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昭儀:所謂家人,就是各自以一生的時間,認清彼此的不完美,以及不完美契合成的理所當然

先生孩子都知道,媽媽我的理智線會斷掉,但是我會清楚說明斷線的理由。女兒特別欣賞我的歇斯底里,因為我總會呈現真實的自我,事後任家人取笑。我也有心機,比如我說「隨便」,就是不能隨便的意思;我說都好,就是沒有那麼好;如果我表示可以啊!那就要在後面加上「可以啊...你可以看看啊...」,才是我語意中幽微的真義。

媽媽清心丸 

剛開始養孩子的時候,我總是戰戰兢兢、無法確定自己是否足夠理解,小人從異次元傳來的一顰一笑、 或是涕泗滂沱;面對教養小獸,也總是不確定,自己是否可以成為小王子永遠愛著的那朵玫瑰花。就這樣左顧右盼地反覆摸索,讓我開始懷疑我的媽媽人生。

某天,我無力起床,一個人躺平,矇著被子暗自哭泣⋯哭著哭著,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無能為力、悲從中來這不就是憂鬱症的前兆嗎?我就不過是養孩子而已嘛?何必把自己搞成拯救地球的美國隊長?家長的重責大任,不過就是陪伴、理解、並且支持孩子 長大?我也是有血有肉會犯錯的女漢子,如果堅持做一個完美無缺的阿木,我就有可能在三十年後得到模範母親的表揚!

或者在那之前,就因為遵守各種教養規範的嚴以律己,而把自己逼到懸崖邊。想到這裡,我豁然開朗翻身坐起,然後阿木界的一代諧星從此誕生(大誤)。

所以羅氏三害(羅爸羅小姐與羅小弟)都知道,媽媽的理智線會斷掉,但是媽媽會清楚說明斷線的理由。羅小姐特別欣賞我的歇斯底里(才怪),因為阿木總會呈現真實的自我,事後任家人取笑。媽媽也有美人心機,比如媽媽說「隨便」,就是不能隨便的意思(攤手);媽媽說都好,就是沒有那麼好(聳肩); 如果媽媽表示可以啊!那就要自行加上「可以啊!你可以看看⋯」(瞪眼);才會明白媽媽各種感受中幽微的真義。

所以教養過程中,最好(也最輕鬆)的方法,是對家人誠實坦率地表達心中的不滿疑慮或是肯定認同,不管是孩子,或是與你共同負擔的伴侶與家人,雖然孩子和你的豬隊友,可能都沒聽懂!

但因為這樣的表達過程,我更清楚地認知了自己的負面情緒與闇黑力量。曾經在成長期間感受過的失落與挫敗,我沒有辦法不讓孩子重蹈覆轍;但是若因為我的執念或大驚小怪,無法接住孩子的依賴與信任,就會阻絕我邁向完美母親的里程碑(並沒有這種碑好嗎?) 是的,養育小孩就是讓自己認清自己不可能完美,並且也養不出完美的孩子。

所謂家人,就是各自以一生的時間,認清彼此的不完美以及各自的不完美,契合成的理所當然。

開始接受自己絕非完美母親之後,我可以退一步地虛心學習,讓自己變更好:透過閱讀、(但不讀教養書哈哈)運動、料理、旅行;還有我的支持團體:比如我的媽媽群組、姊妹群組、以及同好群組等,隨時讓我討拍取暖;最最重要的是,身邊的伴侶永遠是最親密的合作夥伴。夥伴可以白目,但永遠是靠山!只要提醒他,隨時購買可兌現的贖罪券,必要的時候要提券,讓伴侶表現他的體貼或情意,修補彼此的關係與歧見,並簽定更有默契與共識的合作或互補的 (不)平等條約。即使只是快充,便可以繼續在教養與持家的道場,佈施修行(低頭唸佛號)。

曾經跟朋友說:「為了讓自己更完整,決定邁入人生的另一個階段,我要開始養小孩了!這下子就是十八年的有期徒刑,並且不得假釋。」養育兩個小孩至成年,加起來會超過二十年。身為心甘情願的受刑人,我的確成為不一樣的自己。有更多的堅持、更多的包容、更多的失落、有更多的滿足、有更多的憂心忡忡、有更多的祝福放手!

而我終於明白,家庭是永遠擺脫不了的牢籠。需要的時候,為自己準備一顆媽媽清心丸吧?!

 

摘自 劉昭儀《我的渣男與逆女:教養苦海浮沉記》/ 時報出版


圖片:攝影師:Ketut Subiyanto,連結:Pexels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