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管太嚴,孩子容易網路成癮

那些當爸媽的常常限制孩子的活動,給予許多壓力,同時也常常抹煞掉孩子的自由時間,甚至在不經意間把青少年的社交活動視為異常。這反而讓青少年更渴望社交,在某些狀況下甚至被逼得得偷偷摸摸地進行。結果許多青少年只能轉向大家共同的園地:不必同步在場的社群媒體、簡訊和其他媒介。

文/達娜.博依德


我常常聽到家長抱怨說, 他們的孩子喜歡跟電腦在一起,而不是跟「真」人,但與此同時,我也不斷地碰到青少年跟我說,他們更願意跟朋友面對面相聚。雙方說法南轅北轍,是因為青少年和家長對於「社交」應該是怎樣的看法不同。家長以為,教室、課外活動和預先安排好的同學家聚會,就是青少年跟朋友一起玩的機會,但青少年感興趣的其實是那種不事先安排的輕鬆聚會,可以跟更多不同群體的同儕混在一起,而且沒有大人在旁邊監督。很多家長都以為青少年的社交機會應該很充足,但我碰到的青少年感覺卻正好相反。

 

 

父母和孩子都認為,外面是不安全的

 

如果是在外面晃蕩,現在的青少年比過去任何世代都還要沒自由。過去很多中產階級青少年漸漸長大之後,「想幹什麼都行,只要在天黑以前回家」。雖然每個人種族、社經階級、城鄉區域等條件各自不同,童年景況也頗不一樣,但基本上都是走路或騎腳踏車上學,跟朋友聚在一塊兒的地方也都是一些公共場所或營業場所,例如公園、商場、飲食店、停車場等等。一直到1980 年代大家開始擔心「鑰匙兒童」的問題之前,兒童或青少年獨自一人,沒有大人陪伴在身邊都是很正常的現象。那時候的小孩很多十來歲就要負責照顧年紀更小的弟妹,有些人在正式工作之前,早在青少年時代就曾經送報紙、當保姆或打些零工為自己賺點零用錢。晚上偷溜出去當然不被認可,但也不是很罕見。

 

如今的童年景況已經大不相同。很多人到離家較遠的學校就讀,他們認識的同齡朋友中,住在離家步行可達範圍之內的沒幾個。對於治安的恐懼,也限制了他們的行動。即使是在少有犯罪發生的郊區住宅區,青少年還是會被警告在外遊蕩很危險。在我拜訪過的許多社區,許多家長都認為在住家附近騎腳踏車本來就不安全。我碰到的青少年也有很多人認為危機四伏,無處不在,也認同父母的安全疑慮。例如,德州奧斯丁的15 歲女孩喬丹(Jordan)就對我說,要是沒有大人陪同,她是不准出門的。雖然她爸爸出身自美國中產階級白人家庭,但她的外籍母親對於治安的恐懼影響了她的童年。「我媽媽是從墨西哥來的⋯⋯她怕我會被綁架。」她說。喬丹雖然也覺得自己應該不會被綁架,可沒興趣試探命運。她說她也不敢去附近的公園,因為有陌生人潛伏在那裡,不過她希望媽媽讓她在屋前的路上玩直排輪。

 

 

缺乏行動自由,讓青少年轉向社群媒體

 

不論是富裕的郊區,還是小鄉鎮的青少年,他們都說因為父母對於治安的恐懼、欠缺交通工具,還有日常生活的時間被排滿活動,讓他們很難跟朋友面對面地互動。即使在都市裡頭,大眾運輸工具選擇比較多,可以提供更多的自由,青少年也常常說到爸媽害怕讓他們獨自搭乘捷運和公車出門。在家裡頭,青少年也得提防鬼鬼祟祟在旁窺伺的爹娘。而他們說的那些正式活動,通常都把時間塞得太滿,讓他們沒空從事輕鬆的社交互動。就算爸媽好不容易給予一點自由時間,他們也會發現彼此的時間配合不上,他們的朋友或許也因為父母的顧慮,行動大受限制。那些當爸媽的常常限制孩子的活動,給予許多壓力,同時也常常抹煞掉孩子的自由時間,甚至在不經意間把青少年的社交活動視為異常。這反而讓青少年更渴望社交,在某些狀況下甚至被逼得得偷偷摸摸地進行。結果許多青少年只能轉向大家共同的園地:不必同步在場的社群媒體、簡訊和其他媒介。

 

 

摘自 達娜.博依德《鍵盤參與時代來了!──微軟首席研究員大調查,年輕人如何用網路建構新世界》/時報出版

 

Photo:Tom Bream,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