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放給它亂啦!「混亂」是孩子創作的必要之惡,孩子的需要與發展並非空穴來風,玩具混在一個大箱子裡不會有進步

孩子投注在一件事情之上時,整個心思意念就在這件事情上,如果一定要限制他不准把環境弄得混亂,無疑的是給他綁手綁腳的束縛,那麼他如何到達極度的專注?

空間不受限,創意就越自由 

孩子的需要與發展,總有蛛絲馬跡可尋,我們要為他們預備什麼,只要細心觀察,很容易就能找到線索。 

一個豐富而開放的探索環境,將成為他們發現潛力、自由創作的所在。 

 

不「蒙式」,也能玩出很多可能性 

其實,我的概念跟蒙特梭利理論是一致的,也就是儘可能地為孩子預備一個豐富而開放的探索環境,允許孩子在這個空間裡搜尋他們自己需要、以及想要的元素與物件。 

然而,當我去參觀蒙特梭利的教室之後,我才發現,雖然我為孩子設想一個多采多姿的環境,也允許孩子選擇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但是,比起蒙特梭利教室裡各種訓練功能明確而固定的教具,我們遊戲房裡的東西卻七七八八的,完全稱不上教具,每一種東西也沒有固定的玩法與操作步驟,孩子完全不受限制地用自己的想法來開發新玩法。 

比如說,我準備了大小不同的瓶子與瓶蓋,在蒙式的操作中,這套教具是讓孩子學習把瓶身和瓶蓋配對,然後再訓練自己手指頭的扭轉力量,將瓶蓋打開、轉上。 

操作之前,老師會緩慢地、安靜地示範整個操作步驟給孩子們看,然後孩子就會按照固定的步驟做出來,等到操作到熟練也心滿意足,孩子會很規矩地把這套教具(蒙式稱作「工作」)放回架上。 

但是在咱家裡這個自由自在的空間裡,孩子絕不可能只按照一定的步驟來操作,也絕對不會只做配對、旋轉開瓶、關瓶這幾個動作。 

玩膩了配對、扭開關上瓶蓋的操作步驟之後,孩子就把小彈珠、小球球丟進每一個瓶子裡,每丟一次,就發出「咚」的一聲,讓他們興奮不已,這聲音引著他們將小彈珠、小球一個一個的丟進去。 

「咚、咚、咚」的聲音此起彼落,最後乾脆把瓶子拿起來搖晃,孩子就被清脆的碰撞聲吸引住,不斷的搖來晃去之後,又發現按著一定的節奏來搖晃更好聽,於是,就專心的揣摩著各種節奏的組合,陶醉在節奏裡的孩子,臉上既專注又喜悅,散發著光芒。 

我看著孩子這一連串自然產生的探索動作,心裡不禁發出疑問:到底是要堅持按照蒙式的固定模式來操作教具,還是放任孩子隨自己的探索之心來把玩? 

當孩子興奮地跑到我的跟前,要我欣賞他變奏出來的每一種不同的節奏時,我立刻想通了:管它蒙式不蒙式! 

我分明看到孩子出於自然的從旋開瓶子、放彈珠、搖晃瓶身,到開心創作出快慢不同的有趣節奏,這一整串的動作,不就是探索?不就是學習?不就是孩子發現節奏、創作節奏、享受節奏的最佳模式嗎? 

從此,我決定暫時先忘記蒙式的固定教具與其不變的操作步驟,我雖以蒙式的理論作為觀察孩子的基礎,但絕不拘泥孩子每一種自我探索的可能。 

這個不受限於各種教育理論的遊戲房成為孩子的生活重心,即使又小又紛陳,但它是孩子創意的泉源、探索的起點、思想被啟迪的寶庫,它散發著無窮無盡的誘因,讓孩子墜入無可自拔的自我學習,不僅找到自己的潛力所在,也塑造出自我的獨具特質。 

 

所有玩具關在一個大箱子?錯啦! 

在我為孩子準備一個充滿探索物件的開放式遊戲房之前,為了節省空間,也為了居家環境的美觀,我準備了兩只大箱子,把所有的玩具都扔進這兩只大箱子裡。 

學步兒的孩子睡醒之後,就把這兩個大箱子打開,然後把一件一件的玩具都翻出來,翻到什麼就玩什麼,如果沒什麼看頭,翻完了也就玩完了,接下去,一整個房間一地上全是亂七八糟、毫不相干的玩具,甚至翻久了,不是機器人的手臂斷了、螃蟹的腳少了,就是電動玩具的聲響消失、機械故障。 

孩子看這一地的玩具,眼花撩亂,也不知道該玩哪一項,於是一溜煙的就跑走了,留下一地的混亂。 

接著,我就惱火,把學步兒抓來跟著我一起收拾。 

一天又一天,孩子原本天天都會來翻一遍箱子,時間久了,這兩只箱子大概也被翻膩了,最後索性連翻都懶得翻了! 

我這才覺悟到,一整箱的玩具混在一個大箱子裡,完全沒有辦法凸顯每一個玩具的特色,也沒辦法讓孩子有聚焦的可能,箱子一被打開,就像有一堆繽紛雜亂的訊息跳到眼前,孩子是什麼都看到了,但也什麼都沒看到。 

等到箱子一關上,孩子什麼都看不到,當然,什麼都忘得一乾二淨,所以一整箱的玩具幾乎也沒來得及深入把玩,就一個一個壓壞、破掉、舊掉了! 

這是一個擺放玩具的最差方式,如果你剛巧也是用這個方式來收納孩子的玩具,我直接跟你預測孩子的發展吧:他們的探索力只會停留在把箱子打開、然後翻得一團亂的階段,不會有進步! 

請準備開架式的櫃子,把每一樣孩子喜愛的玩具、用具、小物品像是商品一樣,清楚、分開、慎重地展示在櫃子上,這樣,孩子才有辦法聚焦,才能進行思考與選擇,而才有深入探索的可能性。 

 

櫥櫃要像百貨公司櫥窗,定期更換擺設 

開架上的玩具物品不是一成不變的,也不是隨意放放。貼近的陪伴與引導,爸爸媽媽絕對會清楚孩子最近對什麼特別感興趣,最近可能會需要什麼。 

我們的工作其實一點也不難,就是要學習百貨公司的櫥窗設計,針對孩子的胃口,定期更換物品,當孩子操作一樣物品顯得有點膩了、幾乎不碰了,那麼,就把它下架吧!你就像一個要討顧客歡喜的店員,要抓準孩子的喜好,同時,要預測他們可能的需要。 

有一陣子,三兄弟都喜歡火車,我就把高速火車圖鑑放在架上,又印了很多世界各國的火車,釘成一本,放在架子上,結果,令人驚喜的發展果然出現。 

小子們一進來,就被火車圖片吸引,緊接著,就去拿紙、拿筆開始照著描摹,這一畫,就畫了三、四個月的火車,最後,這些圖鑑也被甩開,因為孩子早把火車的影像深深植入心中,開始創作自己發明的各種火車。 

孩子的需要與發展,並不會空穴來風,總有蛛絲馬跡,我們要為他們預備什麼,只要細心觀察,很容易就找到線索。 

 

透過巧手,垃圾也能變成寶 

除了我為他們定期更換架上的玩具物品之外,我發現,孩子自己會保留很多小盒子、衛生紙卷軸、小瓶子......,沒多久,這些垃圾在他們早已養成的創作習慣中,一個個都變成別具風格的創作! 

咱家手做小達人凱凱把一個寶特瓶做成了瓶中船、把樹枝變成彈弓,而鈞鈞也有樣學樣,免洗筷一支一支都變成了竹槍、十字弓。 

於是,除了原來的開架,我又在這個房間放了兩大只箱子,只要是他們覺得有用處的東西,就回收進來,於是乎,這個紛雜的房間更擠更亂了,然而,他們的創作力也更加豐沛了! 

化腐朽為神奇,孩子從我為他們準備材料的這一階段躍升了一大步,開始自己為自己準備材料,自己思考自己的需求。隨著心智的成長,他們慢慢能像大人一樣,能預設自己的需要,而常常因自己規劃好的藍圖向我提出需求。 

我的角色也從一個主動供應者變成接受申請者,這改變,顯示了孩子能力的大提升。 

 

「混亂」是創作的必要之惡 

孩子在全心全意發想、創作、操作之時,一定不會把心思放在維持環境的整潔之上,這是很合理的,你看看哪一個創作家、藝術家、科學家,在全然專注忘我時,還會一邊收拾一邊工作? 

孩子投注在一件事情之上時,整個心思意念就在這件事情上,如果一定要限制他不准把環境弄得混亂,無疑的是給他綁手綁腳的束縛,那麼他如何到達極度的專注? 

我們要做的不是在過程中嫌他髒亂,而是在整個過程完成之後,教導、示範、要求孩子把環境還原回來,並且訂定家規作為懲處。 

孩子喜愛的活動幾乎都具破壞力與污染力。所以,在孩子幼小時,我便準備了畫畫勞作時需要的圍兜圍裙;捏塑黏土時,則準備了塑膠墊布;在孩子工作過程中,往往製造一堆碎屑,很難清理,我則在櫃子上掛了兩把小掃把,讓他們養成工作後清掃桌面與地面的習慣。 

這些配備雖不是創作所需,卻是創作之後畫下完美句點的必需品,要記得準備喔! 

我在遊戲房的一面牆上訂做了一大半面的磁性白板,有時候孩子閒來無事就隨意的在其上塗鴉,有時想創作什麼,就把自己的構思畫上去、 

寫下來,我在在從上面的隨意筆記與塗鴉中看到孩子思考的脈絡與邏輯,這面牆確實好用,輕而易舉的幫助孩子即時記錄、整理想法。 

另一方面,每當孩子有好的畫作或是平面作品,或是得到獎狀,我都會先放在這個磁性白板上展示。孩子看到,不用我贅言,他們就感受到我的 

讚嘆、支持,並引以為傲,因而更加肯定自己的價值,孩子們各個都很有自信,我想這一面白板著實發揮強大的肯定力! 

 

創作,就是要放給它亂啦! 

父母要能允許孩子在專注投入發想、創作、操作的過程中,無須受限於需保持環境乾淨整潔的約束。因為,暫時容忍家中的混亂,是開發孩子創作力的必要投資。 


 

摘自 彭菊仙《孩子有想法,我們就想辦法》/ 時報出版

 

Photo by Polesie Toys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