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書店負責人:如果必須在考試成績,與孩子多樣的特質間二選一,我想我會放棄前者

我告訴孩子考試不用追求100分;因為分數不是評鑑個人能力,而是認識自己學習的程度。但不知道是不是我教錯了?孩子因此隨時充滿了自信,即使他的考試成績,總是令人不忍卒睹...


分數大翻轉
放學時候,羅小弟在學校碰到了同學家長,那位媽媽親切問候羅小弟:「今天考試考得怎樣呢?」

「還不賴喔!我考82分」

「哇!那很不錯啊!」

「跟你開玩笑的啦!我是考28分⋯⋯」

同學媽媽說給我聽的時候,笑得花枝亂顫,她是真心欣賞羅小弟的坦誠。我卻有點笑不出來,雖然我完全能想像,羅小弟因再次成功取悅女性、得意洋洋的樣子!

身為體制內的小學生,羅小弟不愛考試已經舉世皆知。雖然身為父母的我們,從小就是考試的常勝軍,跟著學校老師的節奏,按部就班,似乎是最理所當然的選擇。正因為如此,從羅小姐開始,我就告訴孩子考試不用追求一百分;因為考試,不過就是讓自己知道哪些學會或沒學會的方法。分數不是評鑑個人能力,而是認識自己學習的程度。不知道是不是我教錯了(哈)?羅小弟因此隨時充滿了自信,即使他的考試成績,總是令人不忍卒睹。老師和家長絞盡腦汁,文攻武嚇的想遍各種方法,希望讓羅小弟主動自發地,產生對考試的企圖心與好勝心,但是全部一敗塗地。是的,我指的是大人的機關算盡,與羅小弟的考試成績。 

羅小弟的考試要看心情(至於要心情好或心情壞誰也摸不清)。但平常他獨處時,喜歡閱讀或自己設計遊戲(因為家長沒有提供電視或3C選項);可以自己料理日常的生活起居(除了常常搞丟水壺或忘記餐袋之外);沒有大小眼、四海之內皆朋友(很難找到功課比他更爛的了!)上課時,在團體中的表達或參與也頭頭是道(是一個不甘於寂寞的命格);是所有家人的開心果與貼心暖男(財產若都歸他名下,我將來只能跟羅小姐喝西北風嗎?)所以我在想,我到底圖的是什麼呢?

我其實一點也不擔心羅小弟的生存能力,他還在念幼稚園時(大概5歲吧?),有次跟爸爸一起開車到新竹,對他而言,是個完全陌生的城市。依照慣例,羅爸爸又迷路了。在看起來都很像的街道中,不斷鬼打牆(那時車上沒有裝GPS)。羅小弟終於忍不住跟爸爸說:「我覺得應該是從前面那個便利商店右轉,我有印象,剛剛我們從那裡轉出來。」羅爸雖然覺得小子很會唬爛,但無計可施之下,決定試試看。羅小弟再次反轉我們對小童的設定,他居然找對了!羅爸說他當時到達目的地,彷彿看到天上劃下一道金光(路痴爸爸的怪力亂神)。 

從學校的考試,我完全看不出他的學習成果。但是找路、觀察環境、正確使用GPS、還有處理家電產品的大小問題,以及精準找到可以讓他達到目的的各種方法,我暫時還沒發現可以超越他的外星人。如果我在考試成績,與他迷人的特質之間,必須要二選一, 我想我會放棄前者(但為何不能魚與熊掌嗚嗚)。我開始試著翻轉,雖然年紀漸長,腦袋也不再軟 Q,但我還是要努力成為接住這個獨特孩子的母親。

在他品格與價值觀的建立,不能退讓;英文學習是唯一沒得商量的生活技能;其他科目的成績表現,就以不讓學校或老師崩潰為目標;若能慢慢推進他的主動學習,我就會給他國慶煙火等級的讚美。只要他繼續帶著莫名其妙、打死不退的自信心,開心的經歷並探索屬於他的獨特學習歷程;有幸能一直以健康的身體走跳成長;最好永遠都不要失去最珍貴的愛人的能力。

每當他吃完晚餐,總是不甘寂寞地打電話給鄉下的阿婆,與台中的老爺,兩位獨居的祖父母噓寒問暖, 我便希望他不要忘記,他是上天給我們最棒的禮物!

摘自 劉昭儀《我的渣男與逆女:教養苦海浮沉記》/ 時報出版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