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是我的夥伴,讓我更勇敢面對人生

我本以為自己是支撐這個家的力量,不,他們才是。他們小小年紀,已經懂得我們是彼此的生命夥伴。

文/Juby、撰文/陳芸英

 

 

丈夫驟逝之後

 

我崩潰的放聲吶喊,為什麼是我?

 

大家都告訴我,要加油、要堅強,為了孩子要繼續幸福快樂,因為日子還要過下去……可是已經沒有了油,要怎麼加?失去笑聲,要怎麼快樂?

 

一夕之間,我們成了單親家庭。

 

那段日子是我人生中的「黑洞」,我不知道何時要喝水,什麼時候該吃飯,不知道如何處理傷痛。我白天像行屍走肉,夜晚躲在被窩裡哭泣,哭到枕頭濕透。半夢半醒之間,我夢見馬爺存在著,醒來馬爺不在。我渾渾噩噩的,徬徨無助,遊走在事實與夢境邊緣,整個人支離破碎……

 

 

不可以在朋友面前哭出來

 

圈內好友非常關心我,教會團契的家庭經常邀請我帶著孩子出門走一走、吃吃飯,但我很容易觸景傷情,當我看到他們的家庭如此完整,爸媽帶著孩子,我就會一直問,為什麼我沒有。

 

很多時候,我得隱忍著喪夫之慟的低落,在淚水數度差一點奪眶而出之前,趕緊去廁所冷靜下來。要求自己,千萬不可以在朋友面前哭出來,否則下一次沒有人敢再邀請我們這一家人了。

 

但這種壓抑心情的訓練好難。

 

 

向孩子坦承自己的軟弱

 

我開始懷疑,這世界上會有一種「通則」,適合全天下的單親家庭嗎?每一個家庭的狀況都不同,適合別人的,未必適合我啊!

 

「那麼,我是不是一定要勇敢?」我分明做不到呀!

 

我崩潰的放聲吶喊,為什麼是我?大家都告訴我,要加油、要堅強,為了孩子要繼續幸福快樂,因為日子還要過下去……可是已經沒有了油,要怎麼加?失去笑聲,要怎麼快樂?誰能告訴我?怎樣叫勇敢?怎樣叫堅強?

 

我的世界從此天崩地裂,為什麼我會走上絕路?我的心好痛,痛到幾乎碎裂。有誰可以告訴我,單親家庭該怎麼做?我沒有經驗啊!

 

我只能承認一件事,所謂的「故作堅強」沒辦法帶給我任何幫助,我也不想去配合人們口中母親該有的堅強。既然「軟弱」必然存在,我何必千方百計排斥?何不嘗試與軟弱和平相處?

 

 我決定向孩子們坦承自己的軟弱。「我不要堅強,我也不要勇敢!」

 

 我告訴他們,媽咪從不知道失去丈夫的日子該如何做,也沒有人告訴我,單親媽咪該怎麼當,我也沒辦法教導你們,該如何面對失去爸爸。媽咪本來以為自己可以成為你們的後盾,可是我發現自己做不到。「你們幫助我,好不好?」

 

毛妹馬上安慰我:「媽咪,你是大人,你也是人,也會有沒辦法承受的事情,你不用堅強沒關係。我們可以保護你,我們也可以照顧妹妹。我們一起面對。

 

她喜歡這樣姿態變低的媽咪。她念幼稚園時,就特別喜歡跟同學炫耀自己的媽咪。「因為我們什麼事都會講,像姊妹。」臉上浮現引以為傲的神情。這時我的確感覺她不是我女兒,而是貼心的好姊姊。

 

 

我有三個很棒的同伴

 

我恍然大悟。我本以為自己是支撐這個家的力量,不,他們才是。他們小小年紀,已經懂得我們是彼此的生命夥伴,這樣的夥伴關係是平行的,沒有階級的,沒有母親對小孩的權威。當我拉低自己的身分跟他們平起平坐時,反而拉近彼此的距離,增進了親密感。原來,「愛是雙向道」。

 

頓時,我心情就放鬆了,我發現自己並不是孤軍奮鬥,我有三個很棒的同伴,於是我開始不一樣了。

 

除了「接受」自己處境之外,更懂得「享受」現況,我變得更積極、更熱情的擁抱我和孩子的快樂時光。因為幸福的滋味,不應該受限於人數的減少而改變。不管多少人,不管在哪兒,只要有愛,那裡就是家。

 

甚至我看見幸福美滿的家庭,我就獻上祝福。雖然我已經沒有了,但我很開心他們仍有。一旦我懂得祝福,我的痛又減少了一點。我看見自己內心深層的傷痛得到了醫治。

 

 

 

摘自 Juby《愛,就是饅頭夾蛋》/寶瓶出版

 

Photo:Camdiluv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