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不合作很惱人,尤其是帶著情緒的不合作》心理師:別把孩子的情緒反應,誤當成問題

3到6歲的孩子,基本上已經可以清楚家中的規矩,大部分會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情。所以,這個階段的孩子如果還出現很多拗行為,關鍵經常不是孩子在堅持的事情,而是回到親子關係上,孩子感受到跟父母的連結太少、安全感流失,他們有一些內在的需求,沒有辦法被滿足。
  • 文/ High媽
  • 2021-11-25 (更新:2021-11-25)
  • 瀏覽數956

孩子難搞的時候,我要怎麼辦?

如果有人跟你說:「那你就跟他玩啊。」你會不會想翻他一個白眼,轉身就走?之前我正忙碌於出書的種種宣傳的時候,嗨嗨特別愛給我放大絕,路倒、綜藝摔、馬景濤上身,我還一度斷線在跟他一起洗澡的時候,拿蓮蓬頭淋了他一下。

也是在那一陣子,有過兩、三次,是他會在我開車經過看起來像是飯店的建築物時,跳針地抗議:「我要去住飯店,我今天要去住飯店,我現在就要去住飯店!」兩、三歲的他雖然很常上演類似的戲碼,但五歲的他已經比較少出現這樣不能妥協的堅持。一時間讓我也不知該如何反應,因為解釋了沒用、同理他沒用、跟他協商討價還價也沒有用、罵他沒用、安靜等待他也沒用。

Laura Markham 在《與孩子的情緒對焦:做個平和的父母,教出快樂的小孩》一書中提到,3到6歲的孩子,基本上已經可以清楚家中的規矩,大部分會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情。所以,這個階段的孩子如果還出現很多拗行為,關鍵經常不是孩子在堅持的事情,而是回到親子關係上,孩子感受到跟父母的連結太少、安全感流失,他們有一些內在的需求,沒有辦法被滿足。

比方說想要感覺自己的感受被父母了解、感覺自己想要的可以被爸爸媽媽重視和在乎、或是說想要自己不好的那一面可以被接納、或者有機會在爸爸媽媽的陪伴下宣洩在學校時的情緒壓力。

當這些內在的需求沒有被滿足,就會使得他們經常無法用適當的行為,去緩解自己內在那些說不清楚的恐懼或是孤單,用一些對抗性的表現,來發出求救訊號。

 

簡單說,就是他們需要重新獲得父母的注意力和同在

Laura Markham認為,遊戲,將能夠滿足孩子這些內在需求。讀完這一段落的某天晚上,在廁所陪兒子上大號,小人在馬桶上坐著坐著,不知是哪根筋又想到了住飯店的事情,再度開始跳針:「我要去住飯店,現在要去住飯店!」

那天剛好我心情還不錯,想來實驗一下書上的作法,也就搭著他的話說:「我也是喔,我也很想要住飯店,像是我們上次去台中的那一家那種,我要去住飯店~我要去~要去~要去~要去住飯店~~」,接著我就在廁所裡用這句話,重複又誇張地唱起荒腔走板的 rap 外加自創B-box。

小人被我逗得樂不可支,咯咯大笑,不停要我再唱一次,直到我說:「媽媽唱得滿身大汗了啦,休息一下,你大好了嗎?我們來擦屁股。」住飯店的話題結束,安全達陣。我心想,原來是這個意思,透過遊戲與孩子重新連結。

 

但當孩子有情緒的時候,我們要維持著情緒不受波動,真的是太困難了

有一個部分的困難,是我們會生氣,他們為什麼明明知道規矩是什麼,還要衝撞?或者我們會被這種充滿對抗性的挑釁激怒,想要拿出家長的權威,讓他知道誰才是老大,面對五歲兒子的我,也有很多時候會走到這裡來。

於是我們可能會說他很壞不聽話,會很想要打他或處罰他,會告訴他說不想管他因為他太討厭了,甚至有些家長,就會失手了。不合作很惱人,尤其是帶著情緒的不合作。所以我們經常會把孩子情緒反應,看成問題。

Laura Markham 提到的是,我們得記得提醒自己放棄控制,把我們可以做的事情定位在教導,而且要用能引發動機的方式教導,像是跟孩子一起玩。她同時也提到,跟孩子玩,其實不用大費周章,甚至不需要準備玩具,太多的家長,可能都把陪孩子玩想像成一個浩大工程,事實卻不然。

 

我們經常不知道怎麼玩

Laura Markham 也在她書中的第三章,列出了琳琅滿目、不需要玩具、非常簡單就可以跟孩子玩起來的遊戲。其中有許多,都會有助於孩子用遊戲的方式去學習面對分離、跟爸爸媽媽之間的權力拉扯、抱怨、修復關係、恐懼、缺乏連結、想要感受到被愛,等等需求未滿足時的情緒張力。像是:

1. 角力、枕頭仗、讓孩子把你推倒。

2. 笨拙怪獸遊戲:怪吼著要抓他,讓孩子怕得嘰嘰笑,然後假裝讓孩子抓到你或是贏過你。

3. 再見遊戲:跟孩子說「我們來玩再見遊戲,我要走出門囉,如果你想我的話,大喊你覺得最笨的字眼,我就會回來。」假裝要走出去,在快到門口的時候跳回來大喊:「犀牛」或任何可以讓孩子大笑的字眼。你也可以誇大你的分離焦慮,把孩子逗得哈哈笑。

4. 我需要你遊戲:抱緊孩子,用誇張而耍笨的語氣說:「我知道你要去玩,想叫我放手,可是我太需要你了,我只要跟你在一起,拜託你不要走好嗎?」讓孩子感覺到他才是那個決定要不要放手的人,而不是被推開的那一個。

還有許許多多和孩子一起,用笑聲穿越親子衝突的方法。我算是也長了知識,像劉姥姥一樣,一邊閱讀一邊「喔~~這樣也可以喔!」,發現,原來情緒調節能力也可以這樣玩出來,還有,最重要的是,玩出孩子對你非常愛他的相信!

我也說不上來產生變化的是什麼,也許是我陪嗨嗨的時間隨著打書的忙碌過去而恢復正常了,也許是我在生氣的時候說的一些話他還是有聽進去(關於抗議可以但是要好好講話),也許是我能想起來的時候就會穿插著跟他玩的策略。總而言之,嗨嗨真的有變化。

他找到一條自己的途徑去向我表達他的內在需求,去向我要愛,就是他會故意學幼幼班小朋友的臭乳呆聲音講話,說:「抱抱!現在要抱抱!現在要跟馬麻抱抱!」、「現在要ㄘ布丁!先ㄘ布丁再洗澡優!」、「現在要去樓下跑跑,等一下再上來要抱抱喔!」我每次一聽他用這種聲音講話,就笑咪咪親他好幾口,立馬就範。

他可能也學會了,原來對兇八八的媽媽要用撒嬌的、用玩的。媽媽才會聽話!

 

全文獲《HIGH 媽。心理師》授權轉載

 

 

Photo:Shutterstock


【作者介紹──HIGH 媽。心理師】

加拿大情緒取向伴侶治療(EFT)— 國際認證治療師,曾於醫院工作多年、現任懷仁全人發展中心諮商心理師,專長於親密關係、情緒調節、性別與 LGBT 議題,除了將近十年的伴侶治療經驗,陪伴過許多的新手父母,也進行許多教育訓練,風格幽默溫暖、解決問題時擁有清晰的邏輯。在個人生活更是一個媽媽,正與先生經歷著所有現代雙薪夫妻都面臨的挑戰。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