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平靜單純幸福

幸福的事,真的很多都建構在很單純、很簡單的人事物上。
  • 書摘
  • 2016-03-04
  • 瀏覽數2,899

文│洪仲清

 

跟一位朋友聊天,她散發著很強的幸福感。我感謝她讓我感受到她所描述的美好意象,又願意在現狀上,為自己、為家庭成長。

 

之前有位朋友,在FB粉絲專頁上留言,談到她覺得我很幸福。我是不是真的幸福,這沒有客觀的評量,不過看到她這麼寫,我當下就有幸福加分的感覺。我自己清楚,我能照顧好自己的情緒,才能接收到這位朋友的善意。

 

幸福的事,真的很多都建構在很單純、很簡單的人事物上。」這是朋友進一步在留言中留下的概念,我非常認同。

 

一個人,簡單一點,真的比較容易平靜。用減法過生活,節制慾望,把時間花在必要的人事物上,可以看到付出與回饋,這讓人感覺安然、踏實。

 

一個家庭,簡單一點,真的比較容易幸福。也許是我的經驗有局限,在現代的大家庭裡面,常會被扯進許多是非與比較當中,就算我們選擇跟這些切割,也會有壓力。越是投入是非與比較當中,越是弄得怨念沸騰。

 

簡單平靜,單純幸福。因為更容易回到事物的本質去掌握,去覺察自己的起心動念,從拉扯之中再回到初衷。

 

當關係只有兩人,我們常不小心進入一種拔河的狀態,我們用力往我們這邊拉,對方也用力往他那邊扯。在拉扯到感覺關係緊張的時候,雙方懂得相互理解,理解到極致,我不再是我,你也不再是你,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你我的分別消失,生命共同體的意識浮現,自然放下拉扯,攜手前進。

 

可是,當關係牽扯數人,常不是你我願意放下,就能罷手。家庭之複雜難解,部分原因在此。

 

或許是因為我常覺得我對家庭動力感到迷惑,但又跟家庭一起工作,所以不斷地寫。有位朋友很搞笑,他說,每個月把我的文章集結,就可以出一本《洪老師月刊》了。我告訴他,對我來說,我自己本來舊有的想法,我不覺得怎麼樣,朋友們的留言,才是我的重點。

 

我在寫的時候,腦中常想著一些人、一些事。所以最近有朋友說,他有時候看我的文章,會感覺我在跟他說話。這或許跟我的工作有關,所以語氣上也有這種感覺。

 

可是,我清楚,真正在寫的時候,我面對的恐怕是我的回憶,以及我的人生所投射出的困境。

 

我有我的困境,各位朋友也有各自的困境。往困境的深處走去,大家都在面對,本質上有其共同共通,不再分別。你、我的困境,二合為一,複雜變簡單,簡單致平靜。

 

要簡單,不簡單,需要努力。有時候,也要努力不努力。

 

當老、病、死在我們面前的時候

 

跟朋友談到她家族裡最近發生的事。有些人得癌症,有些人的身形日漸衰老,有些人要準備住養老院,有些人則茫茫不知方向......

 

家事如麻,壞消息常比好消息多。在生命面前,我們總是渺小,也不得不學著謙卑。日常的煩惱不快,拉高視野來看,只是枝微末節。

 

就在今年,我面對的兩個孩子,教他們的老師分別過世,縱然年紀輕輕,無常也沒放過他們。家長陪著難過,我則暗自警惕,生命有時,有哪些安排我可以收回來,放在我最在乎的事情上?

 

至親摯愛離世,那種悲傷像海浪,一波剛走,下一波又會來。狠狠哭過,以為再也哭不出來,沒想到隔一段時間,悲傷又猛然襲來,這都很正常。即使平靜了好些時日,像是剛好周年,或者整理照片,又想流淚,這都不算誇張。

 

愛有多深,失去的時候就有多痛。愛本來就是冒險,但是一起走過的路都留在心頭。形體不在身邊,閉上眼簾,彼此相視的微笑就能化現。

 

某些朋友,是因為壓力難受,而讓我們有機會在網路上相伴著走,我感恩領謝。我最近也面對些難過,不過,難過教我有些事得要早點把握,別讓遺憾先來找我。

 

生命從來不曾承諾我們長久,但它不忘記提醒我們要感受、享受、接受。我們曾經讓彼此的角色有個圓滿,這就足夠。

 

我們的人生有兩點,是起點與終點。我們一直往終點走,沒辦法回頭,我們想坐在原地,也會繼續被時間推著走。不過,別怕,等終點到了,我們那時早就走了,重點是,我們經歷過什麼。

 

不是什麼好的事,就非得永久。再久也只能變成回憶,不珍惜什麼都沒有。

 

摘自 洪仲清《我想傾聽你》/遠流出版

Photo:freestocks.org,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