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成績衡量了誰?

把考試成績作為衡量學生、老師和學校的唯一標準,甚至成為好家長的標準。大人心裡只想著分數,卻不思考孩子需要什麼?
  • 書摘
  • 2016-02-18
  • 瀏覽數2,389

文/吳蓓

 

 

目前學校的評分方式主要是考試,考試一方面是讓學生檢查自己的學習效果,老師檢查教學效果。另一方面,老師按分數給學生排隊,分數高是好學生,分數低是落後生。而學校以班級考分來評價老師的工作,決定老師的獎金,甚至去留。學校還會向社會公佈本校的分數和錄取率,吸引更多家長,獲得更多經濟效益。一些出版社為了迎合應試教育的需求,大量印刷各類考試複習參考書,以此獲暴利。


取消考試可能嗎?不可能!我當過十九年的學生,十五年的物理老師,深知考試對教學效果確有提高。但我又感到考試可能產生的弊病太大了,用之不當,還不如不用。比如把考試成績作為衡量學生、老師和學校的唯一標準,甚至成為好家長的標準。大人心裡只想著分數,卻不思考孩子需要什麼?是否愉快?忽視了孩子是個完整的人。我從媒體上不止一次讀到因孩子考試成績不理想,家長拳打腳踢的新聞。如果孩子只受皮肉之苦就算了,可憐的是有的孩子承受不了巨大的心理壓力,精神崩潰,終生難以康復,成為考試分數的犧牲品。


艾爾斯(William Ayers)是《一位教師的教學路程》一書的作者,他特別強調「標準化考試的不幸就在於它不能量化主動性、創造力、想像力、邏輯思維能力、道德取向以及對他人的價值取向的認同等等。」所以要用什麼樣的辦法,既能起到考試的自我檢查效果,又能避免弊端呢?華德福學校取消考試,他們是怎樣評價學生學習效果的?


首先,任課老師從一年級帶班到八年級,長期和學生相處使他們就像學生的在校父母。面對學生的問題和弱點,不是兩、三年後移交給別的老師,而是尋找對策,有針對性地提供長期幫助。老師知道有的學生數學理解得慢,老師不給分數也不下結論,也許一年後學生的數學會跟上來,也許需要幾年的時間。老師對學生的瞭解不是侷限於錯了幾道題,而是要知道學生是怎樣思考的。學生在課堂寫作業時,老師在一旁觀察,學生僅是抄寫黑板還是真懂?僅是在應付老師的要求還是全身心投入?需要時老師隨時給予指導。


課堂上老師調動學生的思考、意志、感情,創造條件讓學生以整體的方式學習。同時也注意觀察學生在集體中的表現,他是否和其他同學友好互助?還是爭強好勝自私自利?如何幫助學生克服交往中的缺點?


學年結束時,班導師為每位學生寫一份較詳細的評語,向家長介紹孩子一學年中的情況。每一科目的老師要為每位學生寫一份簡短評語,介紹孩子學科的學習情況,用評語的方式取代成績單。寫評語時,教師要對學生一學年的觀察記錄提煉加工,而不是在科目後寫下優秀、合格或不合格等簡單的字樣,而是把孩子在校發生的某個典型事例呈現出來,讓學生感到自己的優秀和獨特。比如:


本人對C 同學在八年級的成績感到萬分欣慰。平時他在數學和科學兩門功課上的學習是突出的。但是在本班音樂劇期間,我對他的表演才能先是十分驚奇,後是由衷讚歎。他在第一幕中表現出來的自信和幽默風格有助於音樂劇以恰如其分的情緒和氛圍作為開端,並為其他角色在表演時的語速快慢和演唱音高等方面作出了榜樣。C同學的精神面貌、卓絕的工作以及他在克服困難時的努力是無可挑剔的。他的確很出色。(引自《華德福教育的奧秘---我所親歷的華德福教育與教學》 傑克•派特拉什(美)  譯者:盧泰之)

 

書面評價中也包括需要改進的領域。把學生的弱點和優點結合起來敘述,容易被學生接受,如下面評語:


五年級中L同學的作文最有趣。她總是寫得很長,而且有較強的表達能力。L 同學是位熱心的讀者,她的詞彙量豐富,寫作顯得成熟,達到高年級學生的水準。然而有時候,我認不出作業本上某個單詞時,我很沮喪。我希望L 同學在下一年寫出更加簡練優美的文章。我以及全班同學就能欣賞到更多精彩作品了。(引自《華德福教育的奧秘---我所親歷的華德福教育與教學》 傑克•派特拉什(美)   譯者:盧泰之)

 

其次,由於華德福學校不用課本,某種意義上作業本就是課本。一年級的數學、語文在一個大開本上,隨年齡增加,作業本開始分科目,到了七、八年級,還有科學本,上面畫著實驗裝置彩圖,寫著實驗步驟。一個學習單元或一個學期結束時,老師檢查並給予評論。這樣的作業本替代了考試卷,父母通過作業本瞭解孩子的學習內容和成果。


其三,沒有作業本的科目,如音樂,至少每學年舉行一次班級音樂演奏會。我聽過五年一班的音樂彙報演出,節目有合唱、合奏豎笛、小提琴、吉它和獨唱。一位女孩從沒有彈過吉他,僅用了一天時間學了一首簡單的吉它曲,就敢於上臺演出,學生們展現出的自信和自如的精神面貌,以及對音樂的喜歡,使我深受感動。


回想女兒每學期成績單上都有音樂等級分數,但我從不知道她究竟學到了什麼,成績單上的優、良、及格只是抽象符號,家長不知道真實的情況,抽象符號代表的是相對教學大綱要求達到的程度。而學生音樂會讓我感受到另一種形式的考試,孩子站在臺上演出音樂節目,家長能真切瞭解到孩子的音樂成績,這個成績不是橫向比較誰最好誰最差,也不是和標準相比。而是觀察孩子在一年中相對自己的進步。還能看到孩子在集體中的音樂表現,如他是怎麼和同學合作的。


無論走進哪個華德福教室,總會看到牆上貼著許多學生畫,低年級學生家長每天接送孩子上學,可以走進教室看畫,高年級家長會時,家長可以看到在整個班級中自己孩子的畫。這比起抽象的符號來表示繪畫成績,遠為形象、生動、具體。


語文學習的記錄除了作業本外,還有詩歌朗誦、複述故事和戲劇表演。低年級學生在班級背誦詩歌、複述故事。華德福教育十分重視口語表達能力,他們認為人類先有口頭語言,後有書寫文字,對於十歲前的孩子,口語表達很重要。從四年級到八年級,全班每學年排演一部話劇,並在學校公開演出,請家長觀看,這不僅對學生是一場考試,對老師也是一種壓力。我在愛默生學院學習了五個學期,幾乎沒有用筆考試過,最常見的考試是彙報演出,一想到在眾目睽睽之下登臺演出,無論怎麼偷懶都不行,觀眾席中有來自全校的同學,如果馬馬虎虎,有損自己在別人心目中的形象。這樣的考試,使學生出自內心的要表現得更好。


現在教育改革的趨勢之一是改變傳統考試方法,老師給學生的評價要全面化和全程化,要涵蓋各方面的內容,必須伴隨在教學過程中,隨時關注學生在課堂上的表現與反應,及時給予鼓勵或指導性的評價,這正是華德福學校一直在實踐的評價方法。尤金‧斯格沃茨是一名華德福教師和作家,他說,建立學生個人檔案的評價方法已經迅速在美國教育者中獲得稱讚和認同;這種華德福教育的方法比標準化考試更為適宜,更為受到大家的讚賞。……教師將要考慮到諸如孩子的繪畫、編織、運動、音樂、口語等許多事情,這些事情要比那些容易判定的認知能力和言語記憶能力更為重要的多


我的老師沃倫告訴我,他在Olympia華德福學校擔任班級導師時雖然沒有考試,但學生們轉到別的學校參加考試時,競爭力毫不遜色,他們在新的學校考試成績優異,表現突出。沃倫自信地說:「學生知道考試不是一切,只有當你轉到另一所學校時,它們才是重要的。學生知道生命中真正重要的是內在的喜悅、分享和愛。」


華德福老師喜歡用一個故事說明他們的評估方法:很久以前有一位國王,他有一個美麗的玫瑰花園,每天他都親自照料玫瑰。一天,他準備要外出幾個月才能回來,他叫來忠實的僕人,吩咐僕人照看心愛的花園,僕人從來沒有做過花園裡的勞動,他問國王什麼是最重要的事情?國王說,最關鍵的是要保證玫瑰根部有足夠水分。


幾個月後,國王回到自己的宮殿,令他驚訝無比的是花園裡玫瑰全死了,「沒有比我的指示再簡單明確的了,」他對著滿臉羞愧的僕人喊道,「你究竟做了些什麼?」僕人說:「完全按照您的吩咐,我每天把玫瑰一株株拔出來,逐一檢查根部是否有足夠水分。如果根部乾燥,我就給它澆水,然後再放回土壤中。」


國王知道許多其他方法可以觀察玫瑰是否需要水分,枯萎的葉子、凋謝的花朵、乾癟的花蕾等都能顯示出是否需要水,根本不需要把整個植物連根拔起,以致毀掉植物。華德福的老師認為普遍流行的各種考試,就好像是故事中的僕人把玫瑰的根拔出來,他們滿懷熱情的破壞了他們尋求評價的能力。

 

 

摘自 吳蓓《請讓我慢慢長大》/木馬文化

Photo: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