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孩子到公園玩,見2名男子鬼祟行為,媽媽直覺不對勁,立即帶離孩子後報警,員警回電告知實情令人恐懼驚嚇...

「我忍不住想,我差一點就要失去我們的寶貝了。」我一邊說,淚水再次占據我的臉頰。這一次我是真的遇到危險了。 我知道我的焦慮感永遠不會完全消失,不過,事先防範、辨認並避免危險情況,幫助我度過這次的難關,同時也讓我在日常生活裡更有自信的帶孩子。

理解什麼是合理的擔心,以及如何協助孩子們自己去面對世界

從過去幾年和萊恩一同養育子女的經驗中,我學到了在孩子的日常生活裡「危險因子」可能有眾多形式。我得感謝有這樣的準備工作,讓我在琪琪快滿兩歲的那年春天,某個下午我帶阿里和琪琪去公園遇到狀況時知道要如何應付。 

那天,孩子們騎車,我則是步行,我們三人在跑道上繞了半圈,這時有個慢跑者在我們背後出現,我們靠到一旁讓他先過。我注意到他在我們前方停了下來,跟一個騎腳踏車的男子講話,這兩人的穿著在公園裡顯得不大搭調 ── 他們都穿著寬鬆的連帽上衣,而且帽T的帽子都戴在頭上,遮住大半個臉孔。徒步的男子朝另一個方向離開,騎腳踏車的男子則從我們身邊經過,繞了一圈後又再次經過我們身邊。我的直覺告訴我,事情有點不對勁。我盡可能保持冷靜,並告訴阿里要跟緊一些。我知道我們最好盡快回到車上,但是我在孩子面前要努力保持鎮定,期待孩子們也能冷靜並聽從我的指示。 

我環顧四周,腦中快速盤算幾個可能的作法。那天在公園裡的人很多,不過放眼望去,我知道所有人都離我們太遠,如果有人要帶走我的兩個孩子或其中之一,我都會來不及呼救。讓我更加焦慮的是,我們位於跑道的位置,旁邊正好和一條大馬路平行。如果有人想帶走孩子,他們可以在我來得及反應之前迅速逃走。這時我突然想到,我把皮包裡的瑞士刀留在家裡,胡椒噴劑則是放在車上 ── 我一直想過要在身上帶些防身武器,但萬一我們遭到攻擊,我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保護自己或是孩子。

但是,大白天的我為什麼會成為攻擊對象? 我身上並沒有帶錢包或任何的提袋,因此在我看來,我身邊最有價值的就是我的兩個孩子。我想過要對這名男子大吼,要他別再纏著我們,不過直覺告訴我,該做的不是和他正面衝突,而是設法冷靜的回到車上。

我也沒多花時間拿出手機來拍照,而是憑眼睛觀察這個男子的特徵(也就是性別、種族、年齡和體型),好在必要時告知警方。這是我在CIA所學到的技巧。

當這名男子第四次繞過我們身邊時,我決定不再浪費時間。我把琪琪從滑步車抓下來,抱著她和她的車朝我們的汽車快步走去。我告訴阿里,我們必須盡快回到車子上,當我發覺他因為不想離開公園導致情緒快要失控時(要讓三歲的孩子離開公園需要費一番工夫),我答應在車上我會給他特別的獎品。我知道我必須讓他們安全回到車上,同時我也禁不起他鬧脾氣而造成任何耽擱。

回到車上,我一坐進駕駛座就先把車門上鎖,然後再爬到後座幫他們把安全座椅扣好。於是車門上鎖,我們三人都安全回到車裡了。如果按照我平常的習慣,我會先在停車場幫他們扣好安全座椅,才回到駕駛座。 

騎車的那名男子已經不見蹤影,我安全開車離開公園的同時,腦子裡把整件事回想了一遍。我深呼吸一口氣,告訴自己,孩子們安全了,我們安全了,一切沒問題。那兩名男子交談的那一刻,我的直覺告訴我,他們是同夥的,而且儘管我努力不去想,還是甩不掉我差點就要失去孩子們的念頭。

不過,這不足以讓我去報警,畢竟,實際上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不是嗎? 我何必增加警察的業務? 直到我和我媽在一個小時後通了電話,我才明白報警是必要的。 

「你應該馬上報警,讓警方知道。」她說:「你不會希望這種事發生在別人身上。想想看其他帶著孩子到公園的媽媽們。」 

「是啊,你說得對。我應該通知警方。我不希望這種事發生在別人身上,出現我們不想看到的結局。」我說完馬上掛電話,打給警察局的非緊急電話。 

值班人員接了電話,我跟他詳細描述在公園發生的事。「我在CIA工作多年,曾經接受偵測跟監技巧的訓練。「通常在社交場合中我不會透露過去在CIA的經驗。(如果我聽到任何人這麼說,一定會讓我想翻白眼吧?)不過,這次我必須說了,因為我擔心對方會不認真看待我說的話。要是他們認定我只是個反應過度的媽媽該怎麼辦? 」我不是反應過度的媽媽。」我繼續解釋:「這是我帶孩子出門最害怕的一次經驗。我很清楚,那兩人一定有問題。」 

十分鐘之後,一名員警回電給我,我再重複一遍我的說法,想表達陳述的正當性。很快的,我就知道沒有這個必要,因為我的直覺是對的。 

「我還希望你能早點打來。」這位警官告訴我。 

「噢?」 

「我剛剛在公園遇到這個傢伙,因為我們接到好幾通關於他的報案電話。我到公園時,他正在廁所施打毒品。」警察向我解釋,下次再遇到這樣的情況我應該立刻報警。我說我會,但我比較希望以後別再遇到。 

掛上電話,回想剛才的一切,我坐在床邊不小心哭出來。雖然警察無法證實這個人是綁架未遂的嫌疑犯或會做出什麼我不敢想像可怕的事來,但得知這個人正在施打毒品,便可以解釋他的怪異行為,當時的情況下我的直覺反應是對的,。這是你最不希望被自己猜對的時候,你寧可自己真的就只是個反應過度的媽媽。

萊恩幾個小時後下班回家,我仍處於驚嚇的狀態。 「你一切都做得很對。」他如此安慰我。「你把危險因子擺脫掉了」。 

「我想你說的沒錯。」我說:「但是我應該早一點報警。我忍不住想,我差一點就要失去我們的寶貝了。」我一邊說一邊投入他的懷裡,淚水再次占據我的臉頰。兩個小寶出生之後好幾個月的時間,我都陷入孩子會被別人帶走的恐懼之中,這一次我是真的遇到危險了。

我知道我的焦慮感永遠不會完全消失,不過,事先防範、辨認並避免危險情況,幫助我度過這次的難關,同時也讓我在日常生活裡更有自信的帶孩子。 

 

如今,我相信為不可預期的狀況幫孩子做好準備和訓練是必要的

我希望孩子知道,遇到狀況時要如何打退攻擊者 ── 儘管我衷心祈禱他永遠不會遇到。

萊恩用深思熟慮的作法,讓孩子們認識工具和了解身體的脆弱性,這讓孩子們可以逐步建構知識、技能,又不致對這些概念感到格格不入。底下是你教導孩子自我防衛需著重的幾個原則: 

教導你的孩子自我防衛的重要原則

一、尋找適當武器 

如果你和我一樣覺得刀子讓人不自在,那就先把它排除在外。但萬一,你的孩子陷入必須戰鬥的局面,你應該幫助他了解,可以利用身邊任何東西當武器來自我防衛。

舉例來說,我寫作的此刻就坐在書桌前,如果有個攻擊者進入家裡,我第一個拿來對付他們的是我的桌燈 ── 教你的孩子找出可以充當「臨時防衛工具」的物品,因為當他無法避開危險且無路可退時,會需要找到觸手可及的物品。 

他會需要適當的武器,不管是隨身攜帶的物品,或是在周遭瞬間反應發現可以阻擋攻擊者的臨時武器,總之,都需要有個東西,用來

① 發揮嚇阻作用;

②讓他和攻擊者維持距離;

③ 傷害或壓制攻擊者。

它未必一定是我們認知中的「武器」,可能只是個釘書機、槌子、甚至是一枝筆。重點未必是物品本身,而是在物品的用法,它們甚至可能比任何折刀還要致命。

這個武器也有可能是孩子自己的拳頭或膝蓋 ── 我很推薦他們參加防身課程,好學習運用自己身體來自我防衛。不過,很重要的是,即使你的孩子們學會了這些防衛技巧,他也要了解,如果攻擊者體型比他大,或是人數比較多,他就處於嚴重劣勢。也因此,他應該利用所有可利用的東西,如果身邊沒有可隨手取得的臨時武器,也應該學會盡可能的大聲呼救。

 

二、找機會和孩子練拳和摔角 

我們已經討論過教導你的孩子快速反應的重要,小時候練習的好方法是一起練拳和摔角。當然,這種練習會隨著他長大而變得更進階和強化,不過,不必擔心太早開始。

如果用玩耍的方式進行,孩子也會覺得有趣,他甚至不會知道你在教導的是真實世界裡的防身術。如果你基於某些理由不方便參與訓練,可以考慮幫孩子報名武術課程,或是參加學校的角力隊。 

 

三、透過電影和真實世界的例子,強調身體的脆弱性 

前面討論過,有一個關鍵是要讓孩子了解,人的身體很容易就會受傷甚至失去生命。電影和電玩遊戲裡充斥各種不切實際的例子,他可能不容易理解人類是多麼脆弱。幫助他理解,好讓他知道電影裡看到的並不是真的。在此同時,你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嚇唬他,而是賦予他力量,所以應該用啟發的方式讓他理解,並且結合如何「擺脫危險因子的知識(點此看更多)」

你可以像萊恩一樣,在電影播到一半時暫停,與孩子們討論這個概念;或者,如果你的孩子年齡合適,也可以利用實際的新聞事件給孩子活用的教育。 

 

你的孩子需要以上這些技能和防衛知識,不只是為了擊退敵人、或是為了僵屍末日做準備。這是為了讓他能靈活應變,對生活中各方面都可以帶來幫助。

除此之外,訓練和強調這些技能,有助於提升自信,並加強對自我防衛技巧的實際理解。

他將因此具備安全意識,並在同儕間占有優勢,如此一來,也會讓你更安心、平靜、有信心,相信孩子在任何情況下都能做最好的準備。 

 

摘自 克莉絲緹娜.希爾斯伯格, 萊恩.希爾斯伯格《CIA探員教你培養高應變力的孩子》/ 遠流


克莉絲緹娜.希爾斯伯格(Christina Hillsberg)、萊恩.希爾斯伯格(Ryan Hillsberg)  
 
他們夫婦在到民間企業工作之前,曾在美國中央情報局任職20多年。現在與五個孩子和兩隻羅得西亞背脊犬,住在華盛頓州西雅圖附近。

 

Photo by Greta Hoffman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