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讓我們勇敢面對孩子帶來的考驗

我們每一個人仍然更想要自己的那個在某方面有缺陷的孩子,而不要現實中或想像裡的另一個孩子,這究竟是為什麼?如果有散發光輝的天使降臨我家,提議要幫我換一個更好的孩子,更聰明、更善良、更風趣,更有愛心、更有紀律、更有成就,我會緊抓著已有的孩子不放,並且跟其他父母一樣,祈禱邪靈趕快退散。
  • 書摘
  • 2016-04-15
  • 瀏覽數2,428

文/安德魯.所羅門

 

難忘孩子出生的感動

寶寶健康出生後,所有例行儀式,醫療上的、個人的,我們都辦了。拍了很多照片,還脫下衣服讓他貼著我們的肌膚,也看著他量身長體重,看到護士幫他上眼藥膏,然後我們把他介紹給奧利弗和露西。我分了一盒香檳松露巧克力給大家,那是布蕾恩的哥哥從倫敦寄給我的(不能帶真的香檳進產房),我打給父親、繼母、弟弟、布蕾恩,還有幾個我們生命中的重要人士。

約翰一看到孩子就著迷了,正如我所預料,畢竟生命的誕生比魔法、星際戰爭都還要神祕、不可思議,讓人瞬間臣服。小布蕾恩出生時我就感受過一次,此時是第二次。這個人從前並不存在,現在出現了,而我記得當時我所想的就如同所有人每次所想的,我想著他的降生足以彌補過去失去的一切。

 

所有的愛都包括了自我的投射

我想,所有的愛,都包含三分之一的投射、三分之一的接納,至於了解與領悟,絕不超過三分之一。對於孩子的降生,我投射與接納得太多又太快。我記得莎拉得知孩子的身心障礙有多麼嚴重時,要求要讓他受洗,好讓自己能更堅定地相信孩子仍然是個人。

我發現儘管喬治到現在能做過的事只有大哭和吃奶,在我眼中他仍有豐富而永恆的人性,他有靈魂,發生什麼變動都不能改變這一點。樹總長在蘋果落地的不遠處。在同志育兒還是一種刺激的新進展時,我和約翰就當上了父親。院方宣布喬治一切正常的那一天,我明白希望並非帶有羽毛之物,而是個哇哇大哭、粉嘟嘟的新生命,也了解到沒什麼事情比擁有孩子更充滿樂觀。

我們對孩子的愛,幾乎都根據情況而定,但又是我們所知道最強烈的情緒。本書裡的故事之於我對我孩子的愛,一如寓言故事之於信仰,都是藉由具體的敘述讓最抽象的東西變成真實。在本書述說一則則關於韌性的英雄史詩之後,我成了現在這樣的父親。

 

親子之愛,是一種與生俱來的靈性

我出生的時候,社會普遍認為後天教養幾乎決定了一切,後來的幾十年間,大家開始重視先天本質。最近二十年間,人們更廣泛地探討先天與後天如何以複雜的方式彼此驅動。理智上我相信這種微妙的整合,但有了孩子後,我開始思考其中是否有第三種元素,某種不可知的靈性或神性的抑揚屈折。一個人的孩子是如此明確具體,要是沒有當初那個瞬間的受孕,他就不會存在,想到就覺得不可思議。本書採訪的父母大多表示他們不想要別的孩子,只想要現在這個,鑒於他們孩子體現的種種挑戰,這點乍聽之下頗令人驚訝。

我們每一個人仍然更想要自己的那個在某方面有缺陷的孩子,而不要現實中或想像裡的另一個孩子,這究竟是為什麼?如果有散發光輝的天使降臨我家,提議要幫我換一個更好的孩子,更聰明、更善良、更風趣,更有愛心、更有紀律、更有成就,我會緊抓著已有的孩子不放,並且跟其他父母一樣,祈禱邪靈趕快退散。


摘自 安德魯.所羅門《背離親緣下》/大家出版
Photo:Eduardo Merille,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