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先顧好自己穩住自己,更能在這個焦慮世代,做安心的教養

我們很容易陷入「完美主義」的坑—這是相當重要的焦慮感來源,加上整體社會氛圍不安,父母本身也正面臨人生困境的挑戰,這構成了當代教養的背景...

習得無助孩子與父母的良方妙藥

現在什麼事情都說變就變,我頭從來沒有這麼暈過。
——一名九歲四年級學生的母親

最近跟一位朋友談到,高三生面對學測二階北中南到處跑的辛勞。勞民傷財不說,整個過程連備取通知全部底定,也差不多就到了六月。如果考得不理想,還要在很短的時間內準備指考,前前後後會有好幾個月活得心驚膽跳。

這個過程像走鋼索,整個高三下戰戰兢兢,還要請假準備學測。之前看到一個數據顯示,約兩成五的學生乾脆再重考一次指考,即使上了大學也因此有一成多會休學。親子雙方都要付出相當大的成本,怎麼可能不焦慮?

結果,我好不容易搞懂這個過程有多麼折磨人,明年制度又要變了,而且實施細節各方還在討論中。我在想,第一屆實施這個制度的學生,還有負責教學評量的老師,以及關心孩子前途的家長,又有一整年要茫然慌張了!

在加速的年代,很多事真的是「說變就變」。在佛洛伊德當初提到焦慮的年代,可能無法想像那種全球負面新聞都可以直送到每個人眼前的未來,尤其目前正處在歷史罕見的肺炎疫情期間,焦慮恐懼正突破天際。

都不用說到神經質焦慮與道德性焦慮,光是現實焦慮就足以擊潰人心。有一句話叫做「你所擔心的事,八成都不會發生。」這說法我也常跟不同朋友分享。但現在如果拿到疫情嚴重肆虐的國家來看,這句話似乎就顯得有些樂觀了。

還有一種說法是:未來十年內,百分之四十的工作會被AI、機器人取代。這已經是現在進行式,有些業務以前要人力經辦,現在在網路上填妥資料即可,連出門都不用了;台北市自動駕駛公車已經上路測試了,目前也有房車開始有不同等級的自動駕駛功能。我曾經跟計程車司機討論過,未來十年內司機有可能因為自動駕駛車的普及而失業。

眼下可見的是,因中年失業而難以再就業的社會現象,以及下流老人的孤苦窘迫。還有因為醫療進步,平均壽命延長,很多中年人因為照顧上一代的財務拮据而苦惱。聽說我們這一代還有機會進入百歲時代—也就是平均壽命一百歲以上的時代,這是整體性的社會壓力,沒有人是局外人,差別只在於這種無奈是早來還是晚來,是直接還是間接。

簡單來說,整體社會氛圍不安,父母本身也正面臨人生困境的挑戰,這構成了當代教養的背景。又像是即將脫軌的列車,一切越來越複雜,越來越快速,不知何時會駛向萬劫不復?!

(這些都還沒談到,我們早就已經知道的,但慣性忽略的問題:青少年長期睡眠不足,且整體缺乏足夠運動量!沒有生理健康的支持,心理健康就容易搖搖晃晃。)

然而,像我這種窮緊張的思維模式,似乎早就在美國心理學家瑪德琳‧勒文的意料之中。心神在略帶著幽默閒聊筆調又輕鬆夾帶實徵資料的字裡行間走著走著,彷彿意識到作者正老神在在拈花微笑著。

你要把孩子的成長想成一部電影,而不是一張快照。一瞬間感覺是世界末日的東西,時間久了就只是稍縱即逝的一眼。……關愛、支持、好奇、對於『擇善固執』的強調,還有忍受孩子踏錯腳步跟失落的能力,才是我們真正不可或缺的東西。」

勒文說,要我們阿Q式地安慰自己,「反正沒什麼好怕的!我們還不是這樣長大的……」。這種態度反而可能是一種對焦慮的逃避,說不定是習得無助的一種表現。

以勒文本身來說,她不僅在實務上跟親子雙方一起努力,她也很認真省思自己的生活經驗。此外,在書裡面,她訪問了各領域的專家,參考了大量的文獻,並且認認真真整理了讓我相當驚嚇的宏大架構—她提醒為了應對未來,孩子們要具備的認知與非認知能力,還有新世代的父母如何扮演親職角色,然後討論適合家庭到社區的道德信仰。

這是直球對決,是拳拳到肉的搏鬥,紮紮實實回應了自己拋出來的命題。我自己常跟親師生互動,所以我很明白,作者的觀照範圍之廣、理論的完備(能融入「表觀遺傳學」這一點大大打中我的心)、實務策略的細膩,完全是一本見樹也見林的經典之作。

這正在示範一種健康的、合適的,能好好因應世代焦慮的身教。其中的自信與安穩,來自充分的準備,正好呼應英文名《Ready or not》。

核心的學術技能與技術素養、數位素養與資料分析、思辨能力、基礎技能、好奇心、創意、彈性、有所本的冒險、合作、毅力、自制,還有最後的終極技能——希望與樂觀。這些能力是作者期待不確定時代的孩子,在教育過程中能慢慢培養。

但是讓我們先回到原點:父母本身並不一定具備這些能力,將來也不一定願意以這些為目標進行自我教育。自己做不到,或者不想做,又要要求或培養孩子具備這些幾近理想人格的狀態,這恐怕很困難。

我建議各位朋友,可以在突然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全身肌肉僵硬,內心開始不斷自責的時候,先讀這章<歪七扭八的人生路線>來看。因為有能力好好閱讀這本書的師長,依據我個人的推測,很容易陷入「完美主義」的坑—這是相當重要的焦慮感來源,常會自認為我們腦袋想得到的、認同的,就一定要要求自己做得到。

「九成到九成九則都覺得自己是冒了險、跌了跤、換了跑道、爬了起來、再跌第二跤,才終於找到自己的一片天。」

人生就是一連串的「誤入歧途」,而不是從A點到B點筆直一條線地移動。無常,常常來訪,很多事的發生出乎意料—包括教養孩子也會有未知險境。譬如,有家長曾經跟我說,「孩子到青少年之後,個性大變,像『中了邪』,講都講不聽,搞得全家雞犬不寧。」

孩子隨著發展進程產生的變化,我們自己人生的曲折,整個大環境都瞬息萬變。我們不能忽略「計畫趕不上變化」所描述的事實,但我們可以從活在當下,認清自己眼前能操之在己的部分,並且做長期對自己有益的事。

這種化繁為簡,我個人認為很有必要。尤其能區分清楚,什麼是我們能掌控的,什麼又是我們能力所不及的,可以幫助我們減少無謂的焦慮,把焦慮所帶來的警覺與動力,放在使得上力又能帶來成就感、價值感,繼續鼓舞我們前進的人事物之上。

這會是彌足珍貴的身教,這身教特別在不想與我們親近的孩子身上,意義非凡。我們得要明白,不是我們想給,對方就會感激涕零地接收。在青少年時期,跟父母疏遠,在某種程度上視為一種可以接受的狀況。

可是,父母怎麼做,如何面對自己的人生,都明明白白在孩子眼前上演。先不用談到親子關係,光是父母如何經營婚姻,就大大影響了孩子目前的生活品質,還可能成為往後孩子經營親密關係的無意識範本。

父母先照顧好自己,一直是我的主張,這並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多的是父母把職場、家庭壓力,轉嫁到孩子身上的例子。

活在現代,我可以感受到父母本身的無力感也很重,我跟他們相處的時候,常花很多時間幫他們「賦能」。很多父母自己根本也都睡不飽,甚至需要靠安眠藥才能睡著,但還是花很多時間一起來探討怎麼好好對待孩子——儘管他們自己以前不一定得到良善的對待。

我常常相處的父母群體(像是讀書會、父母成長班),除了經驗分享,也都在情感上相互支持。同校的家長們,常為了孩子的事出錢出力,義務連結許多資源。這些都是阿德勒博士所在意的「社會情懷」的展現,養兒育女可以不用單打獨鬥,社區或社群的正能量,可以讓教養中產生的不安,緩緩落下。

推薦文的最後,我要特別感謝這本書的編輯與翻譯,翻成這麼美好易讀又精確的中文,我猜這得要花上不少努力反覆校定調整。我非常享受文筆本身的流暢,這是在充實的內容之外,驚喜的禮物。


摘自 瑪德琳.勒文《焦慮世代的安心教養: 放下憂懼, 陪伴I世代孩子, 共同迎接瞬息萬變的未來世界》/ 聯經出版公司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