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意義:暴龍、蝴蝶與黃鸝鳥

真正的成長不是要隔絕於外境,為孩子製造一個適合成長的環境,而是教導他們從現今的環境中找到存在的意義和價值!

有一個小孩被暴龍追趕,他神色慌張,拔腿狂奔,勇往直前,生怕成為暴龍的食物,後來暴龍改變目標去追其他的大獵物了,這個小孩終於停下來,他攤倒在地,氣喘如牛。

 

這時,他看到有一個小朋友拿著蝴蝶網,興高采烈的在追蝴蝶,雖然跑不快,但是笑容沒有停過,暴龍小孩問他:「你都不會累哦?」蝴蝶小孩說:「那麼好玩怎麼會累?」暴龍小孩說:「你不怕等一下暴龍又來了嗎?」,蝶蝴小孩:「什麼是暴龍啊?很可怕嗎?」

 

這時樹上有一隻黃鸝鳥笑出來說:「你們一個跑得半死又累得半死,另一個不知道人間的危險,為什麼不像我一樣輕輕鬆鬆的看風景啊?」

 

暴龍小孩就是台灣體制教育下的小孩,被課業壓力壓得喘不氣來,只要有機會就會大肆的休息玩樂,因為不知道等一下暴龍什麼時候又要來,只好及時行樂。我們不能怪他們過度放逸,他們實在太辛苦了,因為普遍家長仍重視學業成績。

 

蝴蝶小孩就是接受體制外開放教育的小孩,他們自動自發,學習充滿樂趣,雖然成績不見得像暴龍小孩那麼亮眼,但是他們學習的熱情是保持長久的。然而,他們仍要面對許多他們不喜歡的課題和挑戰。

 

黃鸝鳥是一種覺察心境,不管你是身處壓力或是悠閒,重要的是要看清事件本身,體會這個過程,就會得到一種平常心,該快跑的時候快跑,該探索時自動學習。放一些暴龍追小孩,當然他的跑步會進步,但是就怕你放的暴龍太多隻又跑太快,小孩會承受不了,所以要酌情處理。替小孩找蝴蝶,他當然會樂不可支,然而蝴蝶追完,還是會有人生的暴龍等他,把他們保護得很好,對他們不一定是好的。

 

我們都同意教育應該要由威權掌控進步到自主學習,但是我們也必須瞭解強調自主學習也要同時教導面對枯躁乏味和批評挫折,不然一個小孩這裡自主學習一下放棄、那裡自主學習一下又放棄,長大可能就一直換工作、換伴侶、換電玩無法面對枯躁而一事無成。

 

最棒的教育應該多尊重小孩學習的意願,但是也要教導小孩面對挫折和失敗,畢竟他的人生要面對的不全然都是順心如意的事。給太多「暴龍」的壓力固然會抹煞學習生興趣,但是只給開心的「蝴蝶」,不指導小孩面對枯躁,也可能讓他不知人間疾苦,降低他們適應環境的能力。

 

真正的成長不是要隔絕於外境,製造一個適合成長的環境,而是從現今的環境中找到存在的意義和價值。這就是黃鸝鳥的覺察精神,在每一個環境中都常常能觀察現狀,觀察自己,回到當下,找到環境給予的教育意義,任何一種情境都可以學習,不一定非暴龍或蝴蝶,這就是活在當下的積極意義。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