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當怎麼樣的爸媽呢?

如果我們想教孩子真實地活著,好的、壞的、灰色地帶的, 我們都必須帶著他們一起理解......

最近一次的督導經驗裡,醫院的治療師們不約而同想談談如何跟嚴厲管教的爸媽與他們的幼兒們一起工作。在這些治療師的早療服務裡,常常會遇到爸媽急切地希望孩子們發展學習有進步,而在治療師面前對孩子有嚴厲的管教方式,甚至是體罰的情況。

他們指出,有時候這樣的嚴厲很弔詭地反而在孩子發展進步到一個程度後開始浮現出來。治療師們擔心這樣的嚴厲會影響親子的依附關係,於是我們花了許多時間談這樣的擔心。談如何理解家長的期待(這些攻擊或嚴厲的呈現,背後真正要傳達想說的情感是甚麼─例如:「你可不可以進步多一點,讓我可以稍稍喘口氣, 不要為你擔心一輩子」)與如何溫和地和家長做連結,建立有信任感的工作關係,開始和爸媽一起談如何調整教養方式。

 

當教養態度從疼愛轉為嚴厲……

其實,在我的臨床服務經驗裡,從嬰兒期到幼兒期,爸媽教養態度從疼愛轉為嚴厲的情況還滿常見。

曾經有個媽媽分享自己決定不再嚴厲的原因是因為,有一次她伸出手要抱自己四歲的孩子時,孩子臉上呈現緊張的神色,因為他不確定媽媽是要抱他還是要處罰他。孩子這樣的表情給了她很大的震撼,她開始反思自己和孩子之間的相處模式與關係。

也有另一個媽媽跟我分享,自己兩歲半的孩子洗完澡哭鬧堅持不穿衣服,媽媽怎麼樣都無法規範他,只好讓他光著身體在家裡跑來跑去一兩個小時,後來反而著涼。媽媽被無法規範孩子的無力感淹沒。

許多的文章教爸媽們用耐心,嘗試理解要多加引導,所以這篇文章不再重述這些教養特質的重要性。我想嘗試在文章裡跟大家一起思考,自己為什麼在孩子的眼中只剩下嚴厲,或是無法規範孩子的無能狀態。換句話說,自己的教養風格是怎麼來的,它跟自己的信念和感受或是生命經驗有何關聯?

 

在教養孩子前,必須先省思

我常覺得在吸取知識前,先知道自己的狀態與自己需要甚麼是重要的,因此這篇文章想跟大家做的是一起想自己是一個甚麼樣的爸媽。自己的教養風格被自己內在甚麼樣的情感影響,或是甚麼樣的期待驅使?我想說的很簡單,身為爸媽,我們呈現的教養風格背後一定有來源,在談到調整與改變前難道不值得花點時間思考這些源頭嗎?

我想舉自己的例子來和大家分享。在我小時候,我的媽媽曾經很希望我把鋼琴練好,圓她當年因為家貧無法學琴的遺憾。於是她花了高額學費找了非常嚴格的老師來教導我,在五六歲的年紀,我經常因為彈錯音而被老師體罰,嚴師出高徒在那個年代還是很風行的觀念。

於是我痛苦地學習了近五年的鋼琴,這些被體罰的創傷直到今日讓我在面對鋼琴時,完全不會有主動想彈的慾望。所以當我的孩子表示想學鋼琴時,過去這些沒有被處理消化過的情感就被攪動了起來,等到我發現時,自己已經是在她們練琴時非常沒有耐心,對她們常發脾氣的狀態。

有一次,我的孩子在我的責罵中哭著拒絕跟我說話時,我驚覺到,因為練琴讓我們的關係出現了平常沒有的緊繃。於是我開始進行了下列的自我思考:

1. 我怎麼了? (這個情境的歷史背景在我的生命經驗裡是如何被詮釋與記憶)

2. 這個情境有多少是我投射了當初的不滿與憤怒甚至是無力感在我的孩子身上?

3. 現在這到底是我孩子真實的需要還是我的需要?

4. 我對孩子學習的期待是甚麼?合不合理?

5. 依據這個期待, 我可以如何提醒自己調整我們之間的互動?

6. 我怎麼覺知自己的情緒感受?覺知到時可以有甚麼步驟來幫助自己處理自己的情緒?

 

我在孩子眼中,是怎樣的爸媽?

身為爸媽,第一件事情我們要嘗試理解的是「自己在孩子眼中是甚麼樣的爸媽」, 這個答案需要靠我們許多日常的觀察。我們會觀察孩子是否可以自在地靠近我們, 或是信任地表達自己的需求,如何等待或是接收你給他的任何回應等等。這些互動中的片段都可以給我們佐證,我們在孩子心目中是一個甚麼樣的爸媽。

第二件事我們會想的是「孩子這樣解讀或理解我們,是我們希望的嗎?」 如果是,我們感到安心,良性的親子互動便會繼續。如果不是,或許可以依照上述六個問題做思考。理清是否有任何自己過去沒有清理的生命經驗,在潛意識裡影響我們的親職方式。

很多時候,爸媽的角色提供我們一個新的機會檢視自己的過去,好的、不好的都容易在這個緊密的親子關係中浮現。當我們的關係卡在某個狀態一直不斷撞牆時, 那表示可能有更多深層的,甚至是已經被壓抑的過去經驗在影響我們當下的呈現。伴隨彈性調整與用不同角度思考同一個議題,「修通」才可以逐漸成形。

 

面對自己,擁有想要的家庭生活

當我在練琴這個創傷經驗中,能夠允許自己去理解對老師與母親強迫加諸在當年我身上的熱切與挫折,其實有著她們自己不切實際的期待與投射時;能夠同理母親和老師其實也走過很長的失落,才接受了我無法喜歡練琴這個狀態;能夠思考原來恨的同時,卻也創造了我對欣賞音樂以及歌唱的熱愛時,這個創傷經驗不再純然地只剩下負面無法消化的原始感受。於是,修通緩慢地開展,這樣的修通也逐漸地反映在我陪伴孩子練琴時自己的狀態。

面對自己從來就不是容易的事,在當父母時遇見自己遺忘的或壓抑的過往更是容易讓人過度負荷。但是如果我們想教孩子真實地活著,好的、壞的、灰色地帶的, 我們都必須帶著他們一起理解。歷史總不斷重演,尋找答案前的諸多嘗試,一定充滿困惑與挑戰,沒人說這是件簡單的事。唯一的不同是,這次是我們當主角,我們可以選擇並決定自己要當甚麼樣的爸媽,擁有甚麼樣的家庭生活!

 

Photo:曾愛玲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