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平常心,日日是好日

日日是好日,別無用心處,隨波逐浪去,順其自然來。

文│明一居士

 

日日是好日

保持平常心,就能得到愉悅平和的心境

日日是好日,因無須挑揀,則截斷眾流;日日是好日,別無用心處,隨波逐浪去,順其自然來。

 

只要你願意,每天都可以有好心情

藏族婦人物質相對匱乏,生活很簡單,卻很快樂;而我們幾乎應有盡有,反而整天焦慮萬分,愁眉苦臉。是不是因為我們心中裝進的東西太多了,將許多可有可無的東西也沉甸甸地掛在了心頭?於是,我們為了尋找快樂而貪得無厭,直到心身更加疲憊……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宋代無門慧開禪師這首偈子,道出了一個天大的祕密:快樂是主觀的,只要你願意,每天都可以有愉悅的好心情。

我們無法逃避生活中的各種煩惱,每一個人都經歷過挫折,遭遇過痛苦,都曾猶豫彷徨,都曾感到無奈、無力、無助,所以,只能坦然面對,全然接受,努力改變,然後放下。任何人都脫離不了自己的生存空間,但可以改變周圍的環境;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隱居於世外桃源,但每個人都能創造自己內心的寧靜。保持一顆平常心,不斷調節自己的心態,就能得到愉悅、平和的心境:高低起伏看人生,風也一程,雨也一程;日月流轉回望眼,苦也一天,樂也一天。

日日是好日,別無用心處,隨波逐浪去,順其自然來。

 

晴天很好,陰雨也很好,快樂是沒有條件的

從前,一位老太婆每天到寺院裡燒香,而且總是哭哭啼啼,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好像心裡有天大的委屈似的。我佛慈悲,為何不能使這老婦人快樂起來?寺院的住持冷眼看久了,不禁有些納悶:來寺廟求佛保佑的傷心人很多,但像這樣天天以淚洗面的,絕無僅有。他好奇地問:「你為什麼每天都在哭泣,從未見過你露出笑臉?」

面對愁人問憂愁,說起憂愁愁煞人。老太婆見大和尚動問,未語淚先流,啜泣了半天,才嗚嗚咽咽說:「還不是為了我那兩個寶貝女兒。」

女兒怎麼啦?病了?被丈夫拋棄了?孩子夭折啦?

「現在我已經為她們愁得未老先衰了,若是真發生了那樣的不幸,還不要了我的老命!」老太婆狠狠瞪了住持一眼,絮絮叨叨說,「我生了兩個女兒,都是我這當媽的心頭肉。大女兒嫁給了賣鞋的,小女兒的丈夫賣傘為生。」

「這不是很好嗎?」住持和尚實在想不出,為何這是老太婆哭泣的理由。

「好什麼好?不是你的女兒,你當然站著說話不腰疼!」

和尚若是有了女兒,恐怕不是腰疼,而是頭痛得要命!住持趕緊賠著笑臉。老太婆說:「你看這該死的老天爺,太陽火辣辣的,小女兒家的雨傘怎能賣出去呢?你說愁人不愁人?」

烈日當頭,是沒人去買雨傘。

住持點點頭,安慰老太婆說:「也許,明天就下雨。」

「下雨,下雨有什麼好的⁈」老太婆變成了母老虎,吼叫道,「下雨天,人們都光著腳丫子,我大女兒的鞋要賣給誰呢?」

住持和尚面對老太婆咄咄逼人的目光,又同情地點點頭。老太婆又長吁短嘆地哭上了:「愁死我了,愁死我了呀!」

住持坐在一邊,也不勸解,等到老太婆哭累了,淡淡地說:「今天是大晴天,你大女兒家的鞋一定賣得很好。」

老太婆想了想,點了點頭,臉上的愁雲消散了。住持繼續說:「明天若是下雨,你小女兒家的生意就發大財啦!」

老太婆想都沒想就不停地點頭,嘴角情不自禁泛起一縷笑意。住持笑著說:「天晴,大女兒家生意興隆;下雨,小女兒家的雨傘暢銷。晴天很好,陰雨也很好,這不是日日都很好了嗎?」

經住持和尚這樣一點撥,老太婆破涕為笑。從此,下雨時笑,出太陽也笑,成了一個每天歡樂的「笑婆」。

─這個故事很老掉牙,但它的道理永遠不會衰老。


金代禪師非常喜歡蘭花。為了得到一株罕見的蘭花,他不惜冒著生命危險,像壁虎一樣沿著陡峭的懸崖,下到幽谷深處;像猿猴一樣攀枝拽藤,鑽進茂密的原始森林‧‧‧‧‧‧功夫不負有心人,幾十年下來,金代禪師搜集、培育了許多異常珍貴、稀有的蘭花品種。

他在庭院裡搭起花架,每日像母親照料嬰兒一樣細心呵護著這些寶貝。他可以忘記吃飯,卻從未忘記按時給蘭花澆水。小和尚們私底下都稱自己這位嗜蘭如命的師父為「蘭癡」。

一次,金代禪師要外出,囑咐弟子要好好照顧那些蘭花。弟子們當然不敢大意,要知道,這些蘭花可是師父的命根子,萬一出了什麼差錯,看師父還不扒了他們的皮!事情往往就是這樣,愈怕鬼,鬼愈來;愈擔心出錯,偏偏愈會出錯。一個弟子在給蘭花澆水時,腳下一絆,失去了重心,踉踉蹌蹌向前跌去,撲倒了蘭花架─「乒乒乓乓,劈劈啪啪‧‧‧‧‧‧」

大盆小盆跌落地,一陣亂響之後,盆碎花蔫,支離破碎,一片狼藉。金代禪師數十年的心血化為烏有。闖禍的弟子手足無措,膽顫心驚,不知如何是好。如果地上有個洞,他一定會鑽進去‧‧‧‧‧‧

金代禪師回來後,這位提心吊膽、度日如年的弟子趕緊跪倒在師父面前,一邊不停磕頭,一邊懺悔說:「師父,都是我的錯,將你心愛的蘭花糟蹋了。你打我、罵我都可以,千萬別氣壞了身體。」

金代禪師若無其事將他拉了起來,幫他擦乾眼淚,不斷安慰這位忐忑不安的弟子。弟子見師父臉色不慍不怒、不悲不淒,跟平常一樣平靜如水。他大惑不解,忍不住問道:「師父,你的蘭花毀啦,難道你一點也不生氣?」

金代禪師說:「我種蘭花,一是為了陶冶情操,二是為了美化環境。我不是為了生氣而種蘭花的。」


我的一位法國漢學家朋友,每年假期都要來中國大陸遛達一圈。我的家往往是她的終點站。

那年,她背著背包在西藏遊歷了一番之後,說下輩子一定要投胎成西藏婦人。問她為什麼?她說,因為西藏婦人很快樂。

初到西藏牧區,在那個樹木都很難生長的地方,朋友看到藏人接近原始的生活方式,尤其是那些藏族婦人,勞動異常繁重。作為一位慣看都市繁華的西方人的她,很同情她們,差點就流下了眼淚。然而她發現,儘管每天要勞動十幾個小時,那些藏族婦人卻十分快樂。而且,她們的愉快是發自內心的,是心中洋溢著的喜悅情不自禁的自然流露。於是,她們擠奶時唱歌,打酥油的動作簡直就是優美的舞蹈,連拾牛糞都會哼著沒有歌詞的小調。唯獨看著她這個西方人時,藏族婦人們眼裡水汪汪的,總是不停咕噥著什麼。

後來朋友才知道,那句藏語的意思是「可憐」─那些藏族婦人,竟然覺得她這個來自浪漫之都的巴黎女人很可憐!不是嗎?你千百萬里艱辛跋涉,就是為了看看她們司空見慣的藍天、白雲、綠水,還不夠可憐嗎?只有在外界環境刺激下才覺得興奮,才能感到快樂,不是很可憐嗎?

 

 

摘自 明一居士《禪是清風明月:千年禪宗教你自在豁達的人生智慧》/野人文化

Photo:Albert Amo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