放心。我選擇的是過去常帶他走,他也清楚認得路標及週邊景物的路線,就是沿著信義路四段直走到大安森林公園,這是他再熟悉不過的地方,這時就可看到自己目前就讀的學校大門,再沿著新生南路走到底,上永福橋,下橋後就到了,這是我每天帶他上學及放學路線,只能說,「熟透了。」

不知道為啥?我們夫妻倆一點疑慮都沒,上了車,道聲再見就放牛吃草,這時約下午兩點,竟狠心地頭也不回的帶著野孩子的妹妹開溜,然後三人回家倒頭大睡。四點一刻,電鈴響起,這小子滿身大汗的出現在我們眼前。

我壓抑著興奮情緒,摸著他頭說,「吼~很久耶,你偷跑去哪玩?」野孩子不服氣的說,「很累ㄟ,腳酸死了,剛剛去大安森林公園,原本要去兒童遊戲區,可是人擠滿滿,我還遇到一個五班的同學,後來到大舞台,上面有人表演,又擠滿人,就走回來了,後來太熱,就在自來水博物館對面商店吹冷氣一下。」這描述讓我差點笑翻。

一場孩子首次的都市徒步冒險,其實就這樣冷冷的結束了,一點都沒有熱血的感覺。當晚我在臉書上分享這段簡單歷程,不少朋友覺得相當訝異,也同時佩服野孩子有這樣的精神。訝異的是擔心他的安危;佩服的是他可以一個人走超過近兩小時。

 

「多走一步路」,觀察身邊的人事物

其實我是對孩子有著充分信心,他從會走路起,每天就和爺爺奶奶清晨散步或爬山至少兩小時,下午還要和爺爺去打球、跑步又至少兩小時,體力根本是件小事,有沒有獨立的勇氣才是真正的關鍵。

走路,應該沒人會否認是件再簡單不過的事;孩子來台北上小學後,我才猛然驚覺,原來,讓孩子「多走一步路」,竟是大多數家長最做不到,甚至最不願意做的事,至今讓我匪夷所思。

我覺得,孩子從小訓練記路的能力和未來他在社會上生存有相當關連,記路其實就是空間認識能力,我喜歡帶著孩子上山下海玩,沿路介紹著地標與特別景觀,隔一段時間又到同一地點玩時,偶爾就會要他充當導遊,嘗試著介紹路線與當地景觀給家人聽。

孩子玩樂時,我一定要求他不斷觀察四周,天空的雲朵,路旁的花草樹木、身旁的地形,甚至天氣變化,久了,孩子漸漸就會感覺到他生長環境的立體層次與空間感。

在走路當中,孩子可以在擁擠的人群中,立刻認出熟悉的人事物,人腦憑藉以往的記憶積累,迅速描繪出那人的各種形象,然後與眼睛得到的印象特徵進行吻合比對,瞬間判斷出那人是誰。

因此,有意識地鍛煉這種能力,可以給右腦帶來刺激。我認識的一位專攻兒童發展專長友人,看我這樣和孩子玩,直接點醒我,「你的做法和我們大腦發課程中,強調活化《右腦開發》的訓練很有關聯性耶。」喔,原來還有這種功用,我如獲至寶。

但是,現在的孩子,多數像我們飼養的小倉鼠,平常被父母關在家中的籠子;上學被關在高級房車的籠子;放學被關在各種補習才藝班的籠子,假日還是像個籠子內的小倉鼠被父母帶來帶去定點放風,完全沒有機會好好自己探索這個世界。

 

走路上學,會是一最珍貴的回憶

我承認,治安狀況差,確實讓不少家長憂心孩子安危,而堅持每天接送小孩,更要親眼目送小孩進到校園教室內才回安心離去。也因為如此,每天校門口一定會擠滿汽車與摩托車,造成交通大打結,更天天上演家長與導護老師、志工間因為塞車可能會讓小孩身陷車陣的安全疑慮,以及後方家長被因被前方家長擋住,造成遲到的口角糾紛。

怪異的是,幾乎所有家長,都無視校門兩旁都還有約三十公尺長的學童接送區,非得要將車門對準校門停好,讓小孩下車後,再上演一場十八相送,又擁又抱又親的溫馨戲碼,離情依依送進校園後一路揮手飛吻仍不捨離去,就像電視劇愛侶在機場送別,彷彿人生下一次再見就是數年後那種感人劇情。

這時,背後配樂,就是長長的車龍,導護志工催促的哨聲、勸導聲及四處的不耐的喇叭聲與咒罵聲。好不容易前批主角走了,換來的是後一批新主角繼續上演同樣戲碼,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家長互相抱怨的聲浪與投訴也持續著。

仔細一看,家長接送區總空空如也,就是沒家長願意在稍遠處放小孩下車,讓孩子走個幾十公尺進學校,反而願意天天一早就帶著煩躁的情緒忍受「自己擋別人又被罵」、「被他人擋道而罵人」、的衝突,我常常在一旁思考,身為父母者,為何要天天帶給孩子最負面的示範?對孩子而言,負面示範每天上演,要如何奢求未來孩子能有正確處事禮儀與同理心?

真心懇求,讓孩子多走幾步路上學,十步不嫌少,百步會更好。走路上學,過程中發生太多太多種種酸甜苦辣的境遇,是一輩子最珍貴的回憶

我從幼稚園中班,一路走到國中畢業;高中學校遠,只好改騎腳踏車,其間,完全沒有任何父母作陪的影像存在,中間發生的故事,豐富到可以寫成一本散文書。

我每天當導護志工,很清楚的觀察到,少數幾位自己搭公車或走路上學的孩子,精神總是活力十足,個性也都是陽光開朗型,和導護老師及同學的互動也很熱絡;只能在門口下車匆匆進入校園的孩子,似乎都很害羞內向,而且和周遭的人互動不多。

我的觀察未必正確,但是給孩子多走一步路,他會多一分機會體驗觀察這個他每天必須生活的環境,透過父母引導,排除壞的,學習好的,或許孩子就會慢慢的建立起他未來的生活圖案,不管好的或壞的經驗,都是孩子將來生活、生存與生命中最好的滋養。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