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永遠在愛之前》心理師:很多夫妻的矛盾都在於把差異當成了對錯,自己都很難改變自己了,憑什麼要求對方改變?

答應和一個人結婚,只是在形式上接納了他;內心是不是真正的接納,還是需要去覺察的。真正輕鬆愉快的婚姻關係,一定是建立在彼此真正接納的基礎上。

還要繼續「改造」他嗎?

 

和大部分來訪者不同,若秋的諮商是在笑聲中開始的,她說:「如果有人知道,我是來諮商婚姻問題的,一定會說我矯情,說我身在福中不知福。請您幫我診斷一下,我的婚姻到底有沒有問題......」

見她要一個「是」或「否」的答案,我把她踢過來的皮球還給了她,說:「有人說婚姻是雙鞋,合不合腳只有自己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我想聽聽你怎麼說?」

她點點頭,回答得很乾脆:「我覺得有問題、不合腳。」

 

我請她嘗試從頭腦的思考轉移到內心的體驗:「試著專注於當下的體驗,你的身體、你的內心......想起你們的婚姻,你的感覺是什麼?身體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若秋眉頭微皺,撫摸了一下胸口,說:「這裡不舒服,有點悶......我對他不滿意,好像從來都沒有滿意過......我原來對他是生氣,但天真地認為他會改變,現在我很失望。從結婚那年開始,我一直努力讓他改變,二十年了他還是老樣子,我都有點絕望了......您說,我還要繼續『改造』他嗎?」

 

我理解地點點頭:「聽起來,堅持這麼多年,對你來講是很不容易的過程。」

她嘆氣道:「是啊,我覺得很辛苦很累,關鍵是看不出什麼效果,看不到未來的希望。」

 

他怎麼就不能和我一樣呢?

 

等若秋平靜一些,我邀請她告訴我:「你的不滿意、失望都是關於什麼的?」

接著她把對老公的不滿,以對比的方式簡單地歸納成以下幾點:

在做事方式上,她是個急驚風,精力旺盛、當機立斷、雷厲風行;老公是個慢郎中,做事不慌不忙、慢條斯理、磨磨蹭蹭。

在心態上,若秋的座右銘是積極進取、努力奮鬥,「我的快樂就在不斷往前衝刺的過程中」;老公安於現狀、不思進取,似乎過好生活就已經滿足了。

在生活方式上,若秋愛動,爬山、跑步、旅遊等等她都充滿熱情;老公愛靜,只要是不上班的日子,恨不得一天到晚宅在家裡,做家事、看看書、寫寫字......

 

在穿衣打扮上,出門在外再怎麼樣也得打理一下吧?可是不管見誰,老公穿搭都隨便得很,而且看上去還很自在;若秋就受不了,以前她是下樓買個菜都要打扮一下的人,現在儘管不那麼講究了,可是總不能有什麼就穿什麼吧。

不管什麼事老公都不決定,「不負責任」,繞來繞去不發表自己的意見,他的口頭禪是:「你說了算,我聽你的!」、「隨便,都好」,一個大男人這樣,若秋很不喜歡......

聽她一口氣講完這些,我跟若秋核對:「聽起來,你和你丈夫確實是很不相同的兩個人......對此,你感覺如何?」

若秋看看我,眼神好像我在明知故問:「生氣呀!他怎麼就不能和我一樣呢?我都說他二十年了他也改不了,氣死我了!」

我們通過呼吸加拍打動作在「生氣」上工作,等若秋慢慢地恢復平靜。

 

我接著問若秋:「因為你想讓他和你一樣,他做不到,所以你對他生氣,是嗎?那麼你的丈夫呢?他也想讓你和他一樣嗎?你沒有和他一樣時,他會對你生氣嗎?」

若秋反應很快:「他有什麼資格不滿意我啊?......他偶爾也會說我沒事找事,但大部分時候還是會順著我、放任我。」

「也就是說,你的丈夫基本上能接納你和他不一樣,所以對婚姻比較滿意;你不能接納他跟你不一樣,所以很不滿意,是這樣嗎?」

我想讓她看到夫妻二人對待「不同」的態度及其帶來的影響。很多時候,我們感到痛苦並不是因為我們不同,而是因為我們不能接納這種不同。

 

這時,若秋好像身體放鬆了一些,肯定地說:「是的,平時生活中我確實比較霸道,一直不斷地想要改變他,有時候還大喊大叫、歇斯底里。」她知道這樣做有損自己的形象,但有時候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我停頓了兩秒鐘,問若秋:「你這樣辛苦堅持要改變他,想要什麼呢?」

若秋回答:「我就是覺得,我是對的,他是錯的。」然後既無奈又疑惑地問我:「我要怎樣才能讓他和我一樣呢?人不就應該這樣嗎?積極努力、樂觀進取、講求效率......」

很多時候,我們在問「怎樣(how)」之前,需要瞭解「是什麼(what)」。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我們本來就是不一樣的兩個人

 

我表達了對若秋的欣賞:「我很欣賞你,自信、勇敢、堅持、積極、努力、樂觀......你有豐富的資源去你想要去的地方。聽起來,你的先生也很欣賞你。到你的內心去,給自己一個欣賞。」

若秋默默地和自己待了一會,然後點點頭,說心情平靜一些了。

接著她說:「是的,我老公認可我,人前人後總誇我,說我能做到他做不到的;我們的女兒也很棒,上的大學比我倆都好,他也歸功於我,說孩子是遺傳到我的會念書;他很滿足現在的生活,吃穿住都很滿意......他很願意當我和女兒這兩個『女漢子』的後盾。」

「兩個『女漢子』的後盾?」我重複她的話然後問她,「也就是說,他在日常生活中很願意支持你們母女倆,是嗎?」

若秋忙不迭地點頭:「是,他很包容我、遷就我,都是我教訓他、批評他,他打個哈哈就過去了;他從來不給我壓力,我著急的時候他能理解我,讓我放鬆;我因為公司的事情著急時,他會及時提醒我別著急、慢慢來;生活上就更不用說了,他作息規律,講究生活品質,負責所有的採購、家務,還是我和女兒的司機......」

說起女兒,若秋說她很慚愧,平時她出差,對女兒照顧得很少;特別是公司成立之前,她出國進修一年多,那時女兒正好讀國三,都是丈夫天天接送女兒,照顧女兒的生活甚至輔導她的學習。

 

講述以上這些時,若秋看上去滿臉的幸福。

這些不正是她前面羅列的老公「五大罪狀」的另一面嗎?我讓她在這裡待一會兒。

我和她開玩笑:「看來,朋友說你身在福中不是空穴來風囉?聽起來,你也一直很享受先生給你的支持......讓我猜一下,這是你當初嫁給他的主要原因吧?」

說到這裡,若秋出神地望著窗外。諮商室外,春意已經悄悄地爬上了樹梢,染綠了草尖,溫潤了空氣。萬物復甦的季節,似乎一切都帶著閃亮的希望。

若秋回過頭來,臉上表情變得溫暖了許多:「謝謝您,我好像都已經忘了,當年我是如何不顧父母的反對,下定決心嫁給他的。他對我太好了,我不願意辜負一個這麼用心待我的人。」說到這裡時,她看起來很感動。

 

她說,當初(其實現在也是)在他面前就是會感到安心、踏實。她還特別提到了有一次出外旅遊,先是遇到了大雨飛機停飛,後又被迫改變行程等一連串突發狀況,他既能細心、周到地呵護她,又能鼓勵她克服天氣、環境帶來的不便。

她感動於這個男人既溫柔細膩,又能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都說,想瞭解一個人,就和他一起去旅行吧。確實,在那次旅行後,她才決定答應他的求婚。果然,後來生女兒後,她體會到是他的特質讓這個家溫暖、整潔、有序......若秋嘆口氣:「他還是原來的那個他,不是他錯了,我們本來就是不一樣的兩個人。

很多夫妻的矛盾都在於,把差異當成了對錯,一邊享受著差異帶來的好處,又一邊想盡辦法去除這種差異。我也想起了另外的一個說法,並拿來問若秋:「你想讓他變得和你一樣,那麼,你能變得和他一樣嗎?」

若秋不好意思地笑了,說:「我忽然覺得好像虐待了人家很久......我得靜下來好好想想。」

我說:「聽起來你後悔了,你可以為此做些什麼呢?」

她想了想說:「回家請求人家的原諒吧。」然後對我笑笑:「哈哈,還真是不習慣呢。」

已經很值得慶祝了,我說:「聽起來,你回去後會有更好的表達方式;根據過往經驗,他也會一如既往地包容你,你們的關係會進入一個嶄新的階段。」

 

公主走下神壇

 

若秋在接下來的諮商中提出了另一個困惑:「我也想做個溫柔的妻子,可是我對他一直頤指氣使、高人一等的,我做得很失敗。

我欣賞她對自己的覺察,然後問她:「高人一等的感覺怎麼樣?」

她搖搖頭:「有時候覺得很有力量,但是高處不勝寒,會孤獨,也會擔心,有時還有一些恐懼......重點是,這樣的人也不可愛呀。」連她都不喜歡這樣的自己。

我繼續在「高人一等」上做文章,問她:「如果用一個畫面比喻的話,在你心裡你和先生的高低位置長怎樣?落差多大?」

她回答:「我高他低......像樓梯吧,我們的差距大概有兩個臺階那麼高。」

我和她核對變化:「兩個臺階,是說諮商前嗎?現在,下來一點了嗎?」

她看起來有些猶豫:「應該是下來......一個臺階了,我現在能理解他,也感謝他的付出,能看到他這樣的特質為我們的家庭帶來的好處。可是好像......還有什麼東西擋在我們中間?」

我請她慢一點,回憶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種感覺,那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若秋若有所思地看著我:「好像......從他追求我就開始了吧?我一開始不看好他......不過,更大的影響應該是結婚這件事。」

原來,父母覺得他是大學學歷,沒有女兒的研究所學歷高,家庭條件、自身外在的條件也不是特別好,配不上自己的女兒,但她還是執意嫁給了他。

我問她:「做出這樣的決定,對於當時的你,很辛苦吧?」

她點點頭,說實在不忍心辜負他,但卻辜負了父母的期待,心裡很抱歉,覺得對不起父母。

我直白地問她:「所以,一方面,你在形式上『下嫁』了他;另一方面,在心裡站高了兩個臺階,以示你對父母的『忠誠』?」

若秋不好意思地笑了:「也許吧,可能我覺得嫁給他是給他恩惠,就更有理由要求他、改變他、變成我期待的樣子......潛臺詞好像是:『你可以現在達不到我的要求,將來一定要達到我的要求,達到我父母的要求』。

我問她:「現在是時候了嗎?『公主』走下『神壇』和自己的『駙馬』平等地站在地面上?中間還有什麼阻礙嗎?」

若秋搖搖頭說:「早就沒有了,後來我父母也接受他了,母親甚至批評過我,說兩個人過日子不能都聽我的。」父親也說過她批評丈夫時,像強勢的媽媽在數落一個犯錯的孩子。

我說:「那就真正地走下臺階,用溫柔澆灌你們的親密關係吧!」

 

*******************

 

若秋走後,我很感慨,答應和一個人結婚,只是在形式上接納了他;內心是不是真正的接納,還是需要去覺察的。真正輕鬆愉快的婚姻關係,一定是建立在彼此真正接納的基礎上。

若秋的故事也讓我想起薩提爾模式導師林文采老師強調的親密關係,她說,「尊重永遠在愛之前,尊重永遠在溫暖之前」。

 

摘自 王俊華《薩提爾的親密修復練習》/ 采實文化

 

photo:photoAC
數位編輯:陳宣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