偕自閉症兒子到處演講,蔡傑爸:我們的使命是讓社會理解,特殊生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尊重,就像你我一樣

兒子蔡傑從幼稚園就開始被欺負了,我不是不會心疼,也不是不會擔心孩子被霸凌,而是我們有更重要的使命。蔡傑進入到學校,或許學不到什麼東西,但,我真的好希望,他的同學可以學到什麼。

三十幾年前,一個沒有特教觀念的年代

 

我們班上有一對姊弟,姊姊是重度智能障礙,年紀比我們大一歲,沒有語言能力,弟弟的年紀和我們一樣,他是正常的。她們父母讓姊姊緩讀,刻意安排和弟弟念同一個班級,用意無疑是要讓正常的弟弟可以照顧智障的姊姊,不要讓姊姊受到同學的欺負。

但很不幸,在我的記憶當中,這對姊弟在我們班上三年的時間直到畢業,一直都是同學們欺負、嘲笑的對象。我們老師並沒有特別地教導學生,什麼是尊重?什麼是人與人的差異?學生都是這樣,只要是不同國的,本能的反應就是....排斥 + 欺負。

弟弟頭髮的顏色,有棕色、金色、黑色、白色....,同學常會因為他外表長的和我們不太一樣常常嘲笑他。姐姐智商不高,沒有生活自理能力,頭髮每天都是亂七八糟的到學校上學,身上時常帶有臭臭的味道,班上的同學都說她是「魔鬼」。一些比較調皮的男生,常常會直接去抓她頭髮、捉弄她,說她:「大便沒擦乾淨」!旁邊就會有一群同學一起加入取笑行列,大家都會覺得這樣很好玩。

老師對於班上同學常常欺負這位姐姐,似乎也習以為常,視若無睹。她不管是上課、下課時間,永遠都是坐在她的座位,不會離開,當然,她一定也沒有任何朋友,每次月考一定都是最後一名。我們的座位是兩個人坐在一起,這三年來不管怎麼換座位,她的桌子永遠都是一個人,沒有人要坐她旁邊,而且永遠都是最後一排。

上體育課,通常都是在戶外活動,而她…大部分都沒參加,她永遠都是孤孤單單,一個人留在教室。這樣的學習環境,對她不會有任何幫助,只會一直負面惡性循環,當一群同學在欺負她時,大家會覺得這樣很好玩,由於她的認知能力不高,所以無力抵抗,也不敢有多大的反應。

最可憐的是….弟弟。當大家不斷欺負姊姊的同時,也都會一併嘲笑她弟弟,弟弟除了無能為力幫姊姊之外,常常會表現出「她不是我姊姊」、「有這種姐姐很丟臉」的行為,藉此可以討好同學,可以交到朋友。

在班上,這對姊弟就像是「次等公民」,地位是最卑賤的,大家都瞧不起她們。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那天是開學第一天的註冊日,每個人都要繳交六百多元的學雜費,老師就站在講台收學雜費,輪到這對姊弟時,弟弟站起來說:「我媽說最近手頭比較緊,過兩天再交」。想不到,老師當場就開罵起來,大聲斥責弟弟一頓。

其實我們全班都知道她們家很窮,老師也知道。從那天開始,我開始覺得弟弟很可憐,沒有錢是小孩子的錯嗎?那是父母的問題吧!為什麼老師要當眾羞辱他?連老師都看不起他。

下課後,他又因為這件事,被同學拿出來嘲笑「連學費都繳不出來」、「你家很窮、哈哈!」不過,他真的很勇敢,沒有哭,他習慣了。

 

我因為老師這番話,也開始自我反省,大人並不是什麼都是對的!我們班上充滿了歧視,大家都處於大家一起嘲笑,你不能不嘲笑的氛圍,每個人都要面對同儕壓力,我也曾經是瞧不起她們姊弟當中的一員,經過這次繳學費事件,這對姊弟在班上受到鄙視與欺負更加嚴重了。

我一個人無法直接對抗團體,也沒勇氣站出來替她們說話,但,我已經開始改變自己以前錯誤的觀念。下課時間,我會邀請弟弟和我一起踢毽子、打躲避球...,我能做的,也只有這樣而已。

年幼階段,在學校,總是看到弱肉強食的社會型態,對於這樣不良的風氣,我感到非常的厭惡!

這對可憐的姊弟,在一個班級裡,如果能碰到一位扮演好的指揮家、靈魂人物的老師,將調皮、搗蛋的孩子們輔導起來,相信一定可以改變這對姊弟的命運。但如果碰不到好的老師,任由同儕團體的負面力量,不斷嘲笑、欺負,那只會一直將她們推入火坑,成為社會未來的負擔,悲劇往往都是這樣開始誕生的。

 

為了不讓兒子面臨相同的悲劇,學習的腳步不能停

這段經歷,讓我不得不想想我的孩子~ 蔡傑。萬一他未來碰到的老師,就像我的老師一樣,除了不理不睬之外,還落井下石,怎麼辦!

我又想起美國史上最大校園槍擊案,長期被欺負的對象是患有精神相關疾病者,同學之間就是不明白,才會將嘲笑、鄙視當作遊戲,卻不知道悲劇正在一步步醞釀當中。

三十年後,蔡傑也要面臨相同的悲劇,我們只能任人宰割?不行!我必須要有積極的作為才行!從小訓練孩子情緒的管控,抗壓性的磨練,若是等到他長大後,才來重視這個問題,恐怕我已經沒足夠的體力來應付了。

我也不能讓他一直保持著不學習的態度,什麼事情都不會做的人,在團體生活中,會被老師忽略,被同學欺負,原本是愉快的學習環境,也都會變成是壓力的來源。

除了自身努力與學習之外,要讓社會「理解」與「認識」,才是我真正的目標!

時代的進步,特教的觀念也逐漸普及,但誰能保證身障兒進到學校,能不能學到東西?能不能不要被欺負與排擠?

傑爸這十幾年來,透過部落格、寫作、媒體,一直將孩子曝光在眾人面前,蔡傑從小累積的知名度,難道不會變成全校學生的箭靶?

事實上,蔡傑從幼稚園就開始被欺負了,我不是不會心疼,也不是不會擔心孩子被霸凌,而是....我們有更重要的使命。

蔡傑進入到學校,或許學不到什麼東西,但,我真的好希望....他的同學可以學到什麼。

身心障礙者需要的什麼?一般正常人類的同情?一般正常人類的憐憫?其實都不是。他們真正需要的是什麼?尊重!就像..... 你我一樣 。

 

本文經 蔡傑爸 同意授權轉載


 

圖:蔡傑爸臉書
數位編輯整理:陳宣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