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孩子一個可以釋放情緒的空間

孩子需要一個壯闊胸襟、自然恬靜、又能延伸無限視野且毫無壓力的空間......

「你怎麼那麼喜歡帶孩子去海邊?怎麼玩不都是一樣?」身邊的每一個朋友幾乎都問過我同一個問題。重要原因歸咎於「我愛海」,更主要的原因是,孩子需要一個壯闊胸襟、自然恬靜、又能延伸無限視野且毫無壓力的空間。

 

給孩子一個釋放情緒的空間

我清晰記得,幼稚園時候,我是村裡最小的一個孩子,又瘦又小的身子,自然成為大孩子們欺負、惡作劇的對象,因此有個「愛哭鬼」的外號。大夥成群出去玩跟不到,我哭;拿泥巴丟我,我哭;捉迷藏總是找不到人,我也哭。

每次受到委屈,我鐵定衝去找爸爸,但他總是不在乎的看著滿臉黏呼呼鼻涕眼淚的我說:「來,哭玩了嗎?牽絲一下」,就把我埋在他大腿間,抽泣的頭捧起起,臉上鼻涕就會牽成一條長長「蜘蛛絲」,「不哭囉,去玩吧。」接著我就開懷大笑,滿意地離去,之前發生的事似乎一瞬間就忘了,馬上又融入那群總是欺負我的大哥哥們。

偶爾我賭氣不想玩,他就一把抱起我放在腳踏車上,不斷繞著田間小徑吹風;或到山上的鳳凰瀑布,讓我在絲縷般傾瀉下來激起的涼風中玩玩水,等我開心的笑了,就快意的吹著口哨回家,途中經過「柑仔店」,也許還會藉機買個幾粒「金柑仔糖」小小安慰一下。

但,爸爸從來沒對我說過什麼安慰或鼓勵的話,一句都沒。為什麼?我不知道,但這些年來,我開始了然於胸,其實,他給了我充足且適時的釋放空間。

 

家庭與自然的釋壓,是心靈最好的良藥

每次,他會只要求我好好看看美麗的風景、樹木、野花野草,爸爸總是說,「沒有什麼事比在田裡散步還要快樂」。我要說的是,我一次次的不滿與憤怒的情緒,透過父母行動上的撫慰,自然的釋放療癒,很快就恢復平靜,而且不會累積。

我主跑社會、國防新聞二十年,看過的慘絕人寰的兇案、死傷無數的天災人禍、性命的生死交關超過數千回,每天都有不同的負面能量在侵蝕自己的內心,之所以沒遭到腐蝕,家庭與自然的釋壓與平撫,就是最好的良藥。

而今,這帖良藥傳到我的手上,我不斷思索著如何傳承下去。當有了野孩子和妹妹後,這兩隻還沒學爬,我就帶著他們去四處享受觀察這個美麗的世界。

在他們的成長階段,不同的時期,總做著同樣的事。我們夫妻抱著孩子坐在海灘,鋪張大地墊,就讓他躺在上面,小手小腳隨意亂蹬、用著剛能分辨色彩的大眼,去看看眼前的藍天白雲,舞動的海浪與開闊的太平洋。

更多時候,我們帶著他慢步在太魯閣峽谷、神秘谷步道,讓他嗅著迴盪在峽谷中帶有芬多精的自然風、看看千萬年水石刻劃出如山水畫般的岩層紋理、聆聽激流沖刷水石的對話、觸摸著鮮翠百樣的植物。這些最原始的生命源頭,其實就不斷在的他耳邊低語呢喃:「孩子,靜下來,靜下來,享受生命中的美好事物。」

與其說著我帶著孩子四處玩,倒不如說,「我是帶著孩子四處去尋找能讓心靈平靜的地方」。

 

在「趕」的生活步調中,多給孩子一點空間沉靜下來

都市的孩子,所處的生活模式只有一個「趕」字。快速急迫的壓力,是造成孩子焦慮、躁動的主要因子,如果始終無法有時間「停機休息」,或是清除大腦中的「壞記憶」,當累積到一定能量,身體「當機」絕對是遲早的事。

多給孩子一點戶外與內心的空間沉靜下來,真的是每個家長必須學做的功課。

多年來我觀察到,過去我偶爾放學後會帶著孩子到大安森林公園沙坑玩沙,幾平方公尺大小的沙坑,中間擠滿了孩子,四周圍滿了神情緊張的家長。在摩肩擦踵玩樂過程中,孩子間不時要為了多爭取一點空間而相互爭吵,甚至互相推擠,環顧四周,除了人還是人。

侷限的空間內,孩子們帶著緊張情緒玩樂,偶爾還因不同父母間為孩子討公道爭吵,最後雙方被迫哭喪著臉帶離,負面能量充斥在空氣中。

換一個場景,我們經常處在沙灘呆坐,散落在綿長沙灘上玩的孩子與家長,各個都專注而愉悅,孩子抬頭望去就是寬闊的海洋,一切如此恬靜,心胸自然跟著視野無限延長,舒緩效果當然加倍。

我看出了這個端倪,所以我總愛帶孩子往海邊跑,在海邊,陪伴著他的是細砂、浪濤聲與無邊際的海洋。野孩子和妹妹經常一整個下午就窩在沙灘上,也許什麼都不玩,就只盯著波浪起伏;或是遙望遠方,過去我們叫做「發呆」,現代人文雅一點叫「放空」。  

這個過程,不管孩子的內心或思緒到底想什麼,都無需擔憂,其實他們很專注的透過自然環境在修補受傷或是躁動的大腦、舒緩釋放疲乏的身心壓力。

 

父母給孩子過大的壓力,是不快樂的來源

大家都愛海島旅遊,海島度假飯店或Villa內,也熱愛在「發呆亭」冥想、打禪及做瑜珈,發呆亭為何通常都在海灘、田野間或崖邊?很單純,就是希望透過視野拉大心靈空間,讓靜下的心重新蓄積能量。

日前,一位跑了25年新聞的晚婚資深同業,緊張的問我,他未來是不是該將正在讀幼兒園大班的兒子,申請到一所功課比較多的小學?因為聽很多家長說,孩子就讀的附幼所屬小學太自由,功課很少。

我聽了相當驚駭,或許這是大多數人共同的想法,但從一位看盡官場爾虞我詐,金錢政商遊戲、綜橫黨政界的資深記者口中說出,我終於體會,教育和家庭功能真的出了問題。但我還是忍不住說,「老哥,你都還不知道自己小孩的特質?就要將他囚禁在籠子裡?」

我並沒正面回答他的問題,只反問他,「你大學讀哪間學校?」「某私大」;「你出社會工作到結婚生子,過得如何?」「很好阿!」;「你老婆呢?」「也很好!一切很順。」

「好,你和大嫂都過得很好,既非讀名校,也沒有長輩金援?你覺得為什麼有這結果?」「因為我們很努力工作。」「好,那你覺得你要培養你兒子成為完整人格、抗壓性強,有謀生能力的人?還是要將孩子塑造成壓力鍋?不小心一個偏差,搞不好就成為一位家庭或社會麻煩人物?讓你前一輩子賺的,後半輩都不夠替他擦屁股。」  

我相信,未來這位孩子勢必背負著家長的緊張情緒與期望壓力一路成長,社會上可能將因此又多了一個不快樂的孩子。

 

孩子的心靈就像平靜的湖

孩子的心靈就像面平靜的湖。偶爾投入一顆石子,激起的漣漪自然會慢慢的向外擴散後歸於平靜,繼續映著周邊的山光倒影,內心的善美依舊如昔。

當這片清澄湖面,任憑主人、民眾無止盡的猛丟石頭垃圾、傾倒垃圾與廢水後,不需多久,很快成為一灘髒汙的死水,毒害原本悠遊其中與周邊的生命,這時花費再多的時間精力與金錢,都再也難以恢復過去的原貌。

「慢~慢~,放鬆停下來,輕鬆專注,享受一下大地無言的物語」,這自然的呢喃,始終縈繞在我耳邊,不知大家是否也聽見了?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