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親愛的人,別讓自己被恐懼與憤怒淹沒

如果你我還是不願意去了解殺人行為的原因,只是妄想以執行死刑來安自己的心,那麼這些代價,將由我們未來的子子孫孫來承擔。
  • 米棠
  • 2016-03-30
  • 瀏覽數888

殺人案的動機不外乎是感情、金錢、仇恨,但是隨機殺人,甚至是隨機殺害兒童,讓人難以理解,其所帶來的恐懼與憤怒更為無邊無界,甚至可能演變成對社會的恐懼,對陌生人的敵意。

隨機殺人案件,近幾年一件又一件:

2009年3月9日,士林,36歲男子黃富康,佯稱租屋殺害房東,1人死亡。

2012年12月1日,台南,30歲男子曾文欽,湯姆熊電動店殺男童,1人死亡。

2013年3月24日,台南,36歲男子涂嘉文,攻擊路人,1死。

2014年5月21日,江子翠,21歲男子鄭捷,捷運上隨機殺人,4人死亡。

2015年5月29日,北投, 29歲男子龔重安,潛入校園殺害女童。1人死亡。

把所有的憤怒投向加害者,作為集體情緒的出口,要求處死加害者。面對隨機殺人的恐慌,為了替恐慌找到解答,要求處死加害者。這些憤怒與恐慌都是真實存在的,但是要求死刑,真的可以回應或化解這些憤怒與恐慌嗎?真的可以避免下一次的悲劇發生嗎?

 

死刑,真的能避免下一次的悲劇嗎?

台灣至今沒有廢除死刑。從2009年的隨機殺人案開始,2010年到2015年,台灣執行了32件死刑:

2010年4月30日 死刑執行4件

2011年3月4日 死刑執行5件

2012年12月21日 死刑執行6件

2013年 死刑執行6件

2014年 死刑執行5件

2015年 死刑執行6件

如果死刑有效,為什麼阻止不了一件又一件的隨機殺人案件發生?如果死刑有效,為什麼2016年3月28日還會發生33歲男子王景玉在內湖街頭隨機殺害四歲女童的案件?可是,如果連死刑都沒有效了,怎麼辦?對於隨機殺人案的恐懼與憤怒,依然是那麼真實。

這股恐懼與憤怒,是因為殺人這件事太巨大,實在很難讓人願意去理解加害者的行為與動機,受害者家屬很難不被恐慌與憤怒所淹沒,對於這點,旁人絕對要加以尊重與諒解。但是,此次事件中,受害女童的媽媽是這麼說的:

「我認為這樣子的隨機殺人事件,兇嫌基本上在當時是沒有理智的。這不是靠立什麼法、怎麼處置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我還是希望能從根本、從家庭、從教育來讓這樣的人消失在這個社會上面。我希望我們未來的子子孫孫,都不要再出現這樣子的人。」

當事人展現如此高的格局與氣度,不讓自己被恐慌與憤怒所淹沒,努力尋找事件的原因,努力試著不讓這種事情再次發生,那麼身為旁觀者的你我,真能放任自己被恐懼與憤怒淹沒,然後高喊非執行死刑不可?

 

別放任自己被恐懼與憤怒淹沒

追究原因吧,我們從過往的隨機殺人案件中,學到了什麼?這些加害者是怎麼長大的?在他們無助的時刻,都是怎麼度過?誰來幫他們解惑?在他的人生歷程中,所顯露出的偏激或恨意的蛛絲馬跡,有沒有有心人辨認出來,承接這些情緒?為什麼他會選擇殺人這種極端的暴力作為出路?

如果加害者苦於不被了解,就算他們殺人了,他們的身心,依然沒有人願意去認真面對與分析,這大概就是他們最大的悲哀。只有「精神異常」、「邪教」、「毒品」等等的一堆標籤貼在他們的身上,然後等著被消滅,被排出這個社會,他們的行為與動機,依然不被了解。

放任自己被恐懼與憤怒淹沒,其實和加害者的邏輯一樣,認為用暴力能夠解決事情。但實情是,如果你我還是不願意去了解殺人行為的原因,只是妄想以執行死刑來安自己的心,那麼這些代價,將由整個社會來承接,由我們未來的子子孫孫來承擔。

 

─ ─

作者:米棠

是個父親,陪孩子成長,對於親子互動的觀察與思考,寫成文章,作為人生歷程的紀錄,也作為與你我共同思索的材料。

 

Photo:chia ying Yang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