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復內心創傷才能成為更好的自己》我們都要跟內在的自己和解,接受真實的自己

開悟是當你擺脫你的不真實並回到真實自我時,它就會展現的一股振動重新校準的能量。

編按:

你是否發現,無論你多麼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多麼努力追求自我成長,內心依然不時感覺空虛、悲傷、焦慮、不安或憤怒,即使也有平靜、快樂的時刻,但總是無法持久?別擔心,你並不孤單。世間大多數人都有同樣的感受。作者帕納切‧德賽在本書中簡單明瞭地闡述,之所以有這些煩惱,都是因為我們一直向外追求肯定與價值,但那些負面情緒、別人眼中的你,都無法定義真正的你。勇敢接受真實的自己,才能邁向一個全然和平、完整的人生。

 

你的核心創傷

細節無關緊要。事實上,你甚至可能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重要的是,在你人格形成的那些年,有某個重要的關頭—當你第一次意識到,你的「本質自我」無法融入你出生的這個世界的制約時。那是一個情緒折磨和混亂的時刻,像一個振動的能量紋身烙印在你身上。你並不安全。你在某種程度上是不可愛的。你沒有符合標準。你正在經歷恐懼。你是孤單一人。

與那事件同時,一種深深的不值得感進入你的振動領域,並因羞恥和罪惡感而膠著在原地。更多類似的經歷疊加在最初的那一個上,而積累出一種更普遍的感覺,即無論如何,你都不值得人生所提供的美好。這種不值得感是你的核心創傷,而它從一開始就塑造了你的整個人生。

你做出的大多數決定、你追求的目標、你渴望的關係,以及你正在創造的人生,都是由彌補你的核心創傷的需要所驅動,透過的是從外在世界尋求愛、認可、接納和奉承。這些年來,你可能已經培養了一種得體的舉止,以確保自己能取悅他人,或者你的奉承技巧已臻於完美。你可能會把自己掩蓋在一種虛假的謙遜氛圍中(這其實只讓你自己變得渺小,好讓別人感到快樂和舒服)。

也許你決定成為一個完美的信徒,希望那份聖潔能成為你的救世主。或者是成為一個能去改變世界的社會改革者。或者你努力成為耀眼的優秀父母榜樣。但由於所有這些努力都是專注於外在的,依賴他人或根植於羞愧,所以你永遠找不到你在尋求的事物。

一而再,再而三,你最後被拒絕、背叛、拋棄,或就只是令他人失望。即使當你事業成功賺了很多錢、成名,或找到了完美的伴侶,你也沒有真正因此而滿足。有一種揮之不去的絕望,一種像影子般依附在你身上的悲傷。那還不夠。你還不夠好。

三十五歲時,你和你的老闆會談,進行你的年度績效評估。你討好有權力的人,以犧牲和家人及朋友的關係為代價,加班到深夜和週末,為了升職而辛苦掙扎,取得了超乎預期的成就。你是一個完美主義者,因為只有完美,你才值得被認可。你已經做了可能做到的一切,讓自己對你的老闆來說是個無價之寶。但隨後他告訴你別人獲得了升職。你的心智進入受害者狀態、批判、憤怒、報復。而在這一切之下,是一種沉重的絕望感。

四十歲時,你努力成為完美的父母。你為了你的孩子犧牲,而且為了照顧他們度過了無數個失眠的夜晚。你冒著用光退休金的風險,把錢花在他們的教育上,然後去做心理諮商以使一切變得更好。你期待他們會回報你的努力,但現在你的兒子從來不打電話給你,而你的女兒只是告訴你她要輟學了,並且不想聽你的意見。

在這一切的基礎上,有一種恐懼升起。它是如此微妙,以至於你甚至沒有意識到它對你的存在提供了多少刺激。這是一種害怕你會失去你的權力、金錢和地位的恐懼。害怕你會孤獨、不被愛以及被遺忘。害怕你會被發現是一個冒牌貨。對疾病的恐懼。對失去的恐懼。害怕你的缺點將曝露在大家面前被批判。這些恐懼讓你徹夜難眠。

五十歲時,當你的配偶提出離婚,你感到震驚。你為你的伴侶做了一切。你分擔了家務且全職工作。你為你的配偶而打扮、用討人喜歡的方式說話、支持他或她的目標,且做出了犧牲,多到數不清。現在你的配偶想離開你。在你的腦海中,你會想:「我失敗了。我看起來太老了。我不夠聰明。我抱怨太多了。我不再有吸引力。我不可愛。」單單這個行為就證實了你的不值得,而你的世界就崩塌了。沮喪就源自這瓦礫堆。

多年以來,你成功避開了這些感覺。你試圖透過酒精、藥物或運動,來平息你腦海中的想法。也許是賭博、性、過度工作、暴飲暴食、沉迷在電視和電影、色情或社群媒體中。你成為一個分散注意力和逃避的大師。有抗憂鬱藥能削弱這些感覺。或者,當你試圖控制一個無法控制又無法戰勝的情況時,你養成了某種上癮症,把你的怒火發洩到自己身上。

因為你永遠不會向任何人展現你的真實樣貌,所以與人親密是不可能的。你可以被一群世界上最有愛的人、也許是一個靈性團體或你的家人所圍繞,但你仍然感到孤獨。也許你住在最大的城市之一,在數以百萬計其他靈魂的忙碌喧囂中,但由於你閃避了自己,與其他人的深入連結也閃避了你。

因為你永遠不會向任何人展現你的真實樣貌,所以與人親密是不可能的。

在你的親密關係中也是如此。無論最初的化學反應多麼誘人,你從來無法體驗到你渴望的連結深度。你不斷試圖修復對方,因為這讓你覺得自己的存在有價值,但最終他或她透過拒絕你的「幫助」來壓垮你。你也害怕展現自己「令人難以接受」的部分。你害怕被視為需要過多關注的人。但主要是你害怕被拒絕的刺痛感。

你的核心創傷是與自我之愛的分離,其導致深層的不值得感。療癒那份傷痛是回到你「本質自我」的旅程。為了開始旅程,你必須轉身面對這種不值得感。荊棘只能透過找到並面對它才能拔除,要承認它對你的影響,無論多麼短暫。你一直以來在做的就是把目光從核心創傷處移開,透過賺更多的錢、改變人際關係、專注在「自我提升」,來分散你自己的注意力,而不是把內在焦點集中在那件真正需要你關注、並可以帶來不同的事情上。

恐懼的能量和生存的掙扎產生了一種大多數人一生都在逃避的內在感覺。自由來自於不帶批判地給予那份感覺有意識的關注。你願意臣服於不值得、不可愛或不夠的感覺,就是讓恩典進入的裂縫。

在有意識的關注中存在的是你創造真正蛻變的力量。印度哲學家吉杜.克里希那穆提(J. Krishnamurti)寫道:「智慧的最高形式是不帶評價地觀察自己的能力。」正是這種不加以批判的觀察狀態,存在著你那純淨潛能的集中力量。

幾十年來,你失去了與你「本質自我」的連結。你可能會因為多年來的自我厭惡、怨恨、後悔,以及因始終無法完全感受到你是誰與你必須提供的已足夠所產生的惱怒,而感到內心受創。這份痛苦的恩典在於它吸引你去尋找真理。這是內在的、有時是無意識的渴望,想要憶起和回歸你的「本質自我」。這份渴望將恩典和光亮帶進你的人生,並點燃開悟和回歸真實的可能性。

這是內在的、有時是無意識的渴望, 想要憶起和回歸你的「 本質自我」。這份渴望將恩典和光亮帶進你的人生,並點燃開悟和回歸真實的可能性。

有些人認為開悟就是當你冥想夠久或做了夠多善事後,就可以前往的夢想之地。但事實上,開悟是當你擺脫你的不真實並回到真實自我時,它就會展現的一股振動重新校準的能量。

它並不總是整齊和美麗的,但它是一個原始且真實的過程,會從內在修復完整性和價值感。它消除了痛苦。它是真愛、喜悅和連結的體現。它是你的三摩地。

最終,它是真正自由的禮物。

 

摘自 帕納切‧德賽《給總是太努力的你:與真實的自己相遇,找回平靜喜悅的人生》/遠流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