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順自然,緣隨即好緣

念念不離當下,就可以時時刻刻當家作主。別理他,煩惱就不來敲門。

文│明一居士

 

其順自然,緣隨即好緣

心就在穿衣吃飯的當下

念念不離當下,就可以時時刻刻當家作主。別理他,煩惱就不來敲門。

 

揠苗助長,反而害了孩子

道法自然,順其自然,遵循自然規律,不僅僅是禪的真諦,也是我們現實生活必須堅持的原則。否則,必然會自食其果。

聯邦德國《基本法》(憲法)第七條第六款明確規定,禁止設立先修學校。東方的教育專家多半都不理解德國為什麼要把這個問題提升到憲法的高度,認為這是小題大做。然而,德國的教育家卻認為,玩耍、遊戲是孩子的天性,教育必須順應孩子的天性,不能違背孩子的成長規律。因此,德國兒童在正式上學前,唯一的「任務」就是快樂成長。

在歐洲,不僅德國有這樣的法律,其他國家在兒童教育上大都與之相似,基本上都禁止在幼兒時期,過早教授孩子學習寫作、閱讀、計算等課程。歐洲人普遍認為,孩子有自身的成長規律,在相應的階段要做相應的事情。

德國順其自然的兒童教育理念,相當值得我們借鑒。

心在哪裡?心就在穿衣吃飯的當下。念念不離當下,時時刻刻都能當家作主。

 

萬事萬物蘊藏真理真義

高山,深澗,巨岩,小廟;夕陽,荒野,枯樹,禪者。禪者隱居在深山荒野的一座小廟裡,沒有布施,沒有香火,自己在山凹裡耕種幾片人們丟棄的旱田。噢,禪者還有兩個同伴呢,一個少年,一隻老狗。少年,是他前年到鎮裡採購農具時,撿回的流浪兒;老狗當然是因為年老無用,被主人遺棄了的流浪狗。

本來,小廟附近還是有一些居民的。這些年,隨著經濟發展,山民們紛紛搬下了交通不便、資訊閉塞、生活艱難的高山。是啊,電視信號都被高高的山峰吞食了,山泉也被連續肆虐多年的旱魃榨乾了,若要喝水,得到幾里外的山澗裡挑,該如何生活下去呢?連小廟對面最後的一戶人家也在拆遷。

正是一年春來時,小廟對面卻一片狼藉。還有,一片悲涼的淒迷─少年坐在廟門前的石砘上,雙手托腮,望著眼前的殘垣斷壁,他那弱小、稚嫩的脊背上,壓著無言的傷感。連趴在少年腳下的老狗,也顯得更頹廢了,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樣。

禪者說,好啊好啊,沒有了房屋遮擋,我們可以看到對面的溝壑了,下雨的時候,能夠聽到山澗流水了。

少年依然愁緒不展,一臉憂傷:「可是,眼前這片廢墟‧‧‧‧‧‧」

是啊,隔著蒼涼、頹廢的垃圾看山水,很是煞風景呢。

禪者說,這不是廢墟,而是空地。

於是禪者動手將那片廢棄了的地方簡單整理了一下,然後到山野裡採來一些野草草籽─撒上草籽,眼前便不再是破磚爛瓦,而是一片新綠。

少年明白了禪者的心思,趕緊與他共同播撒著欣喜與興奮。

一陣山風吹來,將草籽吹得飄飄揚揚,飛到了遙遠的地方。

少年驚呼:「呀,不好啦,種子被風刮走啦!」

禪者說,被風吹走的,必定是秕子,留下也不會發芽。

撒完種子,他們又回到小廟門前,欣賞著剛剛完成的傑作。許是怕他們寂寞吧,就有一群唧唧喳喳的小鳥飛來,落到了他們適才播種過的地方,歡喜雀躍,刨著,吃著。

少年催著老狗去驅逐小鳥,老狗卻懶洋洋地一動也不動。他焦急地說:「小鳥吃種子呢,怎麼辦?我們紮個稻草人吧!」

禪者一笑:「小鳥一定會挑揀那些籽粒大的吃,而那些,大都是變異了的、混進來的雜種。」

夜裡,一場暴雨不期而至。少年將禪者打坐的禪房之門擂得山響:「好大好大的雨啊,會把剛剛播種的草籽沖跑的!」

禪者坐在蒲團上沒動,只淡淡說道:「留下的,總會是大部分。再說,就算草籽隨著流水而去,它也會落到哪裡,長在哪裡,綠在哪裡。」

幾天後,他們的小廟前一片鬱鬱蔥蔥。而流水經過的地方,也長出了一串長長的新綠。

 

秋風吹來的時候,山野黃了,小廟門前的草地也黃了。少年拿著掃帚和簸箕清掃著廟裡的小路─禪者坐禪間歇,總要在院子裡徑行,久而久之,就踏出了一條禪徑。少年天性活潑而粗疏,三下五除二,拖著掃帚跑馬一般在小徑上溜達了一圈,就算打掃過了。

禪者說:「這不是灑掃的真義啊,你覺得夠乾淨了嗎?」

少年沒吭聲,重新拿起工具。這次,他將小徑上的樹葉、塵土統統清理得一乾二淨。因為小徑是黃土本色,否則一定能照出影子來。

然而,他回到禪房,禪者又說:「這不是灑掃的真義啊!」

少年不解,扭頭望著庭院中的小徑。他看到,不知什麼時候,老狗來到了小徑上,嗅來嗅去,也不知在幹什麼。他好奇地跑了過來。原來,小徑乾乾淨淨,爬來爬去的各種小蟲便將行蹤暴露無遺。哎呀,這裡可不是你們玩的地方,禪者徑行漫步時,會踩到你們的!少年小心翼翼用樹枝將牠們挑了起來,送到遠處的草叢裡。

這回應該可以了吧?然而,禪者依然說:「這還不是灑掃的真義啊!」

少年很是疑惑了:「那麼,什麼是灑掃的真義?」

「秋天嘛,當然應該灑掃出秋意。」

如果小徑是玻璃鋪成的,現在又清潔得一塵不染,一定能將天高雲淡、樹葉金黃的秋色映顯出來。可是,黃土小路無法透亮,也不反光,如何能有秋意?

禪者沒有說話,起身來到庭院中。少年當然跟在他的身後─好奇,不服,再加莫名的誠惶誠恐。禪者來到一株樹下,抱著樹幹搖了一下─樹枝晃動,驚動了棲息在枝頭的無數蝴蝶─或金黃或淡紅的樹葉,在空中自由飄墜的時候,恰似翩翩起舞的彩蝶。它們飄著,旋著,最後輕輕落回到地面上。於是,小徑上色彩斑斕─落葉繽紛,紅黃相間─一片秋色。

 

摘自 明一居士《禪是清風明月:千年禪宗教你自在豁達的人生智慧》/野人文化

Photo:Jeff Kubin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