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分隔10年兩地相思,只為了孩子的教育!

體制外教育打造了孩子自主學習的基礎,卻是父母一生重大但艱難的取捨和決定,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

曾經在人文十年,擔任過家長會長、基金會執行長、董事長的珀玩,是我敬佩的家長。她離開人文半年多後,我親自到彰化拜訪她的家人,和三個從人文畢業的孩子。除了向她報告基金會和學校的狀況,也高興的和三個人文的畢業生見面聊天,了解他們目前的狀況。

 

民國九十四年,當時我剛好發生車禍,請假在家治療、休息中,偶而回學校看看。知道那時有幾位家長從彰化遠道而來,他們原本是彰化苗圃小學的師生家長,因為面臨苗圃小學無法獲得彰化縣府的認可,尋求可以讓孩子自由學習的學校,最後決定到人文就讀。珀玩當時就帶著三個孩子,千里迢迢來到宜蘭頭城。

九十六年,我因為受傷的身體無法負荷,正式提出資遣離開人文,一直到一百零三年,身心恢復正常,才又再重回人文任職。此時,珀玩已經擔任學校基金會的執行長,接下來因為董事長回任公職,她又扛起基金會董事長的重責。 這時的珀玩,三個孩子,也陸續從人文畢業。老大安庭已經從人文行動高中(後簡稱行高)畢業,在人文優幼幫忙,老二仰倫,也從行高畢業,當完兵,回彰化,幫忙父親經營事業。還有最小的兒子政佑,還在行高讀書。

 

十年來,從學生家長,到班群家長總召,臨危受命擔任家長會會長、基金會執行長,到董事長。珀玩都表現她優異的人際處理天賦,為人文分擔解憂,度過學校所面臨的許多危機,讓學校穩定發展。一百零三年,我再以短聘人員、代理教師身分重回人文,協助第三次與縣府簽約,出版人文叢書等工作。一百零四年,珀玩第三個孩子,也從人文行高畢業,為了家庭和照顧公婆,決定離開人文回彰化,結束十年與先生相隔,牛郎織女般辛苦二地相離的牽絆。

 

這裡我就不能不提她的先生施先生,一個殷實的商人,在彰化從事五金批發的事業。為了成就孩子的學習,忍受十年,與妻子、兒女二地相隔的思念,自己一個人留在家鄉,打拼事業,保持家庭經濟的來源。 那天短短幾個小時,在他們彰化的商店,看他們全家五個人共同為家庭事業忙碌,雖然五個人依然手忙腳亂,要趕在五點前將貨送上貨運,運送給全省的客戶。

 

我懷疑地問珀玩,那前十年,施先生一個人怎麼過? 珀玩露出憐惜的眼神告訴我,施先生有時忙到一個人,就倒在店裡的倉庫,連回家都沒力氣,直接在貨物間裡睡覺。這十年,公婆都由妯娌幫忙照顧,只為了讓三個孩子,享受人文:開放、自由、展賦的教育。父母的犧牲和付出,真令人動容。

 

在人文有很多家庭都是兩地相隔,先生為了生活,必須在外地工作,孩子由媽媽帶,在人文上學。媽媽也義務熱情的在學校奉獻,擔任志工媽媽,和學校的各種義務職工作。夫妻兩人共同努力,只為了孩子的教育。

 

三個孩子在人文,一路從小學、國中到行高,每個人都找到他們想要發展的路。目前暫時回到家裡,一起先幫父親,共同經營家庭事業。每個人在家裡都有自己的職務和負責的工作內容,在父母親的領導下,全家一起攜手打拼,畫面令人動容。 仰倫決定繼續考大學,深入他所喜愛的科目。安庭也準備考大學,繼續深造。老三則一回到彰化,就選擇大葉大學夜間部就讀,白天在家裡幫忙。

 

與他們聊天,每個人都很清楚自己要什麼,以及想要努力的方向,這也是人文教育想給孩子的,找到自己的興趣和天賦,然後全力去追尋和實踐。 匆匆拜訪,最後還由珀玩專程帶我到彰化八卦山走走,再繼續下面的拜訪行程。離開後,全家一起為事業打拼的畫面,縈繞我腦海久久無法散去。也想到這十年來,珀玩對人文的奉獻,為了三個孩子找到自己的未來,所付出的犧牲與辛勞。 雖然付出十年,與先生兩地相隔的代價,換來三個孩子積極正面的面對人生,完成為人父母教養子女的義務,雖然辛苦,確實也值得。珀玩,是人文家長最佳的模範和榜樣,人文,感謝您。

 

 

Photo:nanosquirrel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