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孩子自己打發無聊,激發出更多創意

無聊感的目的是要我們停下現在正在做的事情,去做些更有意義的活動。

文/理查.史提芬斯

 

 

無聊的牛頓,發現了萬有引力

 

一位返家的大學生坐在花園裡頭。他在從小生長的小村莊裡頭陪伴母親,感覺繁忙的劍橋生活根本是另一個世界。這趟鄉村之旅相當無聊,根本沒什麼事好做,整天就只是在戶外漫無目的地閒晃而已。

 

但是,或許對忙翻天的碩士學生來說,這正是寶貴的休息時間。暫停學術生活喘口氣,也許能讓他從更寬廣的視野看事情,更清楚地看見大千世界的微小細節。通常一顆蘋果從樹上掉下來只是件一點都不起眼的事,但是這起日常細節卻在此情形之下成了意義相當重大的發現。此發現的影響力超越伍思索普科特沃斯村(Woolsthorpe-by-Colsterworth)、超越劍橋、超越英國、甚至超越了地球和太陽、月亮與星星。或許正是因為年輕的牛頓正在浪費時間,所以他才想出了萬有引力定律。

 

 

無所事事的假期,讓孩子發揮創意、打發無聊

 

依個人觀點不同,一九七○年代的寒暑假可能是 (a)童年的黃金時期,小孩子可以盡情在戶外玩耍,不用擔心受怕;或 (b)毫無規劃的大把時間,少了網路或電視等等現代消遣更是無聊冗長。事實上可能兩者皆是,而且當時的電視其實沒那麼糟,當年的三台(BBC1、BBC2 和ITV)當中至少會有一台在早上撥兒童節目。英國廣播公司有個節目名叫《你為何不?》(Why Don’t You?)。

 

這節目的廣告口號有點尷尬:你為何不關掉電視機,出去做些沒那麼無聊的事?除了告訴我們當年的父母就相當擔心孩子在電視機前坐太久,這個口號其實相當沒必要,而且也一點也不朗朗上口。如果你把孩子留在電視機前夠久的時間,他們遲早會覺得無聊,開始自己找樂子。賓州州立大學的心理學家曾經做過研究,提供了相關證據。

 

心理學家進行了一系列的研究,目的是要測試無聊感是否能讓人更有創意。他們是這麼想的:如果無聊感真的能激發我們尋找新活動、嘗試新體驗,那麼其中一個體現方式就是思考會更加開放、有創意。此研究類似上一個研究,研究員請受試者觀看不同影片,讓他們感受到不同情緒。這次的無聊影片則是電腦的螢幕保護程式,空白的螢幕會逐漸被五顏六色的管線填滿。

 

研究員使用字謎來測量創意力。受試者會拿到三個詞彙,並且想出跟這三個詞彙都有關連的第四個詞彙。舉例來說,其中一個題例為SORE(痠痛)、SHOULDER(肩膀)與SWEAT(汗水),你可以想出跟這三個字都有關連的字嗎?要解開這類的謎題需要發散式思考。如同第二章所說,這類的思考更為寬廣、多元,並非狹隘的集中思考模式。我們要發揮創意時便會使用此類的思考模式。順帶一提,SORE、SHOULDER 與SWEAT 的字謎謎底是COLD(冰冷)。

 

第二個測量創意力的作業如下,受試者會得知一項類別,如「交通工具」,以及一些例詞,如「汽車」、「駱駝」與「樹」。他們必須評量每個例詞有多符合該類別。「汽車」的分數便會相當高,因為汽車就是個交通工具的好例子。

 

不過「駱駝」的分數便會高低參雜,因為駱駝並非交通工具,但是又可以拿來騎或拉推車,所以受試者可能會認為駱駝跟交通工具有點關係(總比「樹」和交通工具的關連性還高吧)。學界已證實,認同非典型的例子可以協助測量受試者的思維究竟多有創意。

 

感到無聊的受試者較能解出三詞字謎,而且也將「駱駝」一類關連性弱的例子評為高分。所以,此結果真能證實無聊感會增加創意度。其中一種解釋方法如下:無聊感會激發我們進一步與世界互動,因此讓我們的思想更為有彈性、更接近發散式思考,而非集中式思考。此結果支持了先前提到的哲學想法:無聊感的目的是要我們停下現在正在做的事情,去做些更有意義的活動。

 

摘自 理查.史提芬斯《壞習慣的正面力量》/時報出版

Photo:John Morgan,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