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偶像幻滅之後》教導孩子面對關係時,能夠更加肯定「個人的幸福」,而不是一味地強調「整體的和諧」

2021,好多公眾人物的婚姻劃下了句點。其中,最具震撼力的,恐怕就是近期發生的這一齣,原本以為的和平分手,卻發現其中有這麼多,不為人知的故事。

在關係中,別只重視「群體」,而忘了「自己」

李靚蕾寫下的五千字宣言,勾起了我很多難以言喻的心情,一方面是不捨,一方面是深深的嘆息。因為我知道,即使李靚蕾勇敢的走了出來,這個世界上還有無數個「李靚蕾」,正在不對等的婚姻關係中,浮浮沈沈。

事實上,無論是男性或女性,在華人傳統婚姻與家庭關係中,都很容易因為各自的角色,以及這個角色所帶來的責任給綑綁,慢慢忘記了「自己」原本的樣貌。而相較於男性,女性在婚姻裡又更容易被要求,要成為自帶「聖母光環」的犧牲奉獻者,在這樣的氛圍下,女性的「自我」往往快速被忙碌的生活蠶食殆盡。

有些人適應良好,也重新找到生活的方向與意義。但有些人,卻在彼此不適合的關係裡痛苦不堪,但又因為各種原因,既無法跟對方溝通,也無法勇敢的分手。

很多人在李靚蕾的故事裡,會很訝異她明明是個優秀的女孩,為什麼忍這麼久,不早早離開?但,當妳真正經歷過這一切,妳會很清楚知道,即使真的遇人不淑,妳能不能灑脫的離去,跟學歷、背景,真的沒有關係。因為在婚姻當中,女人總是有太多的軟肋。

在那些痛苦糾結,卻無法順利告別的婚姻關係裡,有的是因為經濟上的不對等,有的是因為無法談妥監護權,更有許多人是為了社會觀感,認為離婚是一種失敗,而拼命維繫家的完整,不願意接受「家庭破碎」的苦痛。

所以,能夠在關係角色當中,意識到「自己」的存在,真誠面對自己的理想與需求,與對方溝通、處理監護權與財產劃分,再去面對社會或親族的眼光,其實不是件容易的事。背後龐大的壓力,如果妳不夠堅定、不夠勇敢,根本扛不下來。

但幸好,李靚蕾突破了,也浴火重生。她寫下她血淋淋的自白書,慎重的告訴每一個女性——在婚姻關係裡,「自己」其實是一個重要的元素。

然而,我們的教育卻常常教導女孩們,怎麼在群體裡學著謙卑、忍耐,把「自己」壓縮到最低以「顧全大局」,卻很少有人教導我們,該如何在關係裡面「活出自己」?

 

傳統文化觀念裡受到壓抑的,是女性,但也從不只是女性,更是一個個獨立的「自己」

在進入「群體」的時候,我們的社會文化總在無形中,要我們扮演好一個特定角色,把「自我」塞進角色當中,發揮角色的社會功能。

這樣的社會氛圍下,我們往往先學會「服從」而不是「思考」。但「服從」帶來的其實是「對自我的壓抑」,而不是真正的理解、接納並磨合後,讓自我在群體中發揮真正的價值。

人生是自己在走,婚姻只是兩個相愛的人選擇牽手走過一段路;走著走著,如果發現彼此的目的地不同時,分道揚鑣也是一種選擇。如果我們只談「和諧」但避諱「爭吵」,如果我們只希望「順從」而不敢「溝通」,那麼我們只會塑造出一個又一個壓抑的個體,而不是充滿愛的「人」。

當感情遇到瓶頸,關係無法維繫時,我們應該如何正視問題,好好與對方溝通?嘗試過了,發覺自己真的不適合,又該怎麼和平的分手?面對另一個人想要分開時,又該如何學習放手,然後好好的告別?

從李靚蕾的文章裡,除了看見偶像的幻滅,我更希望我自己和我們的社會,能夠在教導下一代時,好好告訴他們,怎麼解答上面這些關係難題。

也希望,我們在教導孩子如何面對關係時,能夠更加肯定「個人的幸福」,而不是一味的強調「整體的和諧」,同時,也不只教他們維繫關係的方法,更要教導我們的孩子,當關係不再,分手的時候,要怎麼說再見。

 

 

全文獲《蔡佳芬醫師 生活·美學手札》授權刊登

 

 

Photo by Noah Silliman on Unsplash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